<source id="afbly"></source>
    <code id="afbly"><ol id="afbly"></ol></code>
  1. <output id="afbly"></output>
      <code id="afbly"><rt id="afbly"></rt></code>
    1. <acronym id="afbly"></acronym>
        <acronym id="afbly"><form id="afbly"></form></acronym>
            1.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舊唐書:本紀·卷十六

              作者:沈昫等 全集:舊唐書 來源:網絡

                穆宗

                穆宗睿圣文惠孝皇帝諱恒,憲宗第三子,母曰懿安皇后郭氏。貞元十一年七月, 生于大明宮之別殿。初名宥,元和元年八月,進封遂王。五年三月,領彰義軍節度 大使。七年十月,冊為皇太了,改今諱。

                十五年正月庚子,憲宗崩。丙午,即皇帝位于太極殿東序。是日,召翰林學士 段文昌杜元穎沈傳師李肇、侍讀薛放丁公著對于思政殿,并賜金紫。丁未,集群臣 班于月華門外。貶門下侍郎、平章事皇甫镈為崖州司戶。戊申,上見宰臣于紫宸門 外。辛亥,以朝議郎、守御史中丞、飛騎尉、襲徐國公、賜緋魚袋蕭俛為朝散大夫、 守中書;舍人、翰林學士、武騎尉、賜紫金魚段文昌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上始 御延英對宰臣。詔曰:“山人柳泌輕懷左道。上惑先朝。固求牧人,貴欲疑眾,自 知虛誕,仍更遁逃。僧大通醫方不精,藥術皆妄。既延禍釁,俱是奸邪。邦國固有 常刑,人神所宜共棄,付京兆府決杖處死。”金吾將軍李道古貶循州司馬。憲宗未 年,銳于服餌,皇甫镈與李道古薦術人柳泌、僧大通待詔翰林。泌于臺州為上鍊神 丹,上服之,日加躁渴,遽棄萬國。甲寅,二王后介國公宇文仲達卒,有司與舊典 葬祭之。以監察御史李德裕、右拾遺李紳、禮部員外郎庾敬休并守本官,充翰林學 士。丁巳,以劍南東川節度使李逢吉為襄州刺史,充山南東道節度使;以吏部侍郎 王涯檢校禮部尚書、梓州刺史,充劍南東川節度使。己未,改恆岳為鎮岳,恆州來 鎮州,定州恆陽縣為曲陽縣。恆王房子孫改為泜王房。丙寅,以右神策大將軍張維 清為單于大都護,充振武麟勝節度使。丁卯,上及群臣皆釋服從吉。戊辰,群臣始 朝于宣政衙。是夜地震。庚午,冊大行皇帝貴妃郭氏為皇太后。貶諫議大夫李景儉 為建州刺史。

                二月癸酉朔。丁丑,御丹鳳樓,大赦天下。宣制畢,陳俳優百戲于丹鳳門內, 上縱觀之。丁亥,幸左神策軍觀角抵及雜戲,日昃而罷。癸巳,罷邕管經略使,所 管州縣隸邕府。甲午,以桂管觀察使裴行立為安南都護,充本管經略使。乙未,以 太仆卿杜式方為桂州刺史,充桂管觀察使。丙申,丹王逾薨。丁酉。敕入回紇使宜 與私覿正員官十三員,入吐蕃使與八員。庚子,太子賓客呂元膺卒。辛丑,以戶部 侍郎楊于陵為戶部尚書。壬寅,敕舉賢良方正、直言極諫等科目人,宜令中書門下 尚書省四品已上于尚書省同試。

                三月癸卯朔,贈皇太后父郭曖太傅,母虢國大長公主贈齊國大長公主。壬子, 召侍講學士韋處厚、路隨于太液亭講《毛詩關雎》、《尚書洪范》等篇。既罷,并 賜緋魚袋。左右軍中尉馬進潭、梁守謙、魏弘簡等請立門戟,從之。以太子詹事分 司東都韋貫之為河南尹。丁巳,御史中丞崔植奏:“元和十二年敕,御史臺三院御 史據除拜上日為先后,未上日不得計月數。又準其年九月十七日敕,逾一個月不在 此限,行立班次,即宜以敕內先后為定。臣觀此后敕未便事宜,請自今后三院御史 職事行立,一切依敕文先后為定,除拜上日便為月數。”從之。戊午,吏部尚書趙 宗儒奏:“先奉敕,先朝所放制科舉人,令與中書門下四品已上官同于尚書省就試 者。臣伏以制科所設,本在親臨,南省策試,亦非舊典。今覃恩既畢,庶政惟新, 況山陵日近,公務繁迫,待問之士,就試非多。臣等商量,恐須停罷。”從之。罷 申州歲貢茶。乙丑,以皇太后兄司農卿郭釗為刑部尚書兼司農卿,右金吾衛大將軍 郭鏦檢校工部尚書。丁卯,貶太子賓客留司東都孟簡為吉州員外司馬。戊辰夜,大 雹。

                夏四月壬申朔。丁丑,澧王薨。乙酉,三恪酅國公楊造卒。丁亥,敕:“內侍 省見管高品官白身,都四千六百一十八人,除官員一千六百九十六人外,其余單貧, 無屋室居止,宜每人加衣糧半分。”五月壬寅朔。癸卯,詔:“以國用不足,應天 下兩稅、鹽利、榷酒、稅茶及戶部闕官、除陌等錢,兼諸道雜榷稅等,應合送上都 及留州、留使、諸道支用、諸司使職掌人課料等錢,并每貫除舊墊陌外,量抽五十 文。仍委本道、本司、本使據數逐季收計。其諸道錢便差綱部送付度支收管,待國 用稍充,即依舊制。其京百司俸料,文官已抽修國學,不可重有抽取;武官所給校 薄,亦不在抽取之限。”壬子,詔:“入景陵玄宮合供千味食,魚肉肥鮮,恐致薰 穢,宜令尚藥局以香藥代食。”庚申,葬憲宗于景陵。

                

                六月辛未朔。,丁丑,以司徒、兼中書令韓弘為河中尹,充河中晉絳慈隰等州 節度使。安南都護桂仲武奏誅賊首楊清,收復安南府戊寅,以金吾將軍李祐檢校左 散騎常侍,兼夏州刺史,充夏綏銀宥節度使,代李聽。以聽為靈州大都督府長史, 充朔方靈鹽節度使。以中書舍人王仲舒為洪州刺史、御史中丞,充江西觀察使。己 卯,放京兆府今年夏青苗錢八萬三千五百六十貫,宜委令狐楚,以楚山陵用不盡綾 絹,準實估付京兆府,代所放青苗錢。庚辰,加邠、寧、慶節度使李光顏特進,以 城鹽州之功也。以考功員外郎、史館修撰李翱為朗州刺史,坐與李景儉相善故也。 癸未,并兗州萊蕪縣入乾封縣。己丑,工部尚書歸登卒。壬辰,詔:“帝王所重者 國體,所切者人情。茍得其體,必臻于大和;如失其情,是由于小利。況設官求理, 頒祿責功,教既有常,寧宜就減。近以每歲經費,量入數少,外官俸料,據數收貫。 朕再三思度,終所未安。今則歲屬豐登,兵方偃息,自宜克己以足用,何得剝下以 為謀。臨軒載懷,實所增愧。其今年五月敕應給用錢每貫抽五十文,都計一百五十 萬貫,宜并停抽。”仍出內庫錢三十七萬五千貫,付度支給用。初,憲宗用兵,擢 皇甫镈為相,苛斂剝下,人皆咎之,以至譴逐。至是宰臣創抽貫之利,制下,人情 不悅,故罷之。癸巳,皇太后移居興慶宮,皇帝與六宮侍從大合宴于南內,回幸右 軍,頒賜中尉等有差。自是凡三日一幸左右軍及御宸暉、九仙等門,觀角抵、雜戲。

                秋七月辛朔。壬寅,以河中、晉、絳觀察使李絳為兵部尚書。甲辰,以大理卿 孔戢為潭州刺史、湖南觀察使。乙巳,詔:“皇太后就安長樂,朝夕承顏,慈訓所 加,慶感兼極。今月六日是朕載誕之辰,奉迎皇太后于宮中上壽。朕既深歡慰,欲 與臣下同之。其日,百僚、命婦宜于光順門進名參賀,朕于光順門內殿與百僚相見, 永為常式。”非典也。鄆曹濮等州節度賜號天平軍,從馬總奏也。丙午,敕:乙巳 詔書載誕受賀儀宜停。先是,左丞韋綬奏行之,宰臣以古無降誕受賀之禮,奏罷之。 丁未,苑內假山毀。壓死役者七人。自五月五雨,至此月壬子始雨。甲寅,御新成 永安殿觀百戲,極歡而罷。乙卯,敕自今后新除節度、觀察使到任日,具見在錢帛、 斛斗、器械數目分析以聞。安南都護行立卒。是日,上幸安國寺觀盂蘭盆。邕管經 略使楊旻卒。平盧軍新加押新羅、渤海兩蕃使,賜印一面,許置巡官一人。新作寶 慶殿。庚申夜,熒惑入羽林。壬戌,盛飾安國、慈恩、千福、開業、章敬等寺,縱 吐蕃使者觀之。丙寅,以新成永安殿,與中宮貴主密宴以樂之,嬪妃皆預。丁卯, 以門下待郎、平章事令狐楚為宣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充宣、歙、池觀察使。楚為 山陵使,縱吏于翚刻下,不給工徒價錢,積留錢十五萬貫,為羨余以獻,故及于貶。

                八月庚午朔。辛未,兵部尚書楊于陵總百僚錢貨輕重之議,取天下兩稅、榷酒、 鹽利等,悉以布帛任土所產物充稅,并不徵見錢,則物漸重,錢漸輕,農人見免賤 賣匹段。請中書門下、御史臺諸官長重議施行。從之。癸酉,太子少傅致仕李鄘卒。 甲戌,安南都護桂仲武斬叛將楊清首以獻,收復安南府。乙亥,賜教坊錢五千貫, 充息利本錢。御勤政樓,問人疾苦。前江西觀察使裴次元卒。己卯,月掩牽牛。同 州雨雪,害秋稼。京兆府戶曹參軍韋正牧專知景陵工作,刻削廚料充私用,計贓八 千七百貫文;石作專知官奉仙縣令于翚刻削,計贓一萬三千貫,并宜決重杖處死。 壬辰,幸魚藻池,發神策軍二千人浚魚藻池。戊戌,以朝議郎、守御史中丞、武騎 尉、賜紫金魚袋崔植為朝散大夫、守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己亥,宣歙觀 察使令狐楚再貶衡州刺史。

                九月庚子朔,改河北稅鹽使為榷鹽使。辛丑,大合樂于魚藻宮,觀競渡。又召 李醖、李光顏入朝,欲于重陽日宴群臣。拾遺李玨等上疏諫云:“元朔未改,園陵 尚新。雖易月之期,俯從人欲;而三年之制,猶服心喪。夫遏密弛禁,蓋為齊人; 合樂內庭,事將未可。”不聽。乙巳,以駕部郎中、知制誥李宗閔為中書舍人。宋 州大水,損田六千頃。戊申,以重陽節曲宴郭釗兄弟、貴戚、主婿等于宣和殿。己 酉,大酺三日,至是雨雪,樹木無風而摧仆者十五六。以吏部侍郎崔群為御史大夫。 滄、景水,損田。戊午,加河東節度使、金紫光錄大夫、檢校尚書右仆射、兼門下 侍郎、同平章事、太原尹、北都留守、上柱國、晉國公、食邑三千戶裴度守司空、 門下侍郎、同平章事。以邠寧節度使、檢校司空、邠州刺史、上柱國、武威郡開國 公、食邑二千戶李光顏并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又武寧軍節度使、徐泗濠等州觀察等 使、檢校尚書左仆射、徐州刺史、上柱國、涼國公、食邑三千戶李醖為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潞州大都督府長史,充昭義軍節度、澤潞磁邢洺觀察處置等使。夏州奏移 宥州于長澤縣置。辛酉,宴李光顏、李醖于麟德殿,頒賜優厚。以袁州刺史韓愈為 朝散大夫、守國子祭酒,復賜金紫。丙寅,以御史大夫崔群檢校兵部尚書、徐州刺 史,充武寧軍節度、徐泗宿濠觀察等使;以將作監崔能為廣州刺史,充嶺南節度使。 丁卯以兵部尚書李絳為御史大夫。戊辰,以前嶺南節度使孔戣為吏部侍郎。

                冬十月庚午朔,阇婆國遣使朝貢。庚辰,宰相與吐蕃使于中書議事。京百司共 賜錢一萬貫,仰御史臺據司額大小、公事閑劇均之。成德軍節度使王承宗卒,其弟 承元上表請朝廷命帥,遣起居舍人柏耆宣慰之。辛巳,金公亮修成指南車、記里鼓 車。壬午,吐蕃寇涇州,命中尉梁守謙將神策軍四千人及八鎮兵赴援。乙酉,以魏 博等州節度觀察等使、光祿大夫、檢校司徒、兼侍中、魏博大都督府長史、上柱國、 沂國公、食邑三千戶、實封三百戶田弘正可檢校司徒、兼中書令、鎮州大都督府長 史、成德軍節度、鎮冀深趙等州觀察處置等使。以鎮冀深趙等觀察度支使、朝議郎、 試金吾左衛胄曹參軍兼監察御史王承元可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工部尚書、使持節滑 州諸軍事、守滑州刺史、御史大夫,充義成軍節度、鄭滑等州觀察等使。以昭義節 度使、檢校尚書左仆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李醖可本官,為魏州大都督府長史,充 魏博等州節度、觀察等使。以義成軍節度使劉悟依前檢校右仆射、兼潞州大都督府 長史,充昭義節度、澤潞邢洺磁等州觀察等使。以左金吾將軍田布為檢校左散騎常 侍、兼懷州刺史、御史大夫,充河陽三城懷孟節度使。乙酉,涇州奏吐蕃退去。時 夏州節度使田縉貪猥,侵刻黨項羌,羌引西蕃入寇,賴郝玼、李光顏奮命拒之,方 退。丁亥,西川奏吐蕃侵雅州,令發兵鎮守。東川節度使王涯陳破吐蕃策,言以厚 賂北蕃,俾入西蕃,據地得人多少賞之。

