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afbly"></source>
    <code id="afbly"><ol id="afbly"></ol></code>
  1. <output id="afbly"></output>
      <code id="afbly"><rt id="afbly"></rt></code>
    1. <acronym id="afbly"></acronym>
        <acronym id="afbly"><form id="afbly"></form></acronym>
            1.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太平廣記:卷一百八十·貢舉三

              作者:李昉、扈蒙、徐鉉 全集:太平廣記 來源:網絡

                常袞 宋濟 牛錫庶 崔元翰 湛責 尹極 李程 蔡南史 牛僧孺 楊虞卿 苗纘 費冠卿 李固言 殷堯藩 施肩吾 張正甫 馮宿 張環 楊三喜

                常袞  

                唐德宗初即位,宰相常袞為福建觀察使治其地。袞以辭進,鄉縣小民,有能讀書作文辭者,親與之為主客之禮。觀游宴饗,必召與之。時未幾,皆化翕然。于時歐陽詹獨秀出,袞加敬愛,諸生皆推服。閩越之人舉進士,繇詹始也。詹死于國子四門助教,隴西李翱為傳,韓愈作哀辭。(出韓愈《歐陽詹哀詞序文》)

                宋濟  

                唐德宗微行,一日夏中至西明寺。時宋濟在僧院過夏。上忽入濟院,方在窗下,犢(犢原作特,據明抄本改)鼻葛巾抄書。上曰:茶請一碗。濟曰:鼎水中煎,此有茶味,請自潑之。上又問曰:作何事業?兼問姓行。濟云:姓宋第五,應進士舉。又曰:所業何?曰:作詩。又曰:聞今上好作詩。何如?宋濟云:圣意不測……語未竟。忽從輦遞到。曰官家、官家。濟惶懼待罪。上曰:宋五大坦率。后禮部放榜,上命內臣看有濟名。使回奏無名,上曰:宋五又坦率也。(出《盧氏小說》)或有客譏宋濟曰:白袍子何紛紛?濟曰:為朱袍、紫袍紛紛耳。(出《國史補》)

                牛錫庶  

                牛錫庶性靜退寡合,累舉不舉。貞元元年,因問日者,曰:君明年合狀頭及第。錫庶但望偶中一第爾,殊不信也。時已八月,未命主司。偶至少保蕭昕宅前,值昕杖策,將獨游南園。錫庶遇之,遽投刺,并贄所業。昕獨居,方思賓友,甚喜。延與之語。及省文卷,再三稱賞。因問曰:外間議者以何人當知舉?錫庶對曰:尚書至公為心,必更出領一歲。昕曰:必不見命。若爾。君即狀頭也。錫庶起拜謝。復坐未安,忽聞馳馬傳呼曰:尚書知舉。昕遽起。錫庶復再拜曰:尚書適已賜許,皇天后土,實聞斯言。昕曰:前言期矣。明年果狀頭及第。(出《逸史》)

                崔元翰  

                崔元翰為楊炎所引,欲拜補闕,懇曰:愿舉進士,由此獨步場中。然不曉程試,先求題目為地。崔敖知之。旭日,都堂始開,敖盛氣白主司曰:若出白云起封中題,敖請退。主司為其所中,卒愕然換之。是歲,二崔俱捷。(出《國史補》)

                湛賁  

                彭伉、湛賁俱袁州宜春人,伉妻又湛姨也。伉舉進士擢第,湛猶為縣吏。妻族為置賀宴,皆官人名干,伉居席之右,一座盡傾。湛至,命飯于后閣,甚無難色。其妻忿然責之曰:男子不能自勵,窘辱如此,復何為容?湛感其言,孜孜學業。未數載,一舉登第。伉常侮之,其時伉方跨驢,縱游于郊郛。忽有家僮馳報:湛郎及第。伉失聲而墜。故袁人謔曰:湛賁及第,彭伉落驢。(出《摭言》)

                尹極  

                貞元七年,杜黃裳知舉。聞尹極(《玉泉子》極作樞,下同。)時名籍籍,乃微服訪之,問場中名士,極唯唯。黃裳乃具告曰:某即今年主司也,受命久矣,唯得一人,某他不能盡知,敢以為請。極聳然謝曰:既辱下問,敢有所隱?即言子弟有崔元略。孤進有沐(明抄本、許本沐作休,清徐松唐登科記考十二沐作林。)藻、令孤楚數人。黃裳大喜。其年極狀頭及第。試珠還合浦賦。藻賦成,忽假寐,夢人告曰:何不敘珠來去之意。既寤,乃改數句,又謝恩。黃裳謂藻曰:敘珠來去,如有神助。(出《閩川名士傳》)

