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afbly"></source>
    <code id="afbly"><ol id="afbly"></ol></code>
  1. <output id="afbly"></output>
      <code id="afbly"><rt id="afbly"></rt></code>
    1. <acronym id="afbly"></acronym>
        <acronym id="afbly"><form id="afbly"></form></acronym>
            1.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劉徹

              兩漢詩人

              漢武帝劉徹(公元前156年-前87年),西漢的第7位皇帝,杰出的政治家、戰略家、詩人。劉徹開拓漢朝最大版圖,在各個領域均有建樹,漢武盛世是中國歷史上的三大盛世之一。晚年窮兵黷武,又造成了巫蠱之禍,征和四年劉徹下罪己詔。公元前87年劉徹崩于五柞宮,享年70歲,謚號孝武皇帝,廟號世宗,葬于茂陵。

              主要成就
              [挑錯/完善]

              政治

              漢武帝即位初,一方面政治形勢比較穩定,國家經濟狀況也比較好,另一方面諸侯王國的分裂因素依然存在,邊境匈奴襲擾不斷,而封建統治思想尚待確立。

              加強中央集權

              為加強中央集權,武帝接受主父偃的建議,頒布推恩令,即允許諸王將自自己的土地分給子弟,建立較小的諸侯國。內容主要是:諸侯王的王位除了由嫡長子繼承以外,還可以用“推恩”(也就是廣布恩惠,讓更多的人來享受特權)的形式把其他的兒子在本侯國內分封。新的侯國就脫離原來王國的限制,地域獨立,而且政治權力也基本被剝奪,受當地郡縣官吏的管轄。這樣,就使原來獨立的地方王國自動地將權力上交給了國家。此后,地方的王與侯僅僅享受物質上的特權,即享用自己封地的租稅。但是沒有了以前的政治特權。武帝還找借口,一次就削去當時一半的侯國。漢武帝奠定了中國大一統的政治格局。

              設立中朝

              在惠帝、文帝、景帝期間,丞相大多主要是隨劉邦打天下的功臣丞相受到禮遇,漢武帝和丞相多有不合,經常會借口打壓殺死丞相,導致朝中大臣不愿意接任丞相之職。為貫徹自己的命令,他便設立中朝,尚書臺也是這一時期出現的。漢武帝削弱丞相的權力還有一個很有利的條件,這就是原來做丞相的都是開國的功臣,他們已經年老,或者去世。漢武帝便利用這個有利的時機來讓眾多的儒生代替元老們,掌握國家政權,同時通過打擊丞相來加強自己的權力。在公元前年,漢武帝便讓平民出身的儒生公孫弘來做丞相,這樣就改變了以前總是由貴族來做丞相的慣例。

              建立年號

              漢武帝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使用年號的皇帝,公元前年漢武帝以當年為元鼎四年,并追改以前為建元,元光,元朔 元狩,每一年號六年。但根據一些出土的文物來看,上面都標有建元、元光等年號,證明建元、元光等年號并非后來追命。

              設立刺史

              為了進一步加強君主權力,漢武帝用派御史的方式對地方的豪強、官吏進行監督。公元前年,將全國分成了十三個監察區,每個區叫做部,每部派出一名刺史,中央的刺史叫做司隸校尉,其他十二個州都叫刺史。

              刺史的地位在當時是相當高的,相當于欽差大臣,而且是常年的,在地方還有自己的辦公地點。就"刺史"名字本身來說,其實它已經具備了這種特點。"刺"即是刺舉,也就是偵視不法,"史"是指皇帝派出的使者。

              五用人方針

              漢武帝時任用官吏是多元化的。二千石以上官吏可通過任子制度使子孫當官;有錢人可通過“貲選”當官;先賢的后裔可以受照顧,如賈誼的兩個兒子就被關照當了郡守。然而,尤為突出的是武帝用人惟才是舉、不拘一格。如皇后衛子夫是從奴婢中選拔出來的。衛青、霍去病分別是從奴仆和奴產子中選拔出來的。而丞相公孫弘、御史大夫兒寬,以及嚴助、朱買臣等人都是從貧苦平民中選拔上來的;-御史大夫張湯、杜周和廷尉趙禹則是從小吏中選拔出來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漢武帝任用的一些將軍是越人、匈奴人。而金日磾(音:jin'mi'di)這樣一位匈奴的俘虜在宮中養馬的奴隸,竟然與霍光、上官桀一齊被選拔為托孤的重臣。這些情況說明漢武帝選拔人才是不受階級出身與民族差別限制的。