                十一月乙亥朔。癸卯,制:“朕聞帝王丕宅四海,子育群生,如天無不覆,如 日無不燭。乃睠冀方,初喪戎帥,念乎三軍之事,洎于四州之人。或懷忠積誠,而 思用莫展;或災荒兵役,而望恤何階。今則昌運一開,誠節咸著。王承元首陳章疏, 愿赴闕庭。永念父兄之忠,克固君臣之義,已加殊獎,別委重籓。又念成德軍將士 等,葉謀向義,丹款載申,咸欲效其器能,各宜列之爵秩。大將史重歸、牛元翼已 超授寵榮,今更都加厚賜。宜令諫議大夫鄭覃往鎮州宣慰,賜錢一百萬貫。王澤所 洽,天綱方恢,宥過釋冤,與人休泰。其管內見禁囚徒,罪無輕重,并宜釋放。朕 以武俊之勛勞,光于彝鼎;士真之恭恪,繼被節旄。承宗感恩,亦克立效。永言十 代之宥,俾賜一門之榮。承宗兄弟已授官爵,其承宗葬事亦差官監視,務令周厚。” 丁未,封王承宗祖母李氏為晉國太夫人。辛亥,田弘正奏王承元以今月九日領兵二 千人赴鎮滑州。成德軍徵賞錢頗急,乃命柏耆先往諭之。以華州刺史衛中行為陜州 長史,充陜虢觀察使;以宗正卿李翱為華州刺史、潼關防御、鎮國軍使。乙卯,上 幸金吾將軍郭鏦城南莊,鏦以莊為獻。戊午,詔曰:“朕來日暫往華清宮,至暮卻 還。”御史大夫李絳、常侍崔元略已下伏延英門切諫。上曰:“朕已成行,不煩章 疏。”諫官再三論列。是日,田弘正奏今月十六日入鎮州訖。己未,上由復道出城 幸華清宮,左右中尉擗仗,六軍諸使、諸王、駙馬千余人從,至晚還宮。癸亥,檢 校司徒、兼太子少少師鄭余慶卒。以渭州刺史、涇原行營兵馬使、保定郡王郝玼為 慶州刺史。將,深入吐蕃接戰,朝廷恐失勇將,故移之內地。十二月己巳朔。戊寅, 召故女學士宋若華妹若昭入宮掌文奏。壬午,幸右軍擊鞠,遂畋于城西。丙戌,前 昭義軍節度使辛秘卒。己丑,以庫部郎中、知制誥牛僧孺為御史中丞。嶺南奏崖州 司戶參軍皇甫镈卒。丙申,以司門員外郎白居易為主客郎中、知制誥。是歲,計戶 帳,戶總二百三十七萬五千四百,口總一千五百七十六萬。定、鹽、夏、劍南東西 川、嶺南、黔中、邕管、容管、安南合九十七州不申戶帳。

                長慶元年正月己亥朔,上親薦獻太清宮、太廟。是日,法駕赴南郊。日抱珥, 宰臣賀于前。辛丑,祀昊天上帝于圓丘,即日還宮,御丹鳳樓,大赦天下。改元長 慶。內外文武及致仕官三品已上賜爵一及,四品已下加一階,陪位白身人賜勛兩轉, 應緣大禮移仗宿衛御樓兵仗將士,普恩之外,賜勛爵有差。仍準舊例,賜錢物二十 萬四千九百六十端匹。禮畢,群臣于樓前稱賀。仗退,上朝太后于興慶宮。壬寅, 夏州節度使奏浙東、湖南等道防秋兵不習邊事,請留其兵甲,歸其人。靈武節度使 李聽奏請于淮南、忠武、武寧等道防秋兵中取三千人衣賜月糧,賜當道自募一千五 百人馬驍勇者以備邊。仍令五十人為一社,每一馬死,社人共補之,馬永無闕。從 之。癸卯,以河陽、懷節度使。田布為涇州刺史,充四鎮北庭行營、涇原節度使; 以刑部尚書兼司農卿郭釗檢校戶部尚書、懷州刺史,充河陽三城、懷節度使。以涇 原節度使王潛檢校兵部尚書、江陵尹,充荊南節度使。乙巳,鄜坊節度使韓璀改名 充。己酉,以前檢校大理少卿、駙馬都尉劉士涇為太仆卿。給事中韋弘景、薛存慶 封還詔書,上諭之曰:“士涇父昌有邊功,久為少列十余年,又以尚云安公主,朕 欲加恩,制官敕下。”制命始行。翰林學士、司勛員外郎李德裕上疏曰:“臣見國 朝故事,駙馬國之親密,不合與朝廷要官往來,開元中止尤切。近日駙馬多至宰相 及要官宅,此輩無他才可以延接,唯是漏泄禁密、交通中外。伏望宣示駙馬等,今 后有事任至中書見宰臣,此外不得至宰臣及臺省官私第。”從之。戊午夜,星孛于 翼。壬戌,制朝議大夫、守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徐國公蕭俯為尚書右仆射, 累表乞罷政事故也。癸亥,以左散騎常侍崔元略為黔州刺史,充黔中觀察使。丁卯, 星孛于長辰,近太微西垣南第一星。

                二月戊辰朔。癸酉,以尚書右仆射蕭俯為吏部尚。甲戌,以檢校右仆射兼吏部 尚書韓皋守右仆射。乙亥夜,太白犯昴。丙子,上觀雜伎樂于麟德殿,歡甚,顧謂 給事中丁公著曰:“比聞外間公卿士庶時為歡宴,蓋時和民安,甚慰予心。”公著 對曰:“誠有此事。然臣之愚見,風俗如此,亦不足嘉。百司庶務,漸恐勞煩圣慮。” 上曰:“何至于是?”對曰:“夫賓宴之禮,務達誠敬,不繼以淫。故詩人美‘樂 且有儀’。譏其屢舞。前代名士良辰宴聚,或清談賦詩,投壺雅歌,以杯酌獻酬, 不至于亂。國家自天寶已后,風俗奢靡,宴席以喧嘩沉湎為樂。而居重位、秉大權 者,優雜倨肆于公吏之間,曾無愧恥。公私相效,漸以成俗。則是物務多廢。獨圣 心求理,安得不勞宸慮乎!陛下宜頒訓令,禁其過差,則天下幸甚。”時上荒于酒 樂,公著因對諷之,頗深嘉納。己卯,幽州節度使劉總奏請去位落發為僧。又請分 割幽州所管郡縣為三道,請支三軍賞設錢一百萬貫。壬申,以中書侍郎、平章事段 文昌檢校刑部尚書、同平章事、成都尹,充劍南西川節度等使,以朝散大夫、尚書 戶部侍郎、知制誥、翰林學士、上柱國、建安縣開國男杜元穎守本官、同中書門下 平章事。以劍南西川節度使王播為刑部尚書,充鹽鐵轉運使。乙酉,天平軍節度使 馬總奏:“當道見管軍士三萬三千五百人,從去年正月巳后,情愿居農者放,逃戶 者不捕。”先是,平定河南,及王承元去鎮州,宰臣蕭俯等不顧遠圖,乃獻銷兵之 議,請密詔天下軍鎮,每年限百人內破八人逃死,故總有是奏。丁亥夜,月犯歲星, 在尾十三度。辛卯,寒食節,宴群臣于麟德殿,頒賜有差。壬辰,刑部侍郎李建卒。 癸巳,九姓回紇毗伽保義可汗卒。

                三月丁酉朔,浙東奏移明州于鄮縣置。劉總進馬一萬五千匹。甲辰,鄭滑節度 使王承元祖母晉國太夫人李氏來朝,既見上,令朝太后于南內。丁未,宗正寺奏: “準貞元二十一年敕,宗子陪位,放五百七十人出身。準今年敕放三百人。伏緣人 數至多,不沾恩澤,乞降特恩,更放二百人出身。”從之。平盧薛平奏:海賊掠賣 新羅人口于緣海郡縣,請嚴加禁絕,俾異俗懷恩。從之。戊申,罷京西、京北和糴 使,擾人故也。罷河北榷鹽法,許維計課利都數付榷鹽院。庚戌,以左丞韋綬為禮 部尚書。是夜,太白近五車。辛亥,命給事中韋弘慶充幽州宣慰使,左拾遣狄兼謨 副之。鹽鐵使王播奏江淮鹽估每斗加五十文,兼舊三百文。癸丑,以幽州盧龍軍節 度副大使、知節度事、押奚、契丹兩蕃經略等使、檢校司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楚國公劉總可檢校司徒、兼侍中、天平軍節度、鄆曹濮等州觀察等使。以宣武軍節 度使。檢校右仆射、同平章事張弘靖為檢校司空、同平章事、兼幽州大都督府長史, 充幽州盧龍軍節度使。從劉總所奏故也。以鳳翔節度使李愿檢校司空、汴州刺史, 充宣武軍節度使;以邠寧節度使李光顏為鳳翔尹,依前檢校司空、平章事,充鳳翔 隴右節度使。以右衛大將軍高霞寓檢校工部尚書、邠州刺史、充邠寧節度使。諫官 上疏論霞寓敗軍左謫,未宜拜方鎮。不從。乙卯,以權知京兆尹盧士玫為瀛州刺史, 充瀛莫等州團練觀察使。從劉總奏析置也。丁巳,制:“劉總已極上臺,仍移重鎮, 兄弟子侄,各授官榮,大將賓僚,亦宜超擢。幽州百姓給復一年,賜三軍賞設錢一 百萬貫。令宣慰使薛存慶與弘靖計會支給。”戊午,封皇弟憬為鄜王,悅為瓊王, 恂為沔王,懌為婺王,愔為茂王,怡為光王,協為淄王,憺為衢王,忄充為澶王; 皇子湛為景王,涵為江王,湊為漳王,溶為安王,為潁王。以兵部侍郎柳公綽為京 兆尹、兼御史大夫。己未,以屯田員外郎李德裕為考功郎中,左補闕李紳為司勛員 外郎,并依前知制誥、翰林學士。敕今年錢徽下進士及第鄭朗等一十四人,宜令中 書舍人王起、主客郎中知制誥白居易等重試以聞。甲子,劉總請以私第為佛寺,乃 遣中使賜寺額曰“報恩”。幽州奏劉總堅請為僧,又賜以僧衣,賜號大覺。總是夜 遁去,幽州人不知所之。乙丑,以漳州刺史韓泰為郴州刺史,汀州刺史韓曄為永州 刺史,循州刺史陳諫為道州刺史,量移也。

                夏四月丙寅朔,授劉總弟約及總男等一十一人官,內五人為刺史,余朝班環衛。 庚午,易定奏劉總已為僧,三月二十七日卒于當道界,贈太尉。甲戌,秘書監蔣乂 卒。丙子,以前天平軍節度使馬總復為天平節度使。丁丑,詔:“國家設文學之科, 本求才實,茍容僥幸,則異至公。訪聞近日浮薄之徒,扇為朋黨,謂之關節,干擾 主司,每歲策名,無不先定。永言敗俗,深用興懷。鄭朗等昨令重試,意在精覆藝 能,不于異常之中,固求深僻題目,貴令所試成就,以觀學藝淺深。孤竹管是祭天 之樂,出于《周禮》正經,閱其呈試之文,都不知其本事。辭律鄙淺,蕪累何多。 亦令宣示錢徵,庶其深自懷愧。誠宜盡棄,以警將來。但以四海無虞,人心方泰, 用弘寬假,式示殊恩。孔溫業、趙存約、竇洵直所試粗通,與及第;盧公亮等十一 人可落下。自今后禮部舉人,宜準開元二十五年敕,及第人所試雜文并策,送中書 門下詳覆。”貶禮部侍郎錢徽為江州刺史,中書舍人李宗閔為劍州刺史,右補闕楊 汝士為開州開江令。戊寅,宰臣崔植、杜元穎奏請,坐日所有群臣獻替,事關禮體, 便隨日撰錄,號為《圣政紀》,歲終付史館。從之。事亦不行。丙戌,正衙命使冊 九姓回紇為登羅羽錄沒密施句主錄毗伽可汗。辛卯,以衡州刺史令狐楚為郢州刺史, 吉州司馬孟簡為睦州刺史。壬辰,詔百辟卿士宜各徇公,勿為朋黨。甲午,以張弘 靖入幽州,受朝賀。中書門下奏燕、薊八州平,準禮宜告陵廟,從之。

                五月丙申朔。戊戌,以刑獄淹滯,立程:凡大事,大理寺三十五日詳斷訖,申 刑部,三十日聞奏;中事,大理寺三十日,刑部二十五日;小事,大理寺二十五日, 刑部二十日。所斷罪二十件已上為大,十件已上為中,十件已下為小。刑部四覆官、 大理六丞每月常須二十日入省寺,其廚料令戶部加給。從中丞牛僧孺奏也。己亥, 貶考功員外郎李渤為虔州刺史,以前書宰相考辭太過,宰相杜元穎等奏貶之。癸卯, 幽州大將李參已下十八人并為刺史及諸衛將軍。己酉,右散騎常侍致仕柳登卒。辛 亥,造百尺樓于宮中。壬子,加茶榷,舊額百文,更加五十文,從王播奏。拾遺李 玨上參論其不可,疏奏不報。丙辰,建王審薨。丁巳,滄州先置景州于弓高縣,置 歸化縣于福城草市,并宜停廢。壬戌,幽州宣慰使給事中薛存慶卒于鎮州。癸亥, 敕先置溵州于郾城,宜廢;其郾城上蔡、西平、遂平兩縣復隸蔡州。皇妹太和公主 出降回紇登羅骨沒施合毗伽可汗。甲子,命金吾大將軍胡證充送公主入回紇使,兼 冊可汗。又以太府卿李銳為入回紇婚禮使。

                六月乙丑朔。辛未,吐蕃犯青塞堡。甲申,賜御史中丞牛僧孺金紫。

                秋七月乙未朔。壬寅,月掩房次相。壬子,群臣上尊號曰文武孝德皇帝。是日, 上受冊于宣政殿,禮畢,御丹鳳樓,大赦天下。甲寅,幽州監軍使奏:“今月十日 軍亂,囚節度使張弘靖別館。害判官韋雍、張宗元、崔仲卿、鄭塤。軍人取硃滔子 洄為留后。”丁巳,貶張弘靖為太子賓客分司。己未,再貶弘靖為吉州刺史。硃洄 自以年老,令軍人立其子無融為留后。初,劉總歸朝,籍其軍中素難制者送歸闕庭, 克融在籍中。宰相崔植、杜元穎素不知兵,心無遠慮,謂兩河無虞,不復禍亂矣, 遂奏劉總所籍大將并勒還幽州,故克融為亂,復失河北矣。庚申,以昭義軍節度使 劉悟檢校司空,兼幽州大都督府長史,充幽州盧龍軍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以國 子祭酒韓愈為兵部侍郎。辛酉,太和長色主發赴回紇,上以半仗御通化門臨送,群 臣班于章敬寺前。

                八月甲子朔。己巳,鎮州監軍宋惟澄奏:七月二十八日夜軍亂,節度使田弘正 并家屬將佐三百余口并遇害。軍人推衙將王廷湊為留后。辛未,以左金吾將軍楊元 卿為涇州刺史,充四鎮北庭行軍、涇原節度使。敕公卿大臣至中書議幽、鎮討伐之 謀。癸酉,王廷湊遣盜殺冀州刺史王進岌,據其郡。乙亥,以前涇原節度使田布起 復檢校工部尚書,兼魏州大都督府長史,充魏博節度使。己卯,以深州刺史、本州 團練使牛元翼充深冀節度使。辛巳夜,太白近軒轅左角。冀州刺史吳暐潛為幽州兵 所逐。瀛州兵亂,囚觀察使盧士玫。瀛州尋為幽州兵所據。乙丑,以河東節度裴度 充幽、鎮兩道招撫使。庚寅,以建州刺史李景儉為諫議大夫。壬辰夜,太白近太微 西垣。癸巳,鎮州出兵圍深州。

                九月甲午朔。丁酉,廢興州鳴水縣。戊戌夜,太白近太微右執法。壬寅,大雨 震霆。乙巳,相州兵亂,殺刺史邢楚。丙午,令內常侍段文政監領鄭滑、河東、許 三道兵,救援深州。吐蕃請盟,許之。辛亥夜,月近天關。壬子,幽州賊掠易州淶 水、遂城、滿城。癸丑,以前魏博節度使李醖為太子少保。癸酉,魏博節度使田布 奏,出師五千赴貝州行營。