                李程  

                李程貞元中試日五色賦,先榜落矣。初出試,楊于陵省宿歸第,遇程于省門,詢之所試。程探靴靿中得賦稿,示之。其破題曰:德動天鑒,祥天日華。于陵覽之,謂程曰:公今須作狀元。翌日,雜文無名。于陵深不平。乃于故冊子末(末原作未,據唐摭言改)繕寫,而斥其名氏,攜之以詣主文。從容紿之曰:侍郎今者新賦試。奈何用舊題?主文辭以非也。于陵曰:不止題目,向有人賦此,韻腳亦同。主文大驚。于陵乃出程賦示之。主文嘆賞不已。于陵曰當今場中若有此賦,侍郎何以待之?主文曰:無則已,有即非狀無不可也。于陵曰:茍如此,侍郎已遺賢矣,此乃李程所作。亟命取程所納而對,不差一字。主文因而致謝,謀之于陵,于是擢為狀元,前榜不復收矣。(或云出榜重收。)程后出鎮大梁,聞浩虛舟應宏詞,復賦此題,頗慮浩愈于己,馳一介取原本。既至,將啟緘,尚有憂色。及覩浩破題曰:麗日焜煌,中含瑞光。程喜曰:李程在裹。(出《摭言》)

                蔡南史  

                貞元十二年,駙馬王士平與義陽公主反目。蔡南史、獨孤申叔播為樂曲,號義陽子,有團雪散雪之歌。德宗聞之怒,欲廢科舉,后但流斥南史乃止。(出《國史補》)

                牛僧孺  

                牛僧孺始舉進士,致琴書于灞浐間。先以所業謁韓愈、皇甫湜。時首造愈,值愈他適,留卷而已。無何,愈訪湜。時僧孺亦及門。二賢覽刺忻然,同契延接,詢及所止。對曰:某方以薄伎小丑呈于宗匠,進退惟命,一囊猶置于國門之外。二公披卷,卷首有說樂一章。未閱其詞,遽曰:斯高文。且以拍板為何等?對曰:謂之樂句。二公相顧大喜曰:斯高文必矣。僧孺因謀所居,二公沈然良久,乃曰:可于客戶稅一廟院。僧孺如所教。造門致謝,二公又誨之曰:某日可游青龍寺。薄暮而歸,二公聯鏕至彼。因大署其門曰:韓愈、皇甫湜同訪幾官不遇。翌日,輦轂名士咸觀焉。奇章之名,由是赫然矣。僧孺既及第,過堂,宰相謂曰:掃廳奉候。僧孺獨出曰:不敢。眾聳異之。(出《摭言》)

                楊虞卿  

                楊虞卿及第后,舉宏詞,為校書,來淮南就李鄘婚姻。遇前進士陳商,啟護窮窘,虞卿未相識。聞之,倒囊以濟。(出《摭言》)

                苗纘  

                苗粲子纘應舉,而粲以中語澀,而心緒至切。臨試,又疾亟。纘乃為狀,請許入試否?粲猶能把筆,淡墨為書曰:入入!其父子之情切如此。其年,纘及第。(出《嘉話錄》)

                費冠卿  

                費冠卿元和二年及第,以祿不及親,永懷罔極之念,遂隱于池陽九華山。長慶中,殿中侍御史李行修舉冠卿孝節,徵拜右拾遺。制曰:前進士費冠卿嘗與計偕,以文中第。祿不及于榮養,恨每積于永懷。遂乃屏身丘園,絕跡仕進。守其至性,十有五年。峻節無雙,清飚自遠。夫旌孝行、舉逸人,所以厚風俗而敦名教也。宜陳高獎,以儆薄夫。擢參近侍之榮,載佇移忠之效:可右拾遺。冠卿竟不應徵命。(出《摭言》)

                李固言  

                李固言生于鳳翔莊墅,性質厚,未熟造謁。始應進士舉,舍于親表柳氏京第。諸柳昆仲,率多謔戲。以固言不閑人事,俾信趨揖之儀。候其磬折,密于頭巾上貼文字云:此處有屋僦賃。固言不覺。及出,朝士見而笑之。許孟容為右常侍,于時朝中薄此官,號曰貂腳,頗不能為后進延譽。固言始以所業求見,謀于諸柳。諸柳與導行卷去處,先令投許常侍。固言果詣之,孟容謝曰:某官緒閑冷,不足發君子聲彩。雖然,亦藏之于心。又睹頭巾上文字,知其樸質。無何,來年許知禮闈,乃以固言為狀頭。(出《摭言》)