              漢武帝用人標準是惟才是舉,“博開藝能之路,悉延百端之學”,“州郡察吏民有茂材異者,可為將相及使絕國者”。意思是只要愿為漢朝事業奮斗,有藝能、有才干的人,能為將相和可以出使遙遠國度的人都可任用。

              正因如此,漢武帝時人才濟濟。班固就驚嘆地說:“漢之得人,于此為盛!”這種現象的出現是值得認真研究的。

              罪己詔

              征和四年(公元前年),漢武帝向天下人昭告:自己給百姓造成了痛苦,從此不再窮兵黷武、勞民傷財,甚至表白內心悔意。這就是《輪臺罪己詔》。這份詔書,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份帝王罪己詔。

              軍事

              西漢時期,尤其是漢武帝時期開始,國力強盛,擊敗強大的匈奴帝國,遠征西域大宛,臣服西域,收服兩越,通西南夷,東滅朝鮮,設立西域“都護校尉”,正式將西域納入中華版圖,正是從西漢開始,奠定了今天中華的版圖疆域;西漢是漢朝疆域最大的時期,北極漠北、西愈蔥嶺、東到朝鮮、南到大海;漢武帝時期,張騫出使西域,開辟了絲綢之路,第一次把中國的目光投向了世界,漢使到達了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身毒(印度)、于闐、扜罙、犁軒(埃及亞歷山大港)及諸旁國。開拓了鏈接歐亞大陸的絲綢之路。其中最遠到達的犁軒位于埃及亞利山大港,這是漢朝使節到達的最遠國家。歐亞非的絲綢貿易就此成型。

              擊潰匈奴

              從公元前年至年,漢武帝派兵和匈奴進行了多次作戰。其中決定性的戰役有三次:河南之戰、河西之戰和漠北之戰。

              公元前年,匈奴貴族以兩萬騎入侵上谷(河北懷來縣)、漁陽。漢武帝派青年將領衛青率萬騎出云中(內蒙托克托縣),西至隴西(甘肅東部),收復河套地區,掃除匈奴進犯的軍事據點。-衛青采取迂回進攻的方法,從后路包抄,一舉趕走匈奴的樓煩王和白羊王,解除了長安的威脅。 于是,漢武帝在那里設朔方郡、五原郡,移民萬屯墾,又重新修了秦代的舊長城,派兵駐守。衛青升為長平侯。

              公元前年,衛青率騎兵趕走了匈奴的右賢王,生擒匈奴王子余人,凱旋而歸。漢武帝破格提升衛青為大將軍,成為全軍的統帥。 第二年,在和匈奴的戰斗中又涌現出一位歲的將領霍去病。他是衛青的外甥。一次,他一馬當先,率領騎兵突進匈奴營地幾百里,取得大勝。漢武帝據此封他為冠軍侯,給他造了一座闊氣的房子,讓他去看。霍去病說:“匈奴未滅,無以家為!”。

              公元前年。漢武帝派霍去病出隴西,越過焉支山(甘肅山丹縣東南胭脂山)西進,入匈奴境千余里,和匈奴軍短兵肉搏,大獲全勝。-同年夏天,霍去病第二次西征,越居延澤(內蒙古居延海),攻到祁連山,大破匈奴軍,河西的匈奴貴族損失慘重。同年,匈奴貴族內部分裂,渾邪王率四萬人降漢。這次戰役后,漢在這里置武威、酒泉、張掖、敦煌四郡,歷史上稱“河西四郡”。從此打開了漢通西域的道路。