                冬十月甲子朔。丙寅,太中大夫、守刑部尚書、騎都尉王播可中書侍郎、同中 書門下平章事,依前充鹽鐵轉運使。以河東節度使裴度充鎮州四面行營都招討使。 以左領軍衛大將軍杜叔良充深、冀諸道行營節度使。戊辰,以深、冀節度使牛元翼 為鎮州大都督府長史,充成德軍節度、鎮冀深趙等州節度使。辛未,以中書舍人、 知貢舉王起為禮部侍郎,兵部郎中楊嗣復為庫部郎中、知制誥。壬申,以東都留守 鄭絪為吏部尚書。以吏部尚書李絳檢校右仆射,判東都尚書省事、東都留守、都畿 防御使。以工部尚書丁公著檢校左散騎常侍,兼越州刺史、御史中丞,充浙東觀察 使。乙亥,沂州刺史王智興為武寧軍節度副使。丁丑,裴度奏,自將兵取故關路進 討。硃克融兵寇蔚州。戊寅,王廷湊兵寇貝州。易州刺史柳公濟奏于白石嶺破燕軍 三千。滄州烏重胤奏,于饒陽破賊。工部尚書韋貫之卒。壬午,以尚書主客郎中、 知制誥白居易為中書舍人。河東節度使裴度三上章,論翰林學士元稹與中官知樞密 魏弘簡交通,傾亂朝政。以稹為工部侍郎,罷學士。弘簡為弓箭庫使。甲申,以京 兆尹、御史大夫柳公綽為吏部侍郎。丙戌,以深冀行營節度使杜叔良為滄州刺史、 橫海軍節度使,以代烏重胤;授重胤檢校司徒、興元尹,充山南西道節度使。時上 急于誅賊,杜叔良出征日面辭,奏云:“臣必旦夕破賊。”重胤善將知兵,以賊勢 未可卒平,用兵稍緩,故有是拜。丁亥,前浙東觀察使薛戎卒。戊子,魏博田布奏, 自率全師進討。太子少保李醖卒。己丑,以戶部侍郎、判度支崔為工部尚書、判度 支。以山南西道節度使崔從為尚書左丞;以秘書監許季同為華州刺史,充潼關防御、 鎮國軍使。辛卯,昭義劉悟奏,自將兵次臨城。

                十一月甲午朔,裴度奏破賊于會星鎮。硃克融兵大寇定州,節度使陳楚出師拒 戰,破賊二萬。乙巳,徐州崔群奏,遣節度副使王智興率師赴行營。戊申,以司農 卿裴武為鎮州行營供軍使。戊午,上御宣政殿,試制科舉人。辛酉,淄青牙將馬延 崟謀逆,節度使薛平覺其謀而誅之。詔中書舍人白居易、繕部郎中陳岵、考功員外 郎賈餗同考制策。十二月甲子朔。丙寅,以前容管經略使留后嚴公素為容州刺史、 容管經略使。丁卯,貶諫議大夫李景儉為楚州刺史。庚午,杜叔良之軍與賊戰于博 野,為賊所敗,七千人陷賊,叔良僅免。乙亥,敕諸道除上供外,留州留使錢內每 貫割二百文以助軍用,賊平后仍舊。定州陳楚破硃克融賊二萬于望都。戊寅,以鳳 翔節度使李光顏為忠武軍節度使,代李遜,仍兼深、冀行營節度。以李遜為鳳翔節 度使。貶員外郎獨孤朗韶州刺史,起居舍人溫造朗州刺史,司勛員外郎李肇澧州刺 史,刑部員外郎王鎰郢州刺史,坐與李景儉于史館同飲,景儉乘醉見宰相謾罵故也。 兵部郎中知制誥馮宿、庫部郎中知制誥楊嗣復各罰一季俸料,亦坐與景儉同飲,然 先起,不貶官。辛巳,李光顏赴鎮,百僚餞于章敬寺。上御通化門臨送,賜玉帶名 馬。仍敕神策副使楊承和充深、冀行營都監押。壬午,出內庫錢五萬貫以助軍。乙 酉,以幽州都知兵馬使硃克融檢校左散騎常侍,充幽州盧龍軍節度使,其拘囚張弘 靖、殺害府僚之罪,一切釋放。時朝議以克融能保全弘靖,王廷湊殺害弘正,可赦 燕而誅趙,故有是詔。是歲,天下戶計二百三十七萬五千八百五,口一千五百七十 六萬二千四百三十二,元不進戶軍州不在此內。

                二年春正月癸巳朔,以用兵罷元會。乙未,以夔州刺史王承弁為安南都護、本 管經略招討使。丁酉,硃克融陷滄州弓高縣,賊攻下博,兼邀餉道車六百乘而去。 庚子,魏博兵自潰于南宮縣。戊申,魏博牙將史憲誠奪師,田布伏劍而卒。己酉, 以魏博中軍先鋒兵馬使史憲誠檢校工部尚書,兼魏州大都督府長史魏博節度使。是 日,大風霾。庚戌,以德州刺史王日簡為滄州刺史,充橫海軍節度、滄德棣觀察等 使,以代叔良。壬子,貶叔良為歸州刺史,以獻計誅幽鎮無功,而兵敗喪所持旌節 也。甲寅,以工部尚書、判度支崔倰檢校禮部尚書,兼鳳翔尹,充鳳翔隴節度使。 以鴻臚卿、兼御史大夫張平叔判度支。復以弓高縣為景州。青州奏海凍二百里。乙 卯,以前鳳翔節度使李遜為刑部尚書。己未,刑部尚書李遜卒。庚子,以兗、沂、 密觀察使曹華為節度使;以天德軍防御使李進誠兼靈州刺史,充朔方、靈、鹽定遠 城等州節度使;以晉州刺史李岵為豐州刺史,充天德軍、豐州、東西受降城都防御 使。內出繒帛八萬匹以助軍。權停嶺南、黔中今年選補。

                二月癸亥朔。甲子,詔雪王廷湊,仍授鎮州大都督府長史、御史大夫,充成德 軍節度、鎮冀深趙等州觀察等使。三軍將士,待之如初。仍令兵部侍郎韓愈往彼宣 諭。以前吉州刺史張弘靖為撫州刺史。弘靖初貶官,尚在幽州,拘留半歲,克融授 節,始得還,故有是命。丙寅,以前成德軍節度使牛元翼檢校工部尚書、襄州刺史, 充山南東道節度觀察、臨漢監牧等使。丁卯,以考功郎中、知制誥李德裕為書舍人, 依前翰林學士。癸酉,以鄜坊節度使韓充為義成軍節度使,以代王承元。以承元為 鄜坊節度使。甲戌夜,火、木星相近。滄州節度使王日簡賜姓名李全略。辛巳,以 正議大夫、守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武騎尉、賜紫金魚袋崔植為刑部尚書, 罷知政事。以工部侍郎元稹守本官、同平章事。以翰林學士、中書舍人李德裕為御 史中丞。司勛員外郎、知制誥李紳為中書舍人,依前翰林學士。右庶子王仲周以奉 使緩命,貶臺州刺史。癸未,以深、冀行營諸軍節度、忠武軍節度使李光顏為滄州 刺史、橫海軍節度使,兼忠武軍節度、深冀行營并如故;以橫海軍節度使李全略為 德州刺史、德棣等州節度。丙戌,以兵部郎中、知制誥馮宿檢校左庶子,充山南道 節度副使,權知襄州軍府事,以牛元翼在深州重圍故也。丁亥,以河東節度使、司 空、兼門下侍郎、平章事裴度守司徒、平章事,充東都留守,判東都尚書省事、都 畿汝防御使、太微宮等使;以前靈武節度使李聽為太原尹、北都留守、河東節度使。

                三月壬辰朔,詔曰:“武班之中,淹滯頗久。又諸薦送大將,或隨節度使歸朝。 自今已后,宜令神策六軍軍使及南衙常參武官,各具歷任送中書門下,素立大功及 有才器者,量加獎擢。常參官依月限改轉,諸道軍府帶監察已上官者,限三周年即 與改轉。軍士死王事者,三周年內不得停衣糧。先于留州留使錢內每貫割二百文助 軍,今后不用抽取。”上于馭軍之道,未得其要,常云宜姑息其臣。故即位之初, 傾府庫頒賞之,長行所獲,人至巨萬,非時賜與,不可勝紀。故軍旅益驕,法令益 弛,戰則不克,國祚日危。洎頒此詔,方鎮多以大將文符鬻之富賈,曲為論奏,以 取朝秩者,疊委于中書矣。名臣扼腕,無如之何,癸巳,以兵部尚書蕭俛為太子少 保,以前山南東道節度使李逢吉為兵部尚書。壬寅,左驍衛上將軍張奉國卒。以鴻 臚卿、判度支張平叔為戶部侍郎唷職。平叔以曲承恩顧,上疏請官自賣鹽,可以富 國強兵,陳利害十八條。詔下其疏,令公卿詳議。中書舍人韋處厚隨條詰難,固言 不可,事遂不行。硃克融、王廷湊合兵攻深州,不解。裴度與書諭之,克融還鎮, 廷湊攻城亦緩,乃并加檢校工部尚書。戊申,裴度來朝,對于麟德殿,伏奏龍墀, 因敘河北用兵,嗚咽流涕,上改容慰勞之。壬子,以新授東都留守裴度為揚州大都 督府長史,充淮南節度使。癸丑,徐州節度使崔群為其副使王智興所逐,智興自專 軍務。甲寅,以右仆射韓皋為左仆射,以前淮南節度使李夷簡為右仆射。前東都留 守李絳復拜舊官。丙辰,守司徒裴度正衙受冊訖,謁太廟,赴尚書省上,宰臣百僚 皆送。丁己,以左丞崔從檢校禮部尚書、鄜州刺史、鄜坊節度使,以代王承元。以 承元為鳳翔、隴節度使。戊午,司徒裴度復入中書知政事。以中書侍郎、平章事王 播檢校右仆射,兼揚州大都督府長史,充淮南節度使,依前兼諸道鹽鐵轉運使。以 鳳翔節茺使崔俛為河南尹。牛元翼率十余騎突圍出深州來朝,深州大將臧平等一百 八十人皆為王廷湊所殺。己未,以武寧軍節度副使王智興檢校工部尚書,兼徐州刺 史,充武寧軍節度使。以德、棣節度使李全略復為滄州節度使,仍合滄、景、德、 棣為一鎮。李光顏還鎮許州。

                夏四月辛酉朔,日有蝕之。甲子,左仆射韓皋赴省上,中使賜酒饌,宰臣百僚 送,一如近式。云陽縣角抵力人張蒞負羽林官騎康憲錢。憲往徵之。蒞乘醉打憲將 殞,憲男買德年十四,持木鐘擊蒞首破,三日而卒。刑部奏覆,敕曰:“買德尚在 童年,能知子道。雖殺人當死,為父可哀。若從沉命之科,恐失原情之意。可減死 罪一等。”忻州刺史李寰守博野,王廷湊玫之不下。其李寰所領兵宜割屬右神策, 以寰為軍使,仍以忻州軍為名。庚辰,桂管觀察使杜式方卒。癸未,以武寧軍節度 使崔群為秘書監,分司東都。翰林侍講學士韋處厚、路隨進所撰《六經法言》二十 卷,賜錦彩二百匹、銀器二百事,處厚改中書舍人,隨改諫議大夫,并賜金紫。丁 亥,以秘書監嚴譽為桂管觀察使。是夜,東北有流星,光彩燭地,殷殷有聲,擊天 市垣,至郎位滅。

                五月辛卯朔。以德州刺史李景儉為諫議大夫。癸丑,太子少傅嚴綬卒。戊午, 幽州硃克融上表進馬萬匹、羊十萬口,先請其價賞軍。隴山有異獸如猴,腰尾皆長, 色青赤而猛鷙,見蕃人則躍而食之,遇漢人則否。

                六月庚申朔。甲子,司徒、平章事裴度守尚書右仆射,工部侍郎、平章事元稹 為同州刺史史。以正議大夫、守兵部尚書、輕車都尉李逢吉為門下侍郎、同中書門 下平章事。乙丑,大風震電,墜太廟鴟吻,霹御史臺樹。丁卯,以易州刺史柳公濟 為定州刺史、義武節度使。壬申,諫官論責裴度太重,元稹太輕,乃追稹制書,削 長春宮使。戊寅,以前右仆射李夷簡為太子少保,分司東都。戊子,復置邕管,以 安南副使崔結為邕管經略使。秋七月己丑朔。丙申,宋王結薨,廢朝。戊戌,汴州 軍亂,逐節度使李愿,立牙將李翙為留后。好畤縣山水漂溺居人三百家。陳、許、 蔡等州水。壬寅,出中書舍人白居易為杭州刺史。乙巳,詔南北省五品已上官議討 李翙。丙午,貶李愿為隨州刺史。以鄭、滑節度使韓充為汴州刺史、宣武軍節蓄使、 汴宋亳潁觀察等使,鄭、滑如故;以宣武軍節度押衙李為右金吾衛將軍。丁未, 內出綾絹五十萬匹付度支,以供軍用。陳、許水災,賑粟五萬石。己酉,中使楊瑞 昌使鎮州。王廷湊奏:“奉詔取牛元翼家族,請至秋末發遣。其田弘正骸骨,尋訪 不知所在。”辛亥,以贈司徒、忠烈公李忄妻子源為諫議大夫,賜緋魚袋。乙卯, 敕:“員外郎知刺誥二年后轉郎中,又二年后轉前行郎中,又一年即正除;諫議大 夫知同前郎中;給事中并翰林學士別宣知者,不在此限。”以前義武軍節度使陳楚 為東都留守、判尚書省事、東畿汝防御使。本朝故事,東都留守罕用武臣,今用楚, 以李翙擾汴、宋故也。八月己未朔,以絳州刺史崔弘禮為河南尹,兼東畿防御副使。 給事中韋穎以弘禮望輕,封還詔書,上遣中使諭之,乃下。詔陳、許李光顏將兵收 汴州。戊辰,以左仆射韓皋為東都留守、判尚書省事、東畿汝防御使。以東都留守 陳楚為河陽懷節度使。癸酉,韓充奏今月六日發軍入汴州界,營于千塔。丙子,汴 州監軍姚文壽與兵馬使李質同謀斬李翙及其黨薛志忠、秦鄰等。丁丑,韓充入汴州。 以前東都留守李絳為華州刺史,充潼關防御、鎮國軍等使。浙東處州大水,溺居民。 以兗、海沂密節度使曹華為滑州刺史,充義成軍節度、鄭滑潁等州觀察等使;以宋 州刺史高承簡為兗州刺史、兗海沂密等州節度使;以汴州防城兵馬使李質為右金吾 衛將軍。潁州棣鄭、滑觀察使。鹽鐵轉運使王播進《開潁口圖》。

                九月戊子朔,浙西大將王國清謀叛,觀察使竇易直討平之,同惡二百余人并誅 之。韓充送李翙男道源、道樞、道瀹等三人,斬于西市;翙妻馬氏、小男道本、女 汴娘配于掖庭。壬子,太子少師李夷簡卒贈太子太保。癸卯,以前河陽節度使郭釗 為河中尹,兼河中、絳、隰等州節度使。御使中丞李德裕為潤州刺史、兼御史大夫、 浙江西道都團練觀察處置等使,以代竇易直。以易直為吏部會議郎。加晉州刺史李 寰為晉、慈等州都團練觀察使。乙巳,敕團練防御州置判官一員,其副使推巡并停。 辛亥,以吏部侍郎柳公綽為御史大夫。先有詔廣芙蓉苑南面,居人廬舍墳墓并移之, 群情駭擾。癸丑,降敕罷之。德州軍亂,害剌史王稷,盡剽其家財奴仆。丁巳,以 萬州刺史李元喜為安南都護。陰山府沙陀突厥兵馬使硃耶執宜來朝貢,賜官誥、錦 彩、銀器。