                殷堯藩  

                元和九年,韋貫之榜,殷堯藩雜文落矣。陽(明抄本陽作楊。)漢公乃貫之前榜門生,盛言堯藩之屈,貫之為之重收。(出《摭言》)

                施肩吾  

                施肩吾元和十年及第。以洪州之西山,乃十二真君羽化之地,靈跡具存,慕其真風,高蹈于此。嘗賦閑居遣興七言詩一百韻,大行于世。(出《摭言》)

                張正甫  

                張正甫為河南尹,裴度銜命伐淮西,置宴府西亭。裴言一舉人詞藝,好解頭。張正色曰:相公此行何為也?爭記得河南解頭。裴有慚色。(出《摭言》。明抄本作出《幽閑鼓吹》)

                馮宿  

                馮宿之三子陶、韜、圖,兄弟連年進士及第,連年登宏詞科。一時之盛,代無比焉。當太和初,馮氏進士及第者,海內十人。而公家兄弟叔侄八人。(出《傳載故實》)

                張環  

                張環兄弟七人并舉進士。(出《譚賓錄》)

                楊三喜  

                楊敬之拜國子司業,次子載進士及第,長子三史登科,時號楊三喜。(出《摭言》)

              關鍵詞:太平廣記,貢舉三

              解釋翻譯
              [挑錯/完善]

                常袞 宋濟 牛錫庶 崔元翰 湛責 尹極 李程 蔡南史 牛僧孺 楊虞卿 苗纘 費冠卿 李固言 殷堯藩 施肩吾 張正甫 馮宿 張環 楊三喜

                常袞  

                唐德宗剛做皇帝,常袞還沒有做到宰相,僅僅是福建觀察使。常兗以博學宏詞科中進士。及做觀察使,對于鄉縣百姓,尤其是讀書人一律尊重,經常請他們做客,同他們一起吃飯、喝酒。不幾年,治境安居樂業。當時歐陽詹在讀書人中特別杰出。常兗對他格外厚愛。讀書人都表示佩服。閩越人中進士的,歐陽詹是第一個。歐陽詹死在國子監四門助教(學官)的任上。隴西人李翱為其作傳,韓愈為其作悼文。

                宋濟  

                唐德宗私行出訪。夏日的一天到了西明寺。當時宋濟在西明寺過夏,戴著布頭巾,斂聲屏息坐在窗下抄書。德宗忽然進屋說:請給我一碗茶水喝。宋濟說:壺里有開水,這杯里的茶水是舊茶水,你自己潑了自己倒。德宗又問:你在忙什么?并問其姓名排行第幾。宋濟說:姓宋,排行老五,正在讀書準備應試。德宗又問:擅長什么?宋濟答作詩。德宗又問:聽說現在的皇上也好作詩,你認為他的詩怎么樣?宋濟說,皇上的詩意不好猜測。沒等話說完,皇上的車馬來了,人們呼喊官家(對皇帝稱官家),宋濟驚懼請罪。德宗說宋老五很坦率啊。后來禮部放進士榜那天,德宗讓侍臣去看有沒有宋濟的名字。侍臣回來說沒有他的名字。德宗又說宋老五還是很坦率。有人譏笑宋濟,說你白丁忙碌啥呀?宋濟說為了官袍子忙唄。

                牛錫庶  

                牛錫庶性格文靜,不合群。考了幾年都沒有考中。唐德宗貞元元年,請人給自己算命。那人說,你明年中狀元。牛錫庶只希望考中而已,根本不信。到了次年八月,還沒有確定考官。牛錫庶偶然走到少保(官名)蕭昕家門前,碰到蕭昕拄著手杖,打算到南園散步。牛錫庶忙遞上自己的名帖,并說明自己的狀況。蕭昕自己獨居,很希望有人為伴,特別高興。就把牛錫庶請到屋里,跟他嘮喀。看到他的文章,非常贊賞。蕭昕問:你在外面聽到傳說誰任主考官沒有?牛錫庶說:大家都在傳說你很公正,肯定還要主持這科考試。蕭昕說:沒準,若真是那樣,你就是狀元了。牛錫庶站起來致謝,沒等坐好,有人馳馬而來,傳命蕭昕做主考官。蕭昕剛站起來,牛錫庶立即再拜,說你剛才答應的事,天地都聽見了。蕭昕說:我說過的話算數。牛錫庶果然中了狀元。

                崔元翰  

                楊炎薦舉崔元翰做補闕(諫官名)。崔元翰懇求,希望能取中進士,做考場中的佼佼者。但是不知道考什么,怎么考,希望能預先得到題目。這事被崔敖知道了,考試那天早晨,試場大門剛開,崔敖對主考官強烈地提出要求,如果考現在封中的題目,我不參加。主考官明白崔敖知道了題目泄漏的事,愕然之后另行出題。當年,崔元翰和崔敖都被取中。

