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afbly"></source>
    <code id="afbly"><ol id="afbly"></ol></code>
  1. <output id="afbly"></output>
      <code id="afbly"><rt id="afbly"></rt></code>
    1. <acronym id="afbly"></acronym>
        <acronym id="afbly"><form id="afbly"></form></acronym>
            1.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對朝云叆叇,暮雨霏微,亂峰相倚。

              宋代 / 黃庭堅
              古詩原文
              [挑錯/完善]

              出自 宋代 黃庭堅 《醉蓬萊》

               

              對朝云叆叇,暮雨霏微,亂峰相倚。巫峽高唐,鎖楚宮朱翠。畫戟移春,靚妝迎馬,向一川都會。萬里投荒,一身吊影,成何歡意。

              盡道黔南,去天尺五,望極神州,萬重煙水。樽酒公堂,有中朝佳士。荔頰紅深,麝臍香滿,醉舞裀歌袂。杜宇聲聲,催人到曉,不如歸是。

              譯文翻譯
              [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n6216.com]

              朝云暮雨,煙霧氤氳,微露云端的亂峰互相偎依。站在巫山縣城樓上,遙望楚陽臺,想象楚襄王夢與神女相會的情景。春光明媚之中,宮府的儀仗隊行進,盛裝艷服之人迎接著馬隊,迤邐向城中走去。被貶謫放逐到偏荒之地,對影自憐,有什么值得高興的。

              到達黔州之后,山愈高,勢愈險,而距中原更遠,隔斷了眺望京城的視線,但鄉愁卻越過千山萬水飛向神州。有貶謫之地的地方官擺酒接風、歡宴公堂。醉舞歡騰,滿堂香氣,聲歌盈室,美人容顏嬌艷,香氣氤氳馥郁。聽著那杜鵑一聲一聲地到天明,直喚著“不如歸去”。

              注釋解釋

              醉蓬萊:詞牌名。雙調九十七字,前段十一句四仄韻,后段十二句四仄韻。另有雙調九十七字,前后段各十一句、四仄韻變體。

              瑗叇(ài dài):云氣濃重之貌。宋玉《高唐賦》記楚王晝寢高唐,夢見神女說:“妾在巫山之陰,高丘之阻,旦為朝云,暮為行雨。”

              高唐:戰國時楚王在云夢澤中所建的高臺。

              朱翠:朱顏翠發,本是形容女子的美貌,這里代指美女。

              畫戟:涂畫彩飾的戟,是古代的儀仗用物。

              靚(Iiàng)妝:指盛裝華服的女子。

              都會:指州治所在。

              投荒:貶謫放逐到偏荒之地。

              吊影:對影自憐,形容孤獨,唯影相伴。

              去天尺五:以距天之近而言地勢之高。

              神州:指京城。

              中朝:朝中。

              舞裀(yīn):舞衣。

              杜宇:即杜鵑。傳說古蜀帝杜宇,死后化為杜鵑鳥。

              不如歸是:相傳杜宇死后思念故鄉,化為杜鵑,啼叫著“不如歸去”,聲音悲苦。

              創作背景

              紹圣二年(1095年),山谷被指控為撰修《神宗實錄》失實多誣,貶為涪州別駕黔州安置,此詞當是他赴黔途中經過夔州巫山縣時所作。

              詩文賞析
              [搜索 國學夢 即可回訪本站]

              此詞當是作者赴黔途中經過夔州巫山縣時所作。詞通過樂與悲的多層次對比烘托,突現出他貶謫途中去國懷鄉的憂悶之情。

              詞的開頭以“對”字直領以下三句,描繪出一幅煙雨凄迷的峽江圖:有時云蒸霞蔚,有時微雨蒙蒙,云雨迷離之中,只見錯落攢立的群峰互相依傍。這里既是肖妙的寫景,又是貼切的用典,“朝云”、“暮雨”鑲嵌于句中,化而不露,“亂峰”則指巫山群峰,其中神女峰尤為峭麗,相傳即為神女的化身。這樣便營造出一個惝恍迷離、凄清悠遠的境界。這種意境與他去國懷鄉的悵惘心情是十分協調的。如以“叆叇”狀云,表現云氣濃重,更有日色昏暗之意。又如以“亂”字表現群峰的攢擁交疊,暗示他遭貶后神亂意迷的心境。“巫峽高唐,鎖楚宮朱翠”,是由神話生發出來的聯想。“朱翠”指女子的朱顏翠發,代指美人。一個“鎖”字不也隱約透露出自嘆身世的感慨。這里感情的流露是含蓄深婉的,詞人只是創造一種情緒和氛圍,給人以感染。

              接著作者筆鋒一轉,描繪出一幅熱鬧的儀仗圖。春光明媚之中,官府的儀仗隊行進,盛妝艷服之人迎接著馬隊,迤邐向城中行去。“戟”是加上彩飾的戟,用于儀仗隊。“靚妝”,粉黛妝飾,這里大約指歌姬舞女之類。面對如此盛況,作者的內心卻是一片悲涼。“萬里投荒,一身吊影,成何歡意!”與開頭呼應,一腔憂悶噴涌而出。

              下片開頭四句承上片最后一層意思而加以生發。作者巧妙地越過眼前的情景,而設想貶謫之地的望鄉之苦,這是用未來的鄉愁反過來烘托現實的離情。“去天尺五”極言黔南地勢之高,舊有“城南韋、杜,去天尺五”的諺語,此處借來形容山高摩天。盡管這樣的高處,但是眺望神州,還是隔著千山萬水。那鄉愁就象那萬重煙水,一直延伸到天地的盡頭,綿綿不絕。“神州”指中原,這里意同“神京”。古代的逐臣常通過回望京城來表達其哀怨之情。

              “樽酒”五句是一個大的轉折,展現了地方官為作者擺酒接,歡宴公堂的熱烈景象。為了渲染歡快的氣氛,這里用了一些色彩富麗的詞,如用“荔頰紅深”形容美人容顏的嬌艷之色,用“麝臍香滿”描寫香氣的氤氳馥郁。輕歌曼舞,醉意朦朧,場面越是寫得熱烈,越能反襯出山谷心頭的悲涼孤寂。置身于高堂華宴,面對著主賓的觥籌交錯,作者獨品苦味,唯有那杜鵑“不如歸去”的聲聲啼鳴陪伴著他通宵達旦。

              這首詞上下兩片都分三個層次,先寫悲情,然后折入歡快場景的描寫,最后又轉入悲情的抒發,而上下兩片又寫法各異,不使雷同。為了構成鮮明的對比,寫悲與樂所用詞語的色彩反差也很大。寫悲情則樸素自然,近乎口語,以直抒胸臆。描樂景富麗濃郁,風華典雅,著力于鋪陳。正所謂“以樂景寫哀,以哀景寫樂,一倍增其哀樂”。

              作者介紹

              黃庭堅 : 黃庭堅(1045.8.9-1105.5.24),字魯直,號山谷道人,晚號涪翁,洪州分寧(今江西省九江市修水縣)人,北宋著名文學家、書法家,為盛極一時的江西詩派開山之祖,與杜甫、陳師道和陳與義素有

              黃庭堅的名句
              你可能喜歡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薦

              對朝云叆叇,暮雨霏微,亂峰相倚。_黃庭堅_原文及意思翻譯賞析

              關于本站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n62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投稿:[email?protected]

              97资源站超碰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