                冬十月戊午朔。壬戌,前河中晉、絳、慈、隰等州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守 司徒、中書令、河中尹、上柱國、許國公韓弘可守司徒、兼中書令。甲子夜,月掩 牽牛中星。戊辰,興元節度使以色列重胤來朝,移授天平軍節度使。己卯,以工部 侍郎鄭權為工部尚書,以前華州刺史許季同為工部侍郎。是日,上由復道幸咸陽, 止于善因佛寺,施僧錢百萬,咸陽令絹百匹。閏十月戊子朔,入回紇使金吾大將軍 胡證、副使光祿卿李憲、婚禮使衛尉卿李銳、副使宗正少卿李子鴻等,送太和公主 自蕃中回。庚寅,以吏部尚書鄭絪為太子少傅;以太常卿趙宗儒為吏部尚書;韋綬 為興元尹,充山南西道節度使。壬辰,右驍衛大將軍韓公武卒,廢朝。以戶部尚書 楊于陵為太常卿。丙申,回紇可汗遣使獻國信四床、女口六人、葛祿口四人。己亥, 敕翰林侍講學士諫議大夫路隨、中書舍人韋處厚,兼充史館修撰《憲宗實錄》,仍 更日入史館。《實錄》未成,且許不入內署,仍放朝參。甲寅,詔:“江淮諸州旱 損多,所在米價不免踴貴,眷言疲困,須議優矜。宜委淮南、浙西東、宣歙、江西、 福建等道觀察使,各于當道有水旱處,取常平義倉斛斗,據時估減半價出糶,以惠 貧民。”丙辰,以太子賓客令狐楚為陜、虢觀察使。十一月丁巳朔。丁卯,尚書左 丞庾承宣為陜、虢觀察使。令狐楚復為太子賓客,分司東都。楚已至陜州視事一日, 追改之。庚午,命景王率禁軍五百騎,侍從皇太后幸華清宮,又幸石甕寺。辛未, 以前安南都護桂仲武為邕管經略使。癸酉,上幸華清宮迎太后,巡狩于驪山下,即 日馳還,太后翌日方還。丙子,集王緗薨。庚辰,上與內官擊鞠禁中,有內官欻然 墜馬,如物所擊。上恐,罷鞠升殿,足不能履地,風眩就床。自是外不聞上起居者 三日。是夜,月近房。十二月丁亥朔,詔五坊鷹隼并解放,獵具皆毀之。庚寅,宰 臣李逢吉率百僚至延英門請見,上不許。中外與度等三上疏,請立皇太子。是夜, 司徒、中書令韓弘卒。辛卯,上于紫宸殿御大繩床見百官,李逢吉奏景王成長,請 立為皇太子,左仆射裴度又極言之。癸已,詔景王為皇太子。淮南奏和州饑,烏江 百姓殺縣令以取官米。甲午,內出絹二百匹,賑兩市癃殘窮者。己未,兩軍容內司 公主戚屬之家,并以上疾痊平,諸寺為僧齋。仍敕在京諸司疏放系囚。丙午,上御 宣政殿冊皇太子。受冊畢,百僚謁太子于東宮,太子舉簾,執笏答拜,宮僚拜則受 之。丁未,判度支、戶部侍郎張平叔貶通州刺史。是夜,月掩左角。己酉,以前天 平軍節度使馬總檢校左仆射、守戶部尚書。庚戌,以吏部侍郎竇易直為戶部侍郎、 判度支。癸丑,以太子冊禮畢,宣制赦囚徒。以前黔中觀察使崔元略為鄂、岳、蘄、 黃、安等州觀察使。太子賓客孟簡卒。乙卯,以前陜虢觀察使衛中行為尚書右丞。 是冬十月頻雪,其后恆燠,水不冰凍,草木萌發,如正二月之后。

                三年正月丁已朔,上以疾不受朝賀。是日大風,昏翳竟日。嗣郢王佐宜于崖州 安置,坐妄傳禁中語也。敕不得買新羅人為奴婢,已在中國者即放歸其國。禮部侍 郎王起奏:當司所試貢舉人,試訖申送中書,候覆訖下當司,然后大字放榜。從之。

                二月,天平軍監軍奏:節度使烏重胤病,牙將王贄割股肉以療,河陽節度使陳 楚奏:移使府于三城,未有門戟,欲移懷州門戟于河陽。從之。廣東省議大夫殷侑 奏禮部貢舉請置《三傳》、《三史》科,從之。戶部尚書。崔倰卒。

                三月丁已,宰臣百僚賜宴于曲江亭。敕應御服及器用在淮南、兩浙、宣歙等道 合供進者,并端午誕節常例進獻者,一切權停。其鷹犬之類,除備蒐狩外,并令解 放。以牛僧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日晡晚后,有賊入通化門,斗死者一人,傷者六 人。賜宣徽院從奉官錢一百二十貫文已下有差。

                五月,山南西道奏移成州于寶井堡。山南東道節度使牛元翼卒。秘書少監李隨 奏請造當司圖書印一面,從之。

                六月,宰相監修圖史杜元穎奏:史官沈傳師除鎮湖南,其本分修史,便令將赴 本任修撰。從之。敕京兆尹、御史大夫韓愈宜放臺參,后不得為例。七月,國子祭 酒韋乾慶卒。

                八月,鄭、滑節度使曹華卒。檢校尚書右仆射、戶部尚書馬總卒。興元節度使 韋綬卒。上由復道幸興慶宮,至通化門,賜持盂僧絹二百匹。因幸五方,賜從官金 銀鋌有差。

                九月,澤潞節度使劉悟進位平章事。賜宰臣百僚重九宴于曲江亭。南詔王丘佺 進金碧文絲十有六品。十月,以京兆尹韓愈為兵部侍郎,以御史中丞李紳為江西觀 察使。宰相李逢吉與李紳不協,紳有時望,恐用為相。及紳為中丞,乃除韓愈為京 兆尹、兼御史大夫,仍放臺參。紳性峭直,屢上疏論其事,遂與愈辭理往復,逢吉 乃兩罷之。然紳出而愈留。宰相杜元穎罷知政事,除成都尹、劍南西川節度使。龍 武統軍陳楚卒。以兵部侍郎韓愈為吏部侍郎,新除江西觀察使李紳為戶部侍郎。紳 既罷除江西,上令中使就第賜玉帶,紳因除敘泣而請留,中使具奏,故與愈俱改官。 召翰林學士龐嚴對,因賜金紫。賜內園使公廨本錢一萬貫,軍器使三千貫。杜元穎 赴鎮蜀,上御安福門餞,因賜皇城留守及金吾衛率等帛有差。

                十一月,上御通化門,觀作毗沙門神,因賜絹五百匹。停浙東貢甜菜、海蚶。 十二月,浙西觀察使李德裕奏去管內淫祠一千一十五所。

                四年正月辛亥朔,上御殿受朝如常儀。上餌金石之藥,處士張皋上疏切諫,上 悅,召之,求皋不獲。澤、潞判官賈直言新授諫議大夫,劉悟上表乞留,從之。禮 部尚書致仕孔戣卒。辛未,上大漸,詔皇太子監國。壬申,上崩于寢殿,時年三十。 群臣上謚曰睿圣文惠孝皇帝,廟號穆宗。十一月庚申,葬于光陵。

                史臣曰:臣觀五運之推遷,百王之隆替,亦無常治,亦無常亂,在人而已,匪 降自天。當軒黃御宇之秋,則百年無事;及商辛握圖之日,則四海橫流。昔章武皇 帝國命之不行,惜朝綱之將墜,乃求賢俊,總攬英雄,果能扼大盜之喉,制奸臣之 命。五十載已終之土,復入提封;百萬戶受弊之氓,重蘇景化。元和之政,幾致升 平。鴟梟方革于好音,龍鼎俄傷于短祚。茍或時有平、勃之佐,繼以文、景之才, 則延湊、克融,自縮螳螂之臂;智興、李,敢萌狗鼠之謀?強盜寧窺孟賁之金, 餓隸不拾嬰兒之餌。觀夫孱主,可謂痛心,不知創業之艱難,不恤黎元之疾苦。謂 威權在手,可以力制萬方;謂旒冕在躬,可以坐馳九有。曾不知聚則萬乘,散則獨 夫,朝作股肱,暮為仇敵。仲長子所謂“至于運徙勢去,獨不覺悟者,豈非富貴生 不仁,沉溺致愚疾。存亡以之迭代,治亂從此周復。”誠哉是言也!贊曰:惠王不 令,敗度亂政。驕僻偶全,實賴遺慶。皇皇上帝,為民立正。此何人哉,遽主鼎命。

              關鍵詞:舊唐書,本紀

              解釋翻譯
              [挑錯/完善]

                穆宗,謚號睿圣文惠孝皇帝,名叫李恒,是憲宗第三子,母親為懿安皇后郭氏。穆宗于貞元十一年(795)七月生于大明宮的偏殿。最初名李宥,封為建安郡王。元和元年(806)八月,晉封為遂王。元和五年(810)三月,擔任彰義軍節度大使。元和七年(812)十月被冊立為皇太子,改為現在的名字。

                元和十五年(820)正月二十七日,憲宗去世。閏正月初三,皇太子在太極殿的東廂即皇帝位。這一天,皇帝召見翰林學士段文昌、杜元穎、沈傳師、李肇,侍讀學士薛放、丁公著,在思政殿談話,均賜以金紫光祿大夫。閏正月初四,召集群臣列班于月華門外。將門下侍郎、同平章事皇甫钅甫寸貶為崖州司戶。閏正月初五,皇上在紫宸門外召見宰臣。閏正月初八,任命朝議郎、代理御史中丞、飛騎尉、襲任徐國公、賜緋魚袋蕭亻免擔任朝散大夫、代理中書侍郎;任命中書舍人、翰林學士、武騎尉、賜紫金魚袋段文昌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皇上開始駕臨延英殿與宰臣談話。詔令說:“山人柳泌,輕浮地懷著邪道,從前迷惑了先朝皇帝。一心只想謀求官職,富貴之后還想迷惑眾人,連自己也知道荒誕無稽,因而變更姓名逃跑。僧人大通的醫道不精,藥方都是假的。他們既然帶來了禍患,都是奸邪之徒。國家向來都有一定的刑律,這兩人是人神應當共棄的,把他們交給京兆府以杖刑處死。”金吾將軍李道古被貶為循州司馬。憲宗末年時,執意于服藥之事,皇甫钅甫寸與李道古舉薦方術之士柳泌、和尚大通為翰林院待詔。柳泌在臺州為皇上煉神丹,憲宗皇帝服下之后,一天比一天煩躁、干渴,突然離棄了萬乘之國而逝世。閏正月十一日,二王的后代介國公宇文仲達去世,官府按照舊典安葬祭奠他。命監察御史李德裕、右拾遺李紳、禮部員外郎庾敬休均暫署本職,充任翰林學士。閏正月十四日,任命劍南、東川節度使李逢吉為襄州刺史,充任山南東道節度使;任命吏部侍郎王涯為檢校禮部尚書、梓州刺史,充任劍南、東川節度使。閏正月十六日,把恒岳改為鎮岳,恒州改為鎮州,定州的恒陽縣改為曲陽縣。把恒王一房的子孫改為氵氐王一房。閏正月二十三日,任命右神策大將軍張維清為單于大都護,充任振武、麟勝節度使。閏正月二十四日,皇帝和大臣們都除下喪服改穿吉服。閏正月二十五日,大臣們開始在宣政衙朝見皇帝。當夜發生地震。閏正月二十七日,冊封已故先皇帝的貴妃郭氏為皇太后。把諫議大夫李景儉貶職為建州刺史。

                二月初一為癸酉日。二月初五,皇帝駕臨丹鳳樓,下詔大赦天下。宣讀敕命完畢之后,在丹鳳門內演出優伶表演的雜技,皇上盡情地觀看了演出。二月十五日,皇帝臨幸左神策軍觀看角抵戲和雜劇。太陽西斜才停止。二月二十一日,撤銷邕管經略使,其所管轄的州縣隸屬于邕府。二月二十二日,任命桂管觀察使裴行立為安南都護,充任本管區域的經略使。二月二十三日,任命太仆寺卿杜式方為桂州刺史,充任桂管觀察使。二月二十四日,丹王李逾去世。二月二十五日,敕令進入回紇的使臣應當與私交的十三名正員官一起前往,進入吐蕃的使臣與八名官員一起前往。二月二十八日,太子賓客呂元膺去世。二月二十九日,任命戶部侍郎楊於陵為戶部尚書。二月三十日,敕令薦舉賢良方正、直言極諫等科目的人才,應當令中書省、門下省、尚書省秩祿為四品以上的官員在尚書省共同考試。

                三月初一,追贈皇太后的父親郭曖為太傅,皇太后的母親虢國大長公主追贈為齊國大長公主。三月初十,征召侍講學士韋處厚、路隨在太液亭講解《毛詩·關雎》、《尚書·洪范》等篇章。講完之后,均授予他們緋魚袋。左右軍中尉馬進潭、梁守謙、魏弘簡等請求在宮門設立木戟,皇帝允從。任命太子詹事,分掌東都的韋貫之為河南尹。三月十五日,御史中丞崔植上奏說“:元和十二年的敕令說,御史臺三院的御史根據拜官上任的時間作為先后,還沒有上任的日子不得計入月數。又按照當年九月十七日的敕令,超過了拜官日一個月上任的不在此限。上朝排列站立的班次,就應當以拜官敕文的先后作為定準。臣看這后一道敕令不便于行事。希望從今以后,三院御史職官的排列班次就以拜官敕文時間的先后為定,拜官敕文的日期就計入月數。”皇上允從。三月十六日,吏部尚書趙宗儒上奏說:“先前接奉敕令,先朝放榜錄取的制科舉人,令他們與中書省、門下省四品以上的官員一起在尚書省參加考試。臣以為制科考試的設置,本意在于皇上親臨參加,尚書省的策試也不是舊制。如今陛下既已廣布恩澤,一切的政務都是新的,更何況先帝下葬的日子一天天臨近。公務繁忙緊迫,準備問津而參加應試的并不多。臣等商量,恐怕必須停止、取消這次考試。”皇帝允從。取消申州每年進貢茶葉。三月二十三日,任命皇太后的哥哥司農卿郭釗為刑部尚書兼司農卿,右金吾衛大將軍郭钅從為檢校工部尚書。三月二十五日,將太子賓客留司東都的孟簡貶為吉州員外司馬。三月二十六日夜間,刮大,降下冰雹。

                夏季,四月初一為壬申日。四月初六,澧王李寬去世。四月十四日,三恪餋國公楊造去世。四月十六日,敕令:“內侍省現在掌管的沒有功名的高品官吏,總共四千六百一十八人,除了一千六百九十六名官員之外,其余的都很孤苦貧困,沒有房屋居住,應當每人增加衣糧半分。”

                五月初一為壬寅日。五月初二,詔令說“:因為國家的經費不足,所有全國春秋兩稅、鹽稅、酒稅、茶稅以及戶部缺額官員的俸錢、除陌錢等,加上諸道各種專利雜稅等,都應當送往京師,并留下部分作為本州、本使、諸道支取使用及各司使的職司人員津貼錢等,并且每貫錢除了原來抽取的除陌錢之外,再酌量抽取五十文。仍舊委派本道、本司、本使按數目逐季收取結算。各道的錢款即派綱部送交度支司收管,待國家的經費逐漸充裕以后,即按照舊制實行。京師百官的職俸津貼錢,文官的已經抽出來用作修國子學,不可再重復抽取;武官的津貼錢,所給的本來就比較微薄,也不在抽取的范圍之內。”五月十一日,詔令:“葬入景陵的先帝靈柩應當供奉各種美味的飲食,但魚肉之類的肥鮮之物,恐怕會引致穢臭之氣,應當令尚藥局用香藥來代替食物。”五月十九日,把憲宗安葬在景陵。