                湛賁  

                彭伉和湛賁都是袁州宜春人,而且是聯襟。彭伉中了進士,湛賁只做縣吏。老丈人家為彭伉舉行宴會,以示慶賀。參加的人都是當地的官員和有名的人物。彭伉坐著首席上,在座的人都很傾慕。湛賁來了,讓他在后面小屋吃飯,他也并不臉紅。妻子生氣地責備說:男子漢不能自己激勵上進,受這樣的污辱有什么臉見人?湛賁非常受觸動,于是,努力學習,孜孜不倦。沒幾年,一舉考中,彭伉曾經羞辱過湛賁。那天,彭伉正騎著驢在野外郊游,忽然家僮來報告湛賁中了進士的消息,他啊了一聲從驢上跌下來,所以袁州人取笑說:湛賁及第,彭伉落驢。

                尹極  

                貞元(唐德宗年號)七年,杜黃裳做主考官。聽說尹極很有名聲,就穿了普通人的衣服去訪問他。問到尹極今年參加考試的人中,有哪些名人?尹極非常謙恭。杜黃裳告訴他說,我就是今年的主考。老早就接受了任命,只有一個人我了解(即指尹極),其他的人就不很知道,請你介紹一下。尹極很感動,說承蒙您問我,不敢隱諱。太學中有崔元略,鄉薦的有沐藻、令狐楚等人。杜黃裳特別高興。當科,尹極考中了狀元。試題中有《珠還合浦賦》,沐藻做完了賦,睡著了,夢中有人告訴他,你怎么不寫珠子來去的意思。沐藻醒來,把文章改了幾句。謝恩時,沐藻向杜黃裳表示謝意。杜黃裳說,你的文章中論述珠子的生成與用途,似乎有神仙幫助。

                李程  

                李程在唐德宗貞元年間參加考試《日五色賦》,被批落榜。出了考場。碰到大官楊于陵從衙門里出來回家,楊于陵問他考試情況。李程從靴筒里掏出手稿給楊于陵看。開頭詞是:德動天鑒,祥開日華。楊于陵看完對李程說,你應該做狀元。第二天,考試雜文,李程又沒名。楊于陵很氣不平,便在舊試題集的后面寫了李程的文章,但沒署名,拿去見主考官,騙他說,你這次考賦,怎么出舊題目?主考說沒有的事,楊于陵說,不僅題目是舊的,而且有人寫過,連限韻都一樣。主考官吃了一驚。楊于陵就把李程的賦拿出來給他看,主考非常贊賞,楊于陵說:如果這次考試中有人寫出了這樣的賦,你怎么辦?主考說:沒有則罷,有的話,肯定中狀元。楊于陵說:這樣的話,你失誤了,把好的人才給丟掉了,這文章是李程寫的。主考立即讓人把李程的卷子拿來對照,一字不差。主考當面致謝,并同楊于陵共同商量。于是,李程中了狀元,前面的榜,予以更正。李程后來做到很大的官,鎮守大梁。聽說有一個叫浩的人去參加宏詞科的考試,也考這個題目。擔心浩的文章超過自己,專門派了一個仆人把浩的文章取來,拆封前還感到憂慮。讀到浩的破題:麗日輝煌,中含瑞光。李程高興了,說他這破題解的意思,沒有超過自己的范疇。

                蔡南史  

                唐德宗貞元十二年,駙馬王士平同義陽公主不和睦。蔡南史和獨孤申叔兩人為他們演奏樂曲,曲名《義陽子》,其中有歌詞為團雪散雪。德宗知道這件事很惱怒,認為蔡南史有失文人體統,準奮廢除科舉,后來流放了蔡南史作罷。