                六月初一為辛未日。六月初七,任命司徒、兼署中書令韓弘為河中尹,充任河中、晉州、絳州、慈州、隰州等州節度使。安南都護桂仲武奏稱誅殺賊首楊清,收復安南府。六月初八,任命金吾將軍李佑為檢校左散騎常侍,兼任夏州刺史,充任夏州、綏州、銀州、宥州節度使,以代替李聽;任命李聽為靈州大都督府長史,充任朔方靈武節度使。任命中書舍人王仲舒為洪州刺史、御史中丞,充任江西觀察使。六月初九,發放京兆府今年夏季的青苗錢八萬三千五百六十貫,事情委派令狐楚辦理;因為令狐楚任山陵使,有用不盡的綾絹,可以按照實際估算的價值付給京兆府,代替所發放的青苗錢。六月初十,加授..州寧州慶州節度使李光顏特進的職銜,這是因為他修筑鹽州城垣的功勞。任命考功員外郎、史館修撰李翱為朗州刺史,這是因為他與李景儉相友善的緣故。六月十三日,把兗州的萊蕪縣并入乾封縣。六月十九日,工部尚書歸登去世。六月二十二日,詔令“:帝王所重視的是國家的體統,關切的是人情。如果得了體統,必然會達到太平;如果失去了人情,必定是因為貪圖小利而引起。何況設置官員是為了求得治理,頒發俸祿是要求取得功效,政教既有一定的綱常,就應當減少征斂。近時因為每年經費收入的數額太少,外地官員的職俸津貼錢,均根據錢數從每貫中抽取一部分。我再三考慮此事,心里終覺不安。今年收成雖屬于豐登之年,但戰亂剛剛平息,當然應當克制自己而滿足于現有用費,怎能想方設法地盤剝下面的人呢!上朝時面對著大臣們,充滿在我心中的,是增加了許多慚愧。今年五月的敕令中說,所有用于職俸津貼的錢從每貫稅錢中抽取五十文,總計抽取一百五十萬貫,應當全部停止抽取。”仍舊拿出內庫錢三十七萬五千貫交付給度支司支取使用。當初,憲宗起兵作戰,提拔皇甫钅甫寸為宰相,苛刻聚斂,盤剝下級,人人都怪罪他,以至落得被遣被逐。從此宰相開創了從每貫錢中抽取小利的做法,制命一下達,人心都不舒暢,故而停止這項措施。六月二十三日,皇太后移居到興慶宮,皇帝與六宮的宮人侍從皇后,在南內舉行盛大宴會,返回皇宮時臨幸神策護衛右軍,頒賜獎賞宦官們,數額各不相等。從此,皇帝三日臨幸一次神策左、右軍并來到宸暉門、九仙門等處,觀看角抵戲、雜戲。

                秋季,七月初一為辛丑日。七月初二,任命河中晉絳觀察使李絳為兵部尚書。七月初四,任命大理寺卿孔戢為潭州刺史、湖南觀察使。七月初五,詔令:“皇太后安居在長樂宮,我朝夕奉承她的慈顏,她給予我慈愛的教導,令我慶幸、感動達到了極點。本月六日是我誕辰圣壽日,準備把皇太后奉迎到宮中,向她敬酒。我既深感歡欣、慰藉,想要和臣下們共同慶賀。這一天,百官、命婦應當在光順門投遞名帖表示祝賀,我在光順門的內殿與百官們相見,成為永久的規矩。”這是不合典章的。鄆州、曹州、濮州等州的節度使轄區賜號為“天平軍”,這是依從了馬總的奏章。七月初六,敕令:七月初五的詔書所說誕辰接受朝賀的儀禮應當停止。在這之前,中書左丞韋綬上奏,準備實行;宰臣認為古代沒有皇帝誕辰接受朝賀的禮儀,上奏之后予以取消。七月初七御苑內假山倒塌,壓死工匠七人。從五月開始就未下雨,到本月十二日才下雨。七月十四日,皇帝駕臨新修成的永安殿觀看雜技,歡樂到極點才停止。七月十五日,敕令從今以后新授予的節度使、觀察使到任的日子,把現有的錢帛、糧米、攻守器械的數目,分門別類地列具奏聞朝廷。安南都護裴行立去世。這一天,皇上臨幸安國寺觀看盂蘭盆會。邕管經略使楊..去世。平盧軍新加監督新羅、渤海的兩蕃使,賜予印信一方,允許設置巡官一人。新建成寶慶殿。七月二十日夜間,熒惑星進入羽林星域。七月二十二日,對于安國寺、慈恩寺、千福寺、開業寺、章敬寺等寺廟進行華美的裝飾,讓吐蕃使者進行參觀。七月二十六日,因為新建成永安殿,皇帝和皇后、公主舉行私宴以行樂,妃嬪們都參加了。七月二十七日,任命門下侍郎、平章政事令狐楚為宣州刺史,兼任御史大夫,充任宣州歙州池州觀察使。令孤楚為山陵使,縱容吏員于羽軍刻薄地對待下屬,不付給亻夫役工錢,積留下的錢達到十五萬貫,作為羨余錢獻給朝廷,因而落得被貶職。

                八月初一為庚午日。八月初二,兵部尚書楊於陵總結了百官有關錢貨輕重的議論后建議,收取天下的春秋兩稅、酒稅、鹽稅時,全部以布帛等土地所出產的物品充作賦稅,并不征收現錢,這樣實物逐漸貴重,錢款則逐漸輕賤,農民則免于賤賣布帛等物。請中書省、門下省、御史臺各司署的官員慎重討論施行。皇帝允從。八月初四,離任退休的太子少傅李庸阝去世。八月初五,安南都護桂仲武斬下叛將楊清的首級獻上,收復了安南府。八月初六,賜給教坊五千貫錢,以充作收取利息的本錢。皇帝臨幸勤政樓,詢問人們的疾苦。前江西觀察使裴次元去世。八月初十,月亮遮蔽牽牛星。同州降雨雪損害秋季的莊稼。京兆府的戶曹參軍韋正牧專門掌管景陵的工程,克扣剝削伙房的用料充作私用,贓款總數為八千七百貫錢;專管石料制作的官員奉仙縣令于..克扣剝削,總計得贓款一萬三千貫錢,均判處以重杖刑罰處死。八月二十三日,皇上臨幸魚藻池,調遣二千名神策軍侍衛疏浚魚藻地。八月二十九日,任命朝議郎、暫署御史中丞、武騎尉、賜紫金魚袋崔植為朝散大夫、代理中書侍郎、中書門下省同平章事。八月三十日,宣歙觀察使令狐楚再貶為衡州刺史。

                九月初一,把河北稅鹽使改為榷鹽使。九月初二,皇帝在魚藻宮觀賞大型音樂會并觀看舟船競渡。又征召李朔心、李光顏入朝,想在重陽節那天宴會群臣。拾遺李玨等人上疏勸諫說“:年號還沒有改,先皇的陵園還是新的。即使月份的時間改換了,想要服從個人的欲望;而按照三年守孝的規矩,還要保持心中的悼念。皇帝歸天后停止舉樂,延遲開禁的時間,都是為了整治人心,在內廷演奏音樂,事情恐怕是不可行的。”皇帝不聽取勸諫。九月初六,任命駕部郎中、知制誥李宗閔為中書舍人。宋州發生大水災,沖毀農田六千頃。九月初九,因為是重陽節,在宣和殿舉行小宴招待郭釗兄弟、貴戚、駙馬等。九月初十,先連下了三日大雨,到這天下起雪來,沒有刮風而樹木的十之五六都倒在地上。任命吏部侍郎崔群為御史大夫。滄州、景州發生水災,淹沒農田。九月十九日,加授河東節度使、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尚書右仆射、兼門下侍郎、同平章事、太原尹、北都留守、上柱國、晉國公、食邑三千戶裴度為署理司空、門下侍郎、同平章事。任命..寧節度使、檢校司空、..州刺史、上柱國、武威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戶李光顏并任中書省門下省同平章事。又任命武寧軍節度使、徐州、泗州、濠州觀察使、檢校尚書左仆射、徐州刺史、上柱國、涼國公、食邑三千戶李朔心為中書省門下省同平章事、潞州大都督府長史,充任昭義軍節度使、澤州、潞州、磁州、邢州、氵名州觀察使等。夏州奏請把宥州的治所遷移到長澤縣。九月二十二日,皇上在麟德殿宴請李光顏、李朔心,賞賜很優厚。任命袁州刺史韓愈為朝散大夫、署理國子祭酒,又賜給金章紫綬。九月二十七日,任命御史大夫崔群為檢校兵部尚書、徐州刺史,充任武寧軍節度使、徐州、泗州、宿州、濠州觀察使;任命將作監崔能為廣州刺史,充任嶺南節度使。九月二十八日,任命兵部尚書李絳為御史大夫。九月二十九日,任命前嶺南節度使孔癸戈為吏部侍郎。

                冬季,十月初一,..婆國派遣使臣前來朝貢。十月十一日,宰相與吐蕃的使臣在中書省議事。總共賜錢一萬貫給在京的各司署,依靠御史臺根據各司署人員的多少、公務的閑忙,公平地予以分配。成德軍節度使王承宗去世。他的弟弟王承元上表章請求朝廷任命元帥。皇帝派起居舍人柏耆對他表示慰問。十月十二日,金公亮造成指南車、記里鼓車。十月十三日,吐蕃進犯涇州,命令中尉梁守謙率領四千名神策軍士兵,以及八處節鎮的鎮兵前去應援。十月十六日,任命魏博等州節度使、觀察使、光祿大夫、檢校司徒,兼任侍中、魏博大都督府長史、上柱國、沂國公、食邑三千戶、實封三百戶田弘正為檢校司徒,兼中書令、鎮州大都督府長史、成德軍節度使、鎮州、冀州、深州、趙州等州觀察處置使。任命鎮州、冀州、深州、趙州等州觀察度支使、朝議郎、試任金吾左衛胄曹參軍、兼監察御史王承元為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工部尚書,使其持節掌滑州諸軍事、署理滑州刺史、御史大夫,充任義成軍節度使、鄭州、滑州等州觀察使。任命昭義軍節度使、檢校尚書左仆射、中書門下省同平章事李朔心以本官任魏州大都督府長史,充任魏博等州節度使、觀察使等。任命義成軍節度使劉悟仍舊擔任檢校右仆射,兼任潞州大都督府長史,充任昭義軍節度使、澤州、潞州、邢州、氵名州、磁州等州觀察使等。任命左金吾將軍田布為檢校左散騎常侍,兼任懷州刺史、御史大夫,充任河陽三城、懷孟節度使。涇州上奏說吐蕃已經退兵。當時夏州節度使田縉貪婪鄙賤,侵害黨項羌族,羌人引導西蕃人入侵,幸虧郝繣、李光顏拚命抵抗,西蕃人才退去。十月十八日,西川上奏說吐蕃侵犯雅州,朝廷命派兵前去鎮守。東川節度使王涯陳奏擊敗吐蕃的策略,說用厚賂給予北蕃,令其進入西蕃,根據占有土地獲得人口的多少來獎賞他。

                十一月初一為己亥日。十一月初五,詔書說:“我聽說帝王把四海看成一所巨大的宅院,像兒子一樣地養育著百姓們,就像天無處不能覆蓋,又像太陽無處不能照耀一樣。卻看到那冀州地方,剛剛失去了元帥,想到了三軍的事務,推及于四個州的百姓。有的心懷忠心,積累著誠信,而才能不得施展;有的處于災荒兵役之中,盼望撫恤,路徑又在何方?如今昌明的運數一開,誠信節操都得到了表現。王承元首先陳奏了表章,希望前來朝廷。他長久地懷念著父兄的忠誠,能固守君臣的大義,已經對他加以特殊的獎勵,另行委任他重要的藩鎮。又想到成德軍的將士們,協力謀劃,心向大義;赤心款曲得以充分表達,都想以他們的器識才能效力于朝廷,都應當列名于王爵。大將史重歸、牛元翼已經破格授予寵幸榮耀的職位,如今更都給予厚賞。應當派諫議大夫鄭覃前往鎮州表示慰問之意,賜錢一百萬貫。帝王的恩澤普遍流布,天網寬大無邊,原諒罪過,消除冤情,幫助人們得到快樂和太平。管區之內監禁著的囚徒,無論罪輕罪重,都應當一律釋放。我認為王武俊的功勛勞績,比彝器寶鼎還要光輝;王士真的謙虛謹慎,繼承先人被授予節旄。王承宗感恩戴德,也能建立功勞。歌頌十代的寬赦,賜予一門的榮耀。王承宗兄弟已經授予官爵,王承宗下葬的事宜也差遣官員監督、看顧,務令事情安排得周到、優厚。”十一月初九,封王承宗的祖母李氏為晉國太夫人。十一月十三日,田弘正上奏說王承元于本月九日率領三千名士兵前往滑州鎮守。成德軍索取賞錢很急,便命令柏耆先去撫慰他們。任命華州刺史衛中行為陜州長史,充任陜州、虢州觀察使;任命宗正卿李翱為華州刺史、潼關防御使、鎮國軍使。十一月十七日,皇上臨幸金吾將軍郭钅從在城南的莊園,郭钅從把莊園獻給皇上。十一月二十日,下詔說:“我明日暫時前往華清宮,到天黑再回來。”御史大夫李絳、常侍崔元略以下的官員匍伏在延英門懇切地勸諫。皇上說“:我已經出發了,不麻煩你們再呈遞奏疏了。”諫官們再三地陳述。這一天,田弘正上奏說,本月十六日他已經進入鎮州。十一月二十一日,皇上從復道出城臨幸華清宮,左、右衛中尉分掌儀仗,六軍諸軍使、諸侯王、駙馬等一千多人隨從,到晚上回到宮中。十一月二十五日,檢校司徒、兼太子少師鄭余慶去世。任命渭州刺史、涇原行營兵馬使、保定郡王郝王比為慶州刺史。郝王比是一員勇將,深入吐蕃地區作戰,朝廷深恐損失了勇將,因而把他調往內地。

                十二月初一是己巳日。十二月十日,征召已故女學士宋若華的妹妹宋若昭入宮掌管文案奏章。十二月十四日,皇上到神策右軍擊鞠,便在城西狩獵。十二月十八日,前昭義軍節度使辛秘去世。十二月二十一日,任命庫部郎中、知制誥牛僧孺為御史中丞。嶺南上奏說崖州司戶參軍皇甫钅甫寸去世。十二月二十八日,任命司門員外郎白居易為主客郎中、知制誥。

                這一年,統計戶籍的賬目,總共二百三十七萬五千四百戶,人口總共一千五百七十六萬。定州、鹽州、夏州、劍南、東川、西川、嶺南、黔中、邕管、容管、安南共九十七州沒有申報戶籍的賬目。