                牛僧孺  

                牛僧孺中進士前,攜琴書游于山水間。以他的文章謁見韓愈和皇甫湜。第一次拜訪韓俞,韓愈沒在家,便留下文章。沒多久,韓愈拜訪皇甫湜,正好牛僧孺也來了。韓愈和皇甫湜看了牛僧孺的名帖,非常高興,兩人一起接見他。問到牛僧孺的打算。牛僧孺說,我帶著拙作來謁見兩位前輩,聽從你們的指教,我沒有功名現在還沒有什么事做,韓愈和皇甫湜打開牛僧孺的文章,開頭的篇目是《說樂》,沒有看下文,便說準是好文章。即問牛僧孺拍板是什么?牛僧孺回答說是樂句。兩人相望,非常高興。說這準是好文章了。牛僧孺說自己打算找一處房子。兩人考慮再三,才說,可以去寺院里租一處地方。牛僧孺照辦,又登門拜謝。兩人又教誨他,說某日你可以去游青龍寺,晚一點回來。那天,韓愈和皇甫湜一起坐車到牛僧孺住的地方,在大門上題字說,韓愈、皇甫湜同訪牛僧孺不遇。第二天,京都許多名人都去參觀。牛僧孺的大名,由是鵲起。牛僧孺參加過堂(宰相接見)時,宰相一定要把屋子打掃干凈來接待。牛僧孺獨自應聲說不敢,參加過堂的進士們都感到驚奇。

                楊虞卿  

                楊虞卿以宏詞科中進士,授職校書(官名)。到淮南同李鄘的女兒結婚,遇到前進士陳商。陳商向他訴說自己的貧困,楊虞卿并不認識陳商,但聽了他的陳詞。傾囊相助。

                苗纘  

                苗粲的兒子苗纘即將參加科舉考試,苗粲中不語,但是望子成龍的心很切。臨近試期,苗粲的病重加沉重。苗纘就把字寫在紙上,請問自己要不要去考試。苗粲拿筆淡淡地在紙上寫了入入二字。父子這樣情切令人感動。當年,苗纘中進士。

                費冠卿  

                唐憲宗元和二年,費冠卿中進士。思念自己故去的父母,沒有辦法報答養育之恩,心情沉重。于是,隱居于池陽的九華山。穆宗長慶年間,殿中侍御史(官名)李行修舉薦費冠卿節操仁孝,請征其入朝,做右拾遺(左右拾遺同為諫官)。朝廷的征文說,前進士費冠卿是一個人才,曾以文才考中進士。因為有了榮祿不能孝養故去的父母,心中遺恨綿綿。因此隱居耕種,不肯做官。守其孝道,十五年了,這樣高風亮節,很少有人能比。表揚孝行,錄用人才,才能使世風敦厚,應當給予獎掖,以教育那些不孝順的人。請到皇帝的身邊,讓臣子們效仿你的忠孝。可以做右拾遺。費冠卿卻沒有應征。

                李固言  

                李固言生于鳳翔農村。性格敦厚。沒有人薦舉,就去參加京試,住在表親柳家。柳家的兄弟們,經常嘲笑他,說他不明白事理。他們認為不求人舉薦沒有能考上的道理,等候聽他失意的消息。還偷著寫了此處有屋出租的字條貼在李固言的頭巾上。李固言自己一點不知道。出門,看見的人都偷著笑。許孟容當時做右常侍(官名),是一個沒權勢的官,不被人看重。人稱常侍官為貂腳,沒力量替年輕人說話。李固言想拿自己的文章去求教人,跟柳氏兄弟商量。柳氏兄弟就帶他到許孟容的住地,讓他去見。許孟容遜謝說:我是個閑官,沒能力幫你。但是,你的心意,我記在心里。又看到李固言頭巾上的紙條,知道他忠厚。第二年許孟容做主考官,取李固言作狀元。

                殷堯藩  

                元和九年,韋貫之主持考試。殷堯藩的雜文沒被取中。韋貫之的學生陽漢公竭力為殷堯藩分辯,說他受了委屈。韋貫之重新取中了殷堯藩。

                施肩吾  

                施肩吾在元和十年考中進士。認為洪州的西山是十二真君升仙的地方,名勝古跡都在,很羨慕。就到那里去隱居,每天吟詩作賦。曾作閑居遣興七言詩一百韻,為時人傳誦。

                張正甫  

                張正甫做河南尹(地方長官),裴度奉命討伐淮西。張正甫在府中西亭為裴度設宴。裴度談論有一舉人的才學很好,地方應取他為解頭(鄉試第一,后世也稱解元)。張正甫正色說:宰相此行是做什么來的?還有心思來爭這個解元?裴度感到慚愧。

                馮宿  

                馮宿之三子陶、韜、圖,兄弟連年進士及第,連年登宏詞科。一時之盛,代無比焉。當太和初,馮氏進士及第者,海內十人。而公家兄弟叔侄八人。(出《傳載故實》)

                張環  

                張環兄弟七人同時考中進士。

                楊三喜  

                楊敬之做了國子司業(太學官),同時,二兒子楊載中了進士,大兒子楊三史也被舉薦入試。被稱為楊三喜。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薦

              太平廣記:卷一百八十·貢舉三_原文及解釋翻譯

              關于本站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n62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投稿:[email?protected]

              97资源站超碰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