                長慶元年(821)正月初一,皇上親自向太清宮、太廟敬獻貢品。這一天,皇上的法駕前往南郊。太陽的兩邊圍擁著光暈,宰相到皇上面前來致賀。正月初三,皇上在圓丘祭祀昊天上帝,當天返回皇宮,駕臨丹鳳樓,大赦天下。改年號為長慶。朝內外的文武大臣以及離任退休的官員,三品以上的賜爵位一級,四品以下的加官品一級,沒有功名職位的家臣賜予勛官兩級,承擔大禮的儀仗和侍衛御樓的兵卒將士,除了享有一般的恩澤之外,有區別地賜給勛官爵祿。依然遵循舊例,賜給錢物合二十萬零四千九百六十匹。儀式結束之后,群臣在樓前向皇上道賀。儀仗退下之后,皇上在興慶宮朝見皇太后。正月初四,夏州節度使上奏說“:浙東道、湖南道等地的邊防軍不熟悉戍邊的軍務,請留下他們的武器甲杖,而把人調回。靈武節度使李聽上奏,請求在淮南道、忠武道、武寧道等地的邊防軍中抽取三千人,按月賜給衣服糧食,令各道自行招募一千五百名驍勇的人馬以備邊防。并令五十人組成一社,每個士兵的馬死了,由同社的人共同補充,這樣就永遠不會缺少馬匹了。皇上允從。正月初五,任命河陽懷州節度使田布為涇州刺史,充任四鎮北庭行營使、涇原節度使;任命刑部尚書兼司農卿郭釗為檢校戶部尚書、懷州刺史,充任河陽三城懷州節度使;任命涇原節度使王潛為檢校兵部尚書、江陵尹,充任荊南節度使。正月初七,..坊節度使韓璀改名為韓充。正月十一日,任命前檢校大理寺少卿、駙馬都尉劉士涇為太仆卿。給事中韋弘景、薛存慶加上封泥退回詔書,皇上對他們說“:劉士涇的父親劉昌在邊庭立下戰功,劉士涇久任副職有十多年,又因為他娶了云安公主,我想對他施以恩澤,才下了這道任命的敕令。”制命才得以執行。翰林學士、司勛員外郎李德裕呈上奏疏說“:我看本朝的舊例,駙馬乃是帝王親近密切的人,不應當和朝廷的重要官員來往,開元年間對此禁止得尤其嚴格。近來駙馬經常到宰相和朝廷要員的私宅中去,這類人沒有什么別的才能讓人延請接待,只是泄漏宮禁中的機密、結交朝內外的官員而已。希望皇上告誡駙馬等人,今后有事情可以隨意到中書省見宰相,除了中書省之外,不得到宰相和臺省官員的私宅中去。”皇上允從。正月二十日夜間,彗星出現在翼宿天區。正月二十四日,決定朝議大夫、署理門下侍郎、中書門下省同平章事徐國公蕭亻免為尚書右仆射,這是因為他多次上表請求免去政務的緣故。正月二十五日,任命左散騎常侍崔元略為黔州刺史,充任黔中觀察使。正月二十九日,彗星出現在心宿天區,靠近太微西垣南面第一星。

                二月初一為戊辰日。二月初六,任命尚書右仆射蕭亻免為吏部尚書。二月初七,任命檢校右仆射兼吏部尚書韓皋代理右仆射。二月初八夜間,太白金星干犯昴宿天區。二月初九,皇上在麟德殿觀看各種伎藝樂舞,極其高興,回頭對給事中丁公著說“:近來聽說外面的公卿巨族和普通百姓時常舉行歡宴,大體上時世太平,百姓安寧,我的心里感到十分寬慰。”丁公著回答說:“確實有這樣的事。不過依臣的愚見,這樣的風氣,也不值得嘉許。各司署的各種事務,恐怕會逐漸讓皇上的心中憂愁、煩惱。”皇上說:“哪里會到這個地步?”丁公著回答說“:賓客宴飲的禮節,務求達到誠懇恭敬的目的,而不能延續得過分。因此詩人贊美‘快樂而有禮儀’,譏誚那些不停地跳舞取樂的人。前代的名士們,在美好的日子宴飲歡聚,有的清談賦詩,有的投壺為戲,引吭雅歌,只以杯酌獻酒酬答,不會有悖亂的行為。國家自從天寶年以后,風氣奢侈淫靡,在宴席上以大聲喧嘩,沉湎于以酒為樂。而身居要職,手握大權的人,傲慢地把優伶雜技人羅列在官員們中間,竟然沒有慚愧羞恥之心。公開或私下里都互相仿效,逐漸成為一種風氣,由此而把事務多荒廢了。惟獨皇上心中尋求事理,怎能不使圣慮憂勞呢!陛下應當頒布訓令,禁止那些過頭、錯誤的行為,則天下的百姓就萬幸了。”當時皇上沉迷在飲酒作樂之中,丁公著借奏對的機會對他進行勸諫,皇上對他十分贊許。二月十二日,幽州節度使劉總上奏,請求離職剃發,出家為僧。又請求把幽州所管轄的郡縣分割為三道,籌劃一百萬貫賞錢支付給三軍。二月初五,任命中書侍郎、平章政事段文昌為檢校刑部尚書、同平章事、成都尹,充任劍南西川節度使。任命朝散大夫、尚書戶部侍郎、知制誥、翰林學士、上柱國、建安縣開國男杜元穎暫署本職、中書門下同平章事。任命劍南西川節度使王播為刑部尚書,充任鹽鐵轉運使。二月十八日,天平軍節度使馬總上奏說“:本道現在掌管的士兵為三萬三千五百人,自從去年正月以后,情愿居家務農的放其回去,逃亡的人不進行追捕。”在此之前,平定了河南,待到王承元離開鎮州,宰臣蕭亻免等人不顧及長遠的打算,竟呈奏銷毀武器的建議,請求秘密下詔給天下各軍鎮,每年限定一百人之內允許八個人逃走,因此馬總才有這道奏章。二月二十日,月亮干犯木星,在尾宿天區十三度。二月二十四日,當天為寒食節,皇上在麟德殿與群臣宴飲,賜予不同數量的獎賞。二月二十五日,刑部侍郎李建去世。二月二十六日,九姓回紇的毗伽保義可汗去世。

                三月初一,浙東奏請把明州的治所遷到貿阝縣。劉總進獻馬一萬五千匹。三月初八,鄭滑節度使王承元的祖母晉國太夫人李氏來到朝廷,朝見皇上之后,被命在南內朝見皇太后。三月十一日,宗正寺上奏說:“按照貞元二十一年的敕令,嫡長子的家臣,放五百七十人出府為官。而按照今年的敕令只放出三百人。因為沒有得到皇上恩澤的人數極多,請皇上頒降特別的恩惠,再放二百人出府為官。”皇上允從。平盧的薛平上奏說:海盜擄掠新羅的人口到沿海的郡縣來販賣,請嚴加禁絕,使得遠方的人懷念皇上的恩澤。皇上允從。三月十二日,撤銷京西、京兆的和糴使,因為他們騷擾百姓之故。罷黜河北的榷鹽法,準許大略地計算稅利以總數交付給榷鹽院。三月十四日,任命左丞韋綬為禮部尚書。當天夜間,太白金星靠近五車星。三月十五日,命給事中韋弘慶充任幽州宣慰使,左拾遺狄兼謨任宣慰副使。鹽鐵使王播奏說,江淮的鹽價每斗加五十文,加上原價每斗為三百文。三月十七日,任命幽州盧龍軍節度副大使、掌節度使事、押奚契丹兩藩經略使、檢校司空、中書門下省同平章事、楚國公劉總擔任檢校司徒、兼侍中、天平軍節度使、鄆曹濮等州觀察使等。任命宣武軍節度使、檢校右仆射、同平章事張弘靖為檢校司空、同平章事,兼任幽州大都督府長史,充任幽州盧龍軍節度使。這是依據劉總的所奏而任命的。任命鳳翔節度使李愿為檢校司空、汴州刺史,充任宣武軍節度使;任命..寧節度使李光顏為鳳翔尹,依舊擔任檢校司空、平章政事,充任鳳翔隴右節度使;任命右衛大將軍高霞寓為檢校工部尚書、..州刺史,充任..寧節度使。諫官上疏說高霞寓曾因打敗仗遭到貶謫,不應當拜授方鎮節度使的職務,皇上沒有依從。三月十九日,任命暫署京兆尹盧士玫為瀛州刺史,充任瀛莫等州都團練觀察使,這是依劉總的奏折而安排的。三月二十一日,制命說:“劉總的官品已經達到上臺的頂點,仍然移任重要的節鎮,兄弟和子侄,均各授予官職,大將和幕僚,也都應該破格提拔。幽州的百姓免除徭役一年,賜給三軍賞錢一百萬貫。命宣慰使薛存慶和張弘靖一起算清支付給他。”三月二十二日,封皇弟李憬為..王,李悅為瓊王,李恂為沔王,李懌為婺王,李忄音為茂王,李怡為光王,李協為淄王,李忄詹為衢王,李忄充為澶王;封皇子李湛為景王,李涵為江王,李湊為漳王,李溶為安王,李鏶為潁王。任命兵部侍郎柳公綽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三月二十三日,任命屯田員外郎李德裕為考功郎中,左補闕李紳為司勛員外郎,并照舊擔任知制誥、翰林學士。敕令今年在錢徽主試下進士及第的鄭朗等十四人,應當令中書舍人王起、主客郎中知制誥白居易等對他們重試后奏聞皇上。三月二十八日,劉總請求把私宅作為佛寺,皇上便派中使去賜給佛寺的匾額為“報恩”。幽州上奏說劉總堅決請求削發為僧,皇上又賜給他僧衣,賜法號為“大覺”。劉總當夜就離去了,幽州人不知道他的去向。三月二十九日,任命漳州刺史韓泰為郴州刺史,汀州刺史韓曄為永州刺史,循州刺史陳諫為道州刺史,這是把因罪貶到遠處的官員,借大赦而調到較近的州郡。

                夏季,四月初一,授予劉總的弟弟劉約以及劉總的兒子等十一人官職,其中五人擔任刺史,其余的為朝廷拱衛宮禁的官職。四月初五,易定上奏說劉總已經削發為僧,三月二十七日在本道境內逝世,追贈他為太尉。四月初九,秘書監蔣..去世。四月十一日,任命前天平軍節度使馬總重新擔任天平軍節度使。四月十二日,詔令說:“國家設置文學的制科,本意在于尋求具有真才實學的人,如果容許僥幸登科,則與至公精神不能相合。經查訪而聽說,近來有些輕浮淺薄的人,互相鼓動結為一黨,稱之為人情關節,干擾主管官員,每年錄取的名字,沒有不是事先確定的。長期這樣就會敗壞風氣,深深地影響到人們的心懷。鄭朗等人,昨日令他們重試,目的在于仔細地審查他們的造詣、才能,并不在考試超乎平常的內容,搜求高深冷僻的題目,而是貴在從他們考試的成績中,觀察他們學識、造詣的深淺。孤竹管是一種祭天的樂器,出自于《周禮》一書的正文中,閱讀他們呈上來的應試文章,都不知道這件東西的出處,辭章鄙陋淺薄,蕪雜累贅的話何其多呀!也應當把這情況告訴錢徽,令其深深地自懷慚愧之心。按理說確實應當對他們全部除名,以警戒將來。但因為現在四海沒有憂患,人心方才安定,故而弘揚寬厚的精神,以示特殊的恩寵。孔溫業、趙存約、竇洵直的重試大體上通過,授予進士及第;盧公亮等十一人則落下名籍。從今以后禮部薦舉人才,應當按照開元二十五年的敕令,把進士及第的人所考的雜學和策論送交中書門下省詳細審察。”把禮部侍郎錢徽貶職為江州刺史,中書舍人李宗閔貶為劍州刺史,右補闕楊汝士貶為開州府開江縣令。四月十三日,宰臣崔植、杜元穎上奏請求,皇上坐朝的日子,所有的臣下勸諫君王的內容,事情關系到禮儀體制的,便應當按日期撰寫記錄下來,取名為《圣政紀》,年終的時候交付給史館。皇上允從。但事情也并沒有實行。四月二十一日,朝廷的正衙派遣使臣冊封九姓回紇為“登羅羽錄沒密施句主錄毗伽可汗”。四月二十六日,任命衡州刺史令狐楚為郢州刺史,任命吉州司馬孟簡為睦州刺史。四月二十七日,詔令百官公卿們都應當秉公辦事,不得結為朋黨。四月二十九日,因為張弘靖進入了幽州,皇上接受百官朝賀。中書門下省上奏說燕州、薊州等八州被平定,按照禮制應當祭告先皇陵寢和太廟,皇上允從。

                五月初一為丙申日。五月初三,因為刑事案件的審理積壓、阻滯,立下章程:凡屬于大案,限定由大理寺三十五日以內詳細審理完畢,申報刑部,刑部三十日之內奏聞皇帝;中案,則限定大理寺三十日內審完,刑部二十五日以內申奏;小案則限定大理寺二十五日審完,刑部二十日以內申奏。所斷的罪案二十件以上為大事,十件以上為中事,十件以下為小事。刑部四名負責審查的官員、大理寺六名丞官每月必須有二十日進入大理寺察看。其飲食的津貼令戶部供給。這是依照中丞牛僧孺的奏章而擬定的。五月初四,把考功員外郎李渤降職為虔州刺史,因為先前所寫的對宰相進行考核的言辭太過分了,宰相杜元穎等上奏將他貶職。五月初八,幽州大將李參以下的十八人均任刺史及諸衛將軍。五月十四日,告老退休的右散騎常侍柳登去世。五月十六日,在皇宮中建造百尺樓。五月十七日,增加茶的專利稅,原來為一百文,再加五十文,這是按照王播所奏決定的。拾遺李玨上奏疏說明不可以加稅。皇上對奏疏沒有答復。五月二十一日,建王李審去世。五月二十二日,滄州原先把景州的治所設在弓高縣,德州把歸化縣的治所設在福城的集市上,都應當廢除。五月二十七日,幽州宣慰使給事中薛存慶在鎮州去世。五月二十八日,敕令原先氵殷州在郾城設置的治所應當廢除;郾城的上蔡、西平、遂平三縣重新隸屬于蔡州。皇妹太和公主下嫁給回紇的登羅骨沒施合毗伽可汗。五月二十九日,命令金吾大將軍胡證充任護送公主入回紇使,并對可汗進行冊封;又任命太府卿李銳為入回紇婚禮使。

                六月初一為乙丑日。六月初七,吐蕃進犯青塞堡。六月二十日,賜給御史中丞牛僧孺金章紫綬。

                秋季,七月初一是乙未日。七月初八,月亮掩蔽房宿的次相星。七月十八日,群臣向皇帝敬獻尊號“文武孝德皇帝”。當天,皇上在宣政殿接受冊書,禮儀結束之后,皇上駕臨丹鳳樓,大赦天下。七月二十日,幽州監軍使上奏說:“本月十日軍人作亂,把節度使張弘靖囚禁在別館,殺害判官韋雍、張宗元、崔仲卿、鄭塤。軍人們把朱滔的兒子朱洄立為幽州留后。”七月二十三日,把張弘靖貶為太子賓客分司。七月二十五日,再把張弘靖貶為吉州刺史。朱洄自己因為年老,令軍人們立他的兒子朱克融為幽州留后。當初劉總回朝的時候,把軍中一向難以控制的人登記在名冊上送回朝廷,朱克融就在名冊中。宰相崔植、杜元穎向來不懂得軍事,心中沒有長遠的考慮,認為兩河地區不值得憂慮,再不會有禍亂了,便奏請皇上,把劉總所登記在冊的大將全部勒令返回幽州,故朱克融作亂,朝廷重新失去了河北。七月二十六日,任命昭義軍節度使劉悟為檢校司空,兼任幽州大都督府長史,充任幽州盧龍軍節度副大使,掌管節度使事。任命國子祭酒韓愈為兵部侍郎。七月二十七日,太和長公主出發前往回紇,皇上以半副儀仗駕臨通化門送行,群臣在章敬寺前列班恭送。

                八月初一為甲子日。八月初六,鎮州監軍宋惟澄上奏說:七月二十八日夜,軍人作亂,節度使田弘正以及家屬將佐,一共三百余人都被殺害。軍人們推舉衙將王廷湊為鎮州留后。八月初八,任命左金吾將軍楊元卿為涇州刺史,充任四鎮北庭行軍使、涇原節度使。敕令公卿大臣到中書省商議討伐幽州、鎮州的謀略。八月初十,王廷湊派盜賊殺害冀州刺史王進岌,占據他的州郡。八月十二日,把前涇原節度使田布起復,再任檢校工部尚書,兼魏州大都督府長史,充任魏博節度使。八月十六日,任命深州刺史、本州團練使牛元翼充任深冀節度使。八月十八日夜間,太白金星靠近軒轅座左角。冀州刺史吳日韋潛被幽州的士兵所驅逐。瀛州的士兵作亂,囚禁瀛州觀察使盧士玫。接著瀛州就被幽州的軍士所占據。八月二日,任命河東節度使裴度充任幽州、鎮州兩道招撫使。八月二十七日,任命建州刺史李景儉為諫議大夫。八月二十九日夜間,太白金星靠近太微西垣。八月三十日,鎮州出兵包圍深州。

                九月初一為甲午日。九月初四,廢除興州的鳴水縣。九月初五夜間,太白金星靠近太微西垣右執法星。九月初九,天降大雨,巨雷震響。九月十二日,相州軍隊作亂,殺死刺史邢楚。九月十三日,皇上令內府常侍段文政監督、掌管鄭滑、河東、許州三道的軍兵,前去救援深州。吐蕃請求結盟,皇上允許。九月十八日夜間,月亮靠近天關星。九月十九日,幽州的賊兵劫掠易州的淶水、遂城、滿城。九月二十日,任命前魏博節度使李朔心為太子少保。九月三十日,魏博節度使田布上奏說,已發兵五千人前往貝州行營。

                冬季,十月初一為甲子日。十月初三,太中大夫、署理刑部尚書、騎都尉王播任中書侍郎、中書門下省同平章事,仍舊充任鹽鐵轉運使。任命河東節度使裴度充任鎮州四面行營都招討使;任命左領軍衛大將軍杜叔良充任深冀諸道行營節度使。十月初五,任命深冀節度使牛元翼為鎮州大都督府長史,充任成德軍節度使、鎮冀深趙等州節度使。十月初八,任命中書舍人、知貢舉王起為禮部侍郎,兵部郎中楊嗣復為庫部郎中、知制誥。十月初九,任命東都留守鄭纟因為吏部尚書;任命吏部尚書李絳為檢校右仆射,執掌東都尚書省事務、東都留守、都畿防御使。任命尚書丁公著為檢校左散騎常侍,兼越州刺史、御史中丞,充任浙東觀察使。十月十二日,任命沂州刺史王智興為武寧軍節度副使。十月十四日,裴度上奏說:親自率軍從原來關塞的路途征討賊軍。朱克融的軍隊進犯蔚州。十月十五日,王廷湊的軍隊進犯貝州。易州刺史柳公濟上奏說:在白石嶺擊敗燕州的三千人馬。滄州的烏重胤上奏說:在饒陽擊敗賊軍。工部尚書韋貫之去世。十月十九日,任命尚書主客郎中、知制誥白居易為中書舍人。河東節度使裴度三次奉上表章,說翰林學士元稹和執掌樞密院的太監魏弘簡勾結,敗亂朝政。任命元稹為工部侍郎,罷免翰林學士之職,魏弘簡任弓箭庫使。十月二十一日,任命京兆尹、御史大夫柳公綽為吏部侍郎。十月二十三日,任命深冀行營節度使杜叔良為滄州刺史、橫海軍節度使,以代替烏重胤;授予烏重胤檢校司徒、興元尹之職,充任山南西道節度使。當時皇上急于剿滅賊寇,杜叔良出征那天當面向皇上辭行,上奏說:“我一定在旦夕之間就擊敗賊軍。”烏重胤善于帶兵,懂得軍事,認為賊軍的勢力不可能很快平定。他用兵稍為平穩一些,因此才有這項任命。十月二十四日,前浙東觀察使薛戎去世。十月二十五日,魏博節度使田布上奏說,親自率領全軍征討賊兵。太子少保李朔心去世。十月二十六日,任命戶部侍郎、署理度支使崔統為工部尚書、署理度支使;任命山南西道節度使崔從為尚書左丞;任命秘書監許季同為華州刺史,充任潼關防御使、鎮國軍使。十月二十八日,昭義軍節度使劉悟上奏說:親自率軍進駐臨城。

                十一月初一,裴度上奏說在會星鎮擊敗賊軍。朱克融的軍隊大舉進犯定州,節度使陳楚出兵抵抗,擊敗二萬賊軍。十一月十二日,徐州的崔群上奏說,已經派節度副使王智興率軍前往出征的軍營。十一月十五日,任命司農卿裴武為鎮州行營供軍使。十一月二十五日,皇上駕臨宣政殿,考試制科的舉人。十一月二十八日,淄青的牙將馬延山金謀反,節度使薛平覺察了他的陰謀而將他處死。詔令中書舍人白居易、繕部郎中陳岵、考功員外郎賈饣束共同主持制科策論的考試。

                十二月初一為甲子日。十二月初三,任命前容管經略使留后嚴公素為容州刺史、容管經略使。十二月初四,把諫議大夫李景儉貶職為楚州刺史。十二月初七,杜叔良的軍隊與賊軍在博野作戰,被賊軍擊敗,七千人被賊軍俘獲,僅杜叔良只身逃脫。十二月十二日,敕令各道,除交納給朝廷的錢款之外,留給州府和使署的錢,每貫分出二百文資助軍用,待賊軍平定之后再還原。定州節度使陳楚在望都擊敗朱克融的兩萬賊軍。十二月十五日,任命鳳翔節度使李光顏為忠武軍節度使,以代替李遜,仍舊兼任深冀行營節度使;任命李遜為鳳翔節度使;將員外郎獨孤朗貶職為韶州刺史,起居舍人溫造貶為朗州刺史,司勛員外郎李肇貶為澧州刺史,刑部員外郎王鎰貶為郢州刺史,這是因為他們與李景儉在史館一起飲酒,李景儉乘著酒醉見宰相謾罵而受株連獲罪。兵部郎中、知制誥馮宿,庫部郎中、知制誥楊嗣復各罰一個季度的職俸津貼錢,也是因為和李景儉一起飲酒而獲罪,但因為先離去,沒有貶官。十二月十八日,李光顏前往忠武軍節鎮上任,百官在章敬寺為他餞行。皇上駕臨通化門送行,賜給玉帶名馬。又敕令神策軍副使楊承和充任深冀行營都監押。十二月十九日,撥出內庫錢五萬貫以資助軍餉。十二月二十二日,任命幽州都知兵馬使朱克融為檢校右散騎常侍,充任幽州盧龍軍節度使,其拘禁張弘靖、殺害府中官員的罪行,一概不予追究。當時朝臣們議論,認為朱克融能夠保全張弘靖的性命,而王廷湊卻殺害了田弘正,可以赦免朱克融而誅殺王廷湊,因而頒發了這道詔書。

                這一年,全國總計二百三十七萬五千八百零五戶,一千五百七十六萬二千四百三十二人,原來沒有上報民戶的軍州不在其內。

                長慶二年(822)正月初一,因為正在打仗而取消元旦的朝會。正月初三,任命夔州刺史王承弁為安南都護、本管區經略招討使。正月初五,朱克融攻陷滄州弓高縣,賊軍進攻下博,并攔劫六百輛軍糧車而去。正月初八,魏博的軍隊在南宮縣自己潰散。正月十六日,魏博的牙將史憲成奪取軍隊,田布拔劍自刎而死。正月十七日,任命魏博中軍先鋒兵馬使史憲誠為檢校工部尚書,兼任魏州大都督府長史,充任魏博節度使。這一天,刮大風,揚起塵土。正月十八日,任命德州刺史王日簡為滄州刺史,充任橫海軍節度使、滄德棣觀察使,以代替杜叔良。正月二十日,將杜叔良貶職為歸州刺史,因為他呈獻消滅幽州、鎮州賊軍的策略沒有成效,而他自己兵敗又失去了將帥持有的旌節。正月二十二日,任命工部尚書、署理度支使崔統為檢校禮部尚書,兼任鳳翔尹,充任鳳翔隴州節度使。命鴻臚卿、兼御史大夫張平叔掌管度支。重新把弓高縣恢復為景州。青州上奏說海中有二百里浮冰。正月二十三日,任命前鳳翔節度使李遜為刑部尚書。正月二十七日,刑部尚書李遜去世。正月初八,任命兗州、沂州、密州觀察使曹華為節度使;任命天德軍防御使李進誠兼任靈州刺史,充任朔方靈鹽定遠城等州節度使;任命晉州刺史李岵為豐州刺史,充任天德軍豐州東西受降城都防御使。由內庫撥出八萬匹繒帛以資助軍用。暫時停止嶺南、黔中銓選候補官員。

                二月初一為癸亥日。二月初二,下詔為王廷湊昭雪,并授予他鎮州大都督府長史、御史大夫,充任成德軍節度使、鎮州、冀州、深州、趙州等州觀察使。三軍的將士,對待他們如當初一樣。并派遣兵部侍郎韓愈前往當地宣讀圣諭。任命前吉州刺史張弘靖為撫州刺史。張弘靖當初被貶官時,還在幽州,被拘禁了半年,朱克融被授予節度使之職,才得返回朝廷,因而有了這道任命。二月初四,任命前成德軍節度使牛元翼為檢校工部尚書、襄州刺史,充任山南東道節度使、觀察使、臨漢監牧使。二月初五,任命考功郎中、知制誥李德裕為中書舍人,仍舊擔任翰林學士。二月十一日,任命..坊節度使韓充為義成軍節度使。二月十二日夜間,火星、木星相近。賜予滄州節度使王日簡姓名李全略。二月十九日,任命正議大夫、暫署中書侍郎、中書門下同平章事、武騎尉、賜紫金魚袋崔植為刑部尚書,免去知政事;任命工部侍郎元稹暫署本職、同平章事。任命翰林學士、中書舍人李德裕為御史中丞;任命司勛員外郎、知制誥李紳為中書舍人,仍舊任翰林學士。右庶子王仲周因接受任命后延遲赴任,被貶為臺州刺史。二月二十一日,任命深冀行營諸軍節度使、忠武軍節度使李光顏為滄州刺史、橫海軍節度使,仍舊兼任忠武軍節度使、深冀行營諸軍節度使;任命橫海軍節度使李全略為德州刺史,德州、棣州等州節度使。二月二十四日,任命兵部郎中、知制誥馮宿為檢校左庶子,充任山南東道節度副使,暫時掌管襄州軍府事務,因為牛元翼尚在深州重圍中的緣故。二月二十五日,任命河東節度使、司空、兼門下侍郎、平章政事裴度暫署司徒、平章政事,充任東都留守,執掌東都尚書省事務、都畿汝州防御使、太微宮使等;任命前靈武節度使李聽為太原尹、北都留守、河東節度使。

                三月初一,詔令說:“武職的官員,長久沒有得到遷升。又加之各被薦舉的大將,有的已經隨節度使回歸朝廷。從今以后,應當令神策六軍的軍使以及南衙臺省的常參武官,各把資歷列出報送到中書門下省,對那些一向立有大功,以及有才干器識的,酌情給予獎勵提拔,常參武官按照月限進行調動,各道軍府凡帶有監察以上職銜的官員,以三周年為限給予改任調動。為國事而死的軍士,三周年之內不得停發他們的衣糧。原先在州、使留用的錢款中每貫分出二百文資助軍餉,今后不再抽取。”皇上對于駕馭軍隊的辦法,沒有掌握要領。常常說對于武將應當姑息遷就。因此皇上即位的初期,拿出府庫中的全部資財對他們頒行獎賞,他們在長時間中所得到的,每個人都達到巨萬錢財。不恰當的賞賜已無法記清其次數。因此軍隊更加驕橫,法令日益廢弛,打仗不能取勝,國運一天天危急。待頒發了這道詔書,各節鎮大多把大將的符命文書賣給有錢的大商人,曲意向朝廷上奏陳說以獲取朝中職俸的,在中書省已經層層相迭了。名臣們扼腕痛恨,卻無可奈何。三月初二,任命兵部尚書蕭亻免為太子少保,任命前山南東道節度使李逢吉為兵部尚書。三月十一日,左驍衛上將軍張奉國去世。以鴻臚卿、掌度支錢糧張平叔充任戶部侍郎。張平叔便曲意奉承皇上的恩寵惠顧,上疏請求擔任販鹽的官職,可以富國強兵,陳奏了十八條利害關系。皇上下詔把他的奏疏發下去,令公卿大臣們詳細討論。中書舍人韋處厚逐條進行駁詰,堅持認為不可以,事情便沒有實行。朱克融、王廷湊合兵進攻深州,無法解圍。裴度寫信曉諭他們,朱克融返回本節鎮,王廷湊攻城也緩慢下來,皇上便對他們均加授檢校工部尚書之職。三月十七日,裴度來到朝廷,在麟德殿和皇帝談話,裴度伏在殿階上陳奏,講到河北的戰事時,嗚咽著流下了眼淚,皇上感動地慰問了他。三月二十一日,任命新授東都留守裴度為揚州大都督府長史,充任淮南節度使。三月二十二日,徐州節度使崔群被他的節度副使王智興驅逐,王智興自己獨攬軍務。三月二十三日,任命右仆射韓皋為左仆射,任命前淮南節度使李夷簡為右仆射。前東都留守李絳重新擔任舊職。三月二十五日,署理司徒裴度在正衙接受冊命完畢,拜謁太廟。前往尚書省上任,宰臣百官都來送行。三月二十六日,任命中書左丞崔從為檢校禮部尚書、..州刺史、..坊節度使,以代替王承元;任命王承元為鳳翔隴州節度使。三月二十七日,司徒裴度重新入中書省掌管政務。任命中書侍郎、平章政事王播為檢校右仆射,兼任揚州大都督府長史,充任淮南節度使,仍舊兼任諸道鹽鐵轉運使;任命鳳翔節度使崔統為河南尹。牛元翼率領十余名騎兵突圍出深州前來朝廷,深州大將臧平等一百八十人都被王廷湊所殺害。三月二十八日,任命武寧軍節度副使王智興為檢校工部尚書,兼徐州刺史,充任武寧軍節度使;任命德棣節度使李全略重新擔任滄州節度使。并把滄州、景州、德州、棣州合為一個節鎮。李光顏回到許州擔任節度使。

                夏季,四月初一,發生日蝕。四月初四,左仆射韓皋赴臺省任職,皇上命中使賜給酒宴,宰臣和百官送行,完全和近日的規矩一樣。云陽縣善于角抵的大力士張蒞輸了錢給羽林軍騎士康憲,康憲前去索取。張蒞乘著酒醉打得康憲快死了,康憲的兒子康買德年方十四歲,持木鐘打破了張蒞的頭,三天以后死了。刑部以案卷上奏,皇上敕令說:“康買德尚在童年,能夠懂得人子之道,即使殺人應當償命,但他為了父親的心是值得同情的。如果按處死的條款處置,恐怕會喪失寬仁赦免的用意。可減免死罪進行判處。”忻州刺史李寰鎮守博野。王廷湊進攻他,沒有攻下。李寰所率領的軍隊應當劃屬于右神策軍統轄,任命李寰為軍使,仍舊保存忻州軍的名稱。四月二十日,桂管觀察使杜式方去世。四月二十三日,任命武寧軍節度使崔群為秘書監,分管東都。翰林侍講學士韋處厚、路隨進呈他們所撰寫的《六經法言》二十卷,皇上賜給錦彩二百匹、銀器二百件,韋處厚改任中書舍人,路隨改任諫議大夫,均賜給金章紫綬。四月二十七日,任命秘書監嚴譽為桂管觀察使。當夜,東北方有流星,光芒照亮地面,發出殷殷的聲音,出天市垣,至郎位消失。

                五月初一,任命德州刺史李景儉為諫議大夫。五月二十三日,太子少傅嚴綬去世。五月二十八日,幽州朱克融奉上表章,進獻馬一萬匹,羊十萬頭,先請朝廷用這批馬羊的價錢犒賞他的軍隊。隴山出現了一只像猴子的怪獸,腰和尾都很長,顏色黑紅而很兇猛,見了番人就跳起來把他吃掉,遇到漢人則不這樣。

                六月初一為庚申日。六月初五,司徒、平章政事裴度暫署尚書右仆射,工部侍郎、平章政事元稹任同州刺史。任命正議大夫、暫署兵部尚書、輕車都尉李逢吉為門下侍郎、中書門下同平章事。六月初六,刮大風,雷鳴電閃,太廟屋頂的的鴟嘴墜落,巨雷劈倒御史臺的大樹。六月初八,任命易州刺史柳公濟為定州刺史、義武軍節度使。六月十三日,諫官認為處分裴度太重,而元稹太輕,于是追回元稹的委任書,削職為長春宮使。五月十九日,任命前右仆射李夷簡為太子少保,分管東都。五月二十九日,重新設置邕管道,任命安南副使崔結為邕管經略使。

                秋季,七月初一為己丑日。七月初八,宋王李結去世。皇上停止上朝。七月初十,汴州的軍隊作亂,驅逐節度使李愿,擁立牙將李宀介為汴州節度留后。好..縣的山洪沖毀、淹沒居民三百戶。陳州、許州、蔡州發生水災。七月十四日,以中書舍人白居易出京任杭州刺史。七月十七日,下詔令南北臺省五品以上的官員商議討伐李宀介之事。七月十八日,將李愿貶職為隨州刺史。任命鄭滑節度使韓充為汴州刺史、宣武軍節度使、汴州宋州亳州潁州觀察等使,仍舊擔任鄭滑節度使;任命宣武軍節度押衙李宀介為右金吾衛將軍。七月十九日,從內庫撥出綾絹五十萬匹交付給度支司,以供軍用。陳州、許州發生水災,賑濟災民五萬石糧食。七月二十一日,宦官楊再昌出使鎮州。王廷湊上奏說“:奉詔接取牛元翼的家人親族,請允許到秋末時發送。至于田弘正的骸骨,經尋訪,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七月二十三日,任命追贈為司徒、忠烈公李忄登的兒子李源為諫議大夫,賜予緋魚袋。七月二十七日,敕令:“員外郎執掌朝廷制書誥命文書兩年以后轉任郎中,又二年以后轉任前行郎中,又一年以后即正式授官;諫議大夫執掌案牘與前述郎中相同;給事中及翰林學士另行任命掌管之事,不在此限。”任命前義武軍節度使陳楚為東都留守、署理尚書省事務、東畿汝州防御使。按照本朝的舊例,東都留守很少任用武臣,現在任命陳楚擔任,是因為李宀介騷擾汴州、宋州的緣故。

                八月初一,任命絳州刺史崔弘禮為河南尹,兼任東畿防御副使。給事中韋穎認為崔弘禮資望太輕,加封泥將詔書退回,皇上派遣中使諭示圣意,才將詔書下達。詔令陳許節度使李光顏率軍收復汴州。八月初十,任命左仆射韓皋為東都留守、執掌尚書省事、東畿汝州防御使。任命東都留守陳楚為河陽懷州節度使。八月十五日,韓充上奏說本月六日派軍隊進入汴州界內,在千塔扎營。八月十八日,汴州監軍姚文壽與兵馬使李質共同謀劃殺死了李宀介及其黨羽薛志忠、秦鄰等。八月十九日,韓充進入汴州。任命前東都留守李絳為華州刺史,充任潼關防御使、鎮國軍使等。浙東處州發大水,溺死居民。任命兗州、海州、沂州、密州節度使曹華為滑州刺史,充任義成軍節度使,鄭州、滑州、潁州等州觀察使;任命宋州刺史高承簡為兗州刺史,兗州、海州、沂州、密州節度使;任命汴州防城兵馬使李質為右金吾衛將軍,穎州、棣州、鄭州、滑州觀察使。鹽鐵轉運使王播進呈《開潁口圖》。

                九月初一,浙西大將王國清謀反,觀察使竇易直將其討伐平定,將共同作惡的二百余人一起處死。韓充將李宀介的兒子李道源、李道樞、李道瀹等三人送回朝廷,在西市一同斬首;李宀介的妻子馬氏、幼子李道本、女兒李汴娘遣發到掖庭為奴。九月二十五日,太子少師李夷簡去世,追贈為太子太保。九月十六日,任命前河陽節度使郭釗為河中尹,兼河中絳隰等州節度使。任命御史中丞李德裕為潤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浙江西道都團練觀察處置等使,以代替竇易直;任命竇易直為吏部侍郎。加授晉州刺史李寰為晉州、慈州等州都團練觀察使。九月十八日,敕命各州團練防御使設置判官一名,其副使、推官、巡官均予撤銷。九月二十四日,任命吏部侍郎柳公綽為御史大夫。原先下詔,命擴大芙蓉苑的南面,所在的居民、房舍、墳墓全部遷往別處,群情驚駭擾嚷。九月二十六日,下詔撤銷詔令。德州軍人作亂,殺害刺史王稷,將其家財奴仆搶奪殆盡。九月三十日,任命萬州刺史李元喜為安南都護。陰山府沙陀突厥兵馬使朱耶執宜前來朝貢,賜給官職的誥命文書、錦彩、銀器。

                冬季,十月初一為戊午日。十月初五,前河中晉絳慈隰等州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署理司徒、中書令、河中尹、上柱國、許國公韓弘署理司徒、兼中書令。十月初七夜間,月亮掩蔽牽牛座中星。十月十一日,興元節度使烏重胤前來朝見,被轉調為天平軍節度使。十月二十二日,任命工部侍郎鄭權為工部尚書,任命前華州刺史許季同為工部侍郎。當天,皇上經由復道臨幸咸陽,駐蹕于善因佛寺,施舍給寺僧一百萬錢,賜予洛陽縣令一百匹絹。

                閏十月初一,進入回紇的使臣,金吾大將軍胡證、副使光祿卿李憲、婚禮使衛尉卿李銳、副使宗正少卿李子鴻等,護送太和公主從蕃國返回。閏十月初三,任命吏部尚書鄭纟因為太子少傅;任命太常卿趙宗儒為吏部尚書;韋綬任興元尹,充任山南西道節度使。閏十月初五,右驍衛大將軍韓公武去世,停止上朝。任命戶部尚書楊於陵為太常卿。閏十月初九,回紇可汗派遣使臣獻上國家的信物四床、女子六名、葛祿國人四名。閏十月十二日,敕令翰林侍講學士諫議大夫路隨、中書舍人韋處厚,兼充史館修撰,編修《憲宗實錄》,并更番入史館修撰。《實錄》未成之時,允許不入內署供差,并免于朝見皇上。閏十月二十七日,詔令:“江淮各州郡因旱災造成的損害頗多,各地的米價不免騰貴,懷想百姓的疲勞困頓,必須商議優恤哀憐他們的事。應當委命淮南、浙西、浙東、宣歙、江西、福建等道的觀察使,各在本道發生了水旱災害的地方,取用常平義倉的糧食,依據常價減半出售,以照顧貧窮的百姓。”閏十月二十九日,任命太子賓客令狐楚為陜虢觀察使。

                十一月初一為丁巳日。十一月十一日,尚書左丞庾承宣擔任陜虢觀察使。令狐楚重新擔任太子賓客,分管東都。令狐楚已經到達陜州任職一日,追回成命而改授原職。十一月十四日,命景王率領禁軍的五百名騎兵,侍奉皇太后臨幸華清宮,又臨幸石甕寺。十一月十五日,任命前安南都護為邕管經略使。十一月十七日,皇上臨幸華清宮迎接太后,在驪山下巡視,當天馳馬回宮,太后第二天才返回。十一月二十日,集王李緗去世。十一月二十四日,皇上和宦官們在皇宮時擊鞠游戲,有一名宦官突然從馬上墜落,就像被什么東西擊中了一樣。皇上恐懼,停止擊鞠登上殿階,腳驟然間不能落地,暈眩地躺在床上。從此宮外三天沒有聽到關于皇上作息的情況。這天夜間,月亮靠近房宿。

                十二月初一,詔令把五坊的鷹隼全部放走,打獵的用具也全部毀掉。十二月初四,宰臣李逢吉率領百官到延英門請求朝見皇上,皇上不許。朝內外的官員和裴度等人一起,三次呈上奏疏,請求冊立皇太子。當夜,司徒、中書令韓弘去世。十二月初五,皇上在紫宸殿躺在大繩床上接見百官,李逢吉上奏說景王已經長大,請求冊立景王為皇太子,左仆射裴度又極力講這件事。十二月初七,下詔立景王為皇太子。淮南奏稱和州發生饑荒,烏江的百姓殺死縣令以強取官倉的糧米。十二月初八,由內庫撥出二百匹絹,以賑濟東西兩市貧窮的殘疾人。十二月十三日,兩處宦官內府和公主戚屬的家庭,都因為皇上的疾病痊愈,在各寺廟供奉僧人的齋飯。敕令在京各司衙釋放被關押的犯人。十二月二十日,皇上駕臨宣政殿冊封皇太子。皇太子受冊封完畢,百官在東宮拜謁皇太子,太子舉起竹簾,執手板答拜百官,宮內官員參拜則領受拜禮。十二月二十一日,署理度支使、戶部侍郎張平叔貶職為通州刺史。當夜,月亮掩蔽角宿左星。十二月二十三日,任命前天平軍節度使馬總為檢校左仆射、暫署戶部尚書。十二月二十四日,任命吏部侍郎竇易直為戶部侍郎,掌管度支。十二月二十七日,因為冊封皇太子的典禮結束,宣布赦免囚徒的敕令。任命前黔中觀察使崔元略為鄂州、岳州、蘄州、黃州、安州等州觀察使。太子賓客孟簡去世。十二月二十九日,任命前陜虢觀察使衛中行為尚書右丞。

                這年冬天頻頻下雪,之后又長時間回暖,水不結冰,草木發芽,就像正月二月之后一樣。

                長慶三年(823)正月初一,皇上因為患病而不接受朝賀。這一天刮大風,整天昏暗陰沉。嗣郢王李佐被安置到崖州去,因為隨便傳播宮禁中的話而獲罪。敕令不許買新羅人為奴婢,已經在中國的新羅奴婢立即放他們回歸本國。禮部侍郎王起上奏說“:本司所考核的貢試舉人,考試完畢之后即申報到中書省,待審察完畢將名單下達本司,然后用大字張榜公布。”皇上允從。

                二月,天平軍監軍上奏說:節度使烏重胤患病,部下的牙將王贄割下自己的股肉為他治病。河陽節度使陳楚上奏說:把節度使的府衙遷到三城,府衙門口沒有門戟,打算把懷州府衙的門戟遷到河陽來。皇上允從。諫議大夫殷侑上奏說禮部貢試舉人請求設置《三傳三史》科,皇上允從。戶部尚書崔統去世。

                三月初二,皇上在曲江亭向宰臣百官賜宴。敕令:由淮南、兩浙、宣歙等道共同進奉的一應御服及器具、用品,以及端午節、皇上壽誕按常例進獻的物品,一切暫時停止。那些鷹犬之類,除了用于狩獵的之外,都把它們放走。任命牛僧孺為中書門下省同平章事。日落天黑之后,有賊人進入通化門,格斗中死一人,傷六人。賜給在宣徽院任職的官員官錢,自一百二十貫以下,各不相同。

                五月,山南西道奏稱,把成州的治所遷到寶井堡。山南東道節度使牛元翼去世。秘書少監李隨上奏請求制本司的圖書印章一枚,皇上允從。

                六月,宰相監修國史杜元穎上奏說:史官沈傳師授命鎮守湖南,而他的本職是修撰史書,應令其前往本職任上修撰史書。皇上允從。敕令京兆尹、御史大夫韓愈免于入御臺參見臺省長官,但以后不得作為先例。

                七月,國子祭酒韋乾慶去世。

                八月,鄭滑節度使曹華去世。檢校尚書右仆射、戶部尚書馬總去世。興元節度使韋綬去世。皇上經由復道臨幸興慶宮,至通化門,賜給化緣的托缽僧二百匹絹,借此臨幸各地,賞賜隨從的官員不同數量的金錠、銀錠。

                九月,澤潞節度使劉悟晉升平章政事。在曲江亭賜給宰臣百官重陽節的宴飲。南詔王丘亻全進貢金碧紋絲織品十六件。

                十月,任命京兆尹韓愈為兵部侍郎,任命御史中丞李紳為江西觀察使。宰相李逢吉與李紳關系不融洽,李紳當時深得眾望,李逢吉擔心他被任用為宰相。待到李紳擔任御史中丞,便授予韓愈京兆尹、兼任御史大夫,仍免見臺官。李紳的性情嚴峻剛直,屢次上疏議論這件事,便與韓愈以文辭論辯,來往應答,李逢吉便令雙方同時免官,然而李紳出京任職而韓愈留京。宰相杜元穎罷免知政事,授職為成都尹、劍南西川節度使。龍武統軍陳楚去世。任命兵部侍郎韓愈為吏部侍郎,新授職的江西觀察使李紳任戶部侍郎。李紳罷職授任江西觀察使之后,皇上命宦官就在他的府第中賜予玉帶,李紳因免京職授外任而流淚請求留京任職,宦官詳細奏聞皇上,因而與韓愈均改授官職。征召翰林學士龐嚴談話,繼而賜予金章紫綬。賜予內園使公署本錢一萬貫,賜予軍器使三千貫。杜元穎前往蜀州鎮守,皇上臨幸安福門為他餞行,從而賜給皇城留守及金吾衛元帥等人絹帛,數量各不相等。

                十一月,皇上駕臨通化門,觀看制作毗沙門神,繼而賜絹五百匹。停止浙東貢奉甜菜、海蚶。

                十二月,浙西觀察使李德裕奏稱廢除轄區內不在祀典內的祠廟一千零一十五所。

                長慶四年(824)正月初一,皇上臨幸正殿接受朝賀,和通常的禮儀一樣。皇上服用金石一類藥物,隱居不仕的人張皋上疏懇切地勸諫,皇上很高興,征召他,尋找張皋沒有找到。澤潞判官賈直言新授職為諫議大夫,劉悟奉上表章請求留任他,皇上允從。原禮部尚書退休離任的孔癸戈去世。正月二十一日,皇上病勢沉重,下詔由皇太子監國。正月二十二日,皇上在寢殿駕崩,時年三十歲。群臣敬獻謚號為睿圣文惠孝皇帝,廟號穆宗。十一月十五日安葬在光陵。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薦

              舊唐書:本紀·卷十六_原文及解釋翻譯

              關于本站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n62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投稿:[email?protected]

              97资源站超碰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