              公元前年的漠北戰役規模最大。漢武帝派衛青、霍去病率萬騎兵,幾十萬步兵,分別從定襄郡(內蒙呼和浩特東南)和代郡(河北蔚縣)出發,共擊匈奴單于(匈奴首領)于漠北。 衛青北進千余里渡過大沙漠(戈壁沙漠),直抵闐顏山(蒙古杭愛山脈),殲敵.萬余人。霍去病深入多公里,追擊匈奴左賢王兵到狼居胥山(蒙古肯特山),俘敵.萬余人,飲馬瀚海,到達今天的貝加爾湖(俄羅斯)。 漠北之戰給匈奴以致命打擊,出現了“匈奴遠遁,漠南無王庭”的局面。從此,匈奴北徙漠北并西遷。漢北自朔方,西至令居(甘肅永登),以萬吏卒屯田,加強防守。 漢武帝取得抗擊匈奴的戰爭的勝利,使國家更加統一,長城內外“馬牛放縱,畜積布野”,為經濟文化的發展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匈奴帝國開始走向衰落。-

              開拓西域

              遠征大宛:大宛,地處烏茲別克費爾干納盆地,張騫出使西域后,漢武帝為了得到汗血馬于是命使者,帶黃金二十萬兩及一匹黃金鑄成的金馬去大宛國都,求換汗血馬。但大宛國王毋寡以汗血馬為大宛國寶而拒絕,漢朝使節就在毋寡面前,破口大罵,并把金馬擊碎,掉頭而去,毋寡因而大怒并殺死使團,奪走金銀財寶。漢武帝聞使者被殺,財物被劫,不禁大怒,立命李廣利任貳師將軍,發兵數萬遠征大宛。太初四年(公元前年),漢武帝命李廣利遠征大宛。漢軍人多勢眾,聲勢浩大,沿途小國不敢對抗,紛紛開城出迎,供給食糧和飲水。只有輪臺(新疆輪臺)抗拒漢軍,閉城緊守。漢軍攻數日,破城,屠輪臺,此后無人敢擋。直襲大宛都城貴山城,首先切斷其水源,然后將貴山城團團包圍,日夜攻打,破其外城,殺大宛勇將煎靡。大宛統治集團內部終于發生內訌,其貴人多怨大宛王毋寡,于是共同殺死毋寡,遣使持毋寡首級赴漢營求和,表示愿將良馬驅出供漢軍挑選,從此大宛服屬西漢。李廣利命搜粟都尉上官桀攻打郁成城。經過激戰,郁成城守軍終于抵敵不住,戰敗投降,郁成王逃往康居。上官桀率軍追至康居,向康居要人。康居見大宛已破,遂將郁成王交與上官桀。上官桀手下上邽騎士趙弟在途中殺郁成王。漢軍擊敗大宛,威震西域。西域諸國紛紛遣子弟入漢貢獻,并作為人質。西域臣服。

              車師(姑師)之戰:元封三年(公元前年),漢武帝令從票侯趙破奴擊破姑師,威震烏孫、大宛等西域諸國。征和四年(公元前年),漢武帝令重合侯莽通(一稱馬通)率萬騎兵擊匈奴,途經車師北。莽通令成娩率軍中樓蘭、尉犁、危須等西域國兵,進攻車師,以掃除大軍前進的障礙。國兵將車師團團包圍,車師投降,臣屬于漢。

              樓蘭之戰:元封三年(公元前年),漢武帝命從票侯趙破奴率兵數萬擊姑師(車師)及樓蘭。姑師也多次襲殺漢使。趙破奴令數受樓蘭追殺、攔截之苦的王恢為先鋒,率人,攻破樓蘭,俘樓蘭王。樓蘭降服于西漢。

              龜茲之戰:漢武帝通西域后,李廣利破大宛回軍途經捍彌,恰逢賴丹要去龜茲為質。李廣利派人責問龜茲王,龜茲王聽從姑翼之議,派兵攻殺賴丹,后又害怕,遂上書謝罪。宣帝本始三年(公元前年),長羅侯常惠,監護烏孫發兵萬大破匈奴后,回朝途中,上書請擊龜茲,以償殺賴丹之罪,常惠調集龜茲以西諸兵萬人,又遣副使調集龜茲東面諸國兵萬人,令烏孫發兵千,從三面進擊龜茲。龜茲王極為驚恐,急忙相告,殺賴丹是前王聽信貴人姑翼所干,于己無關,并執姑翼來見常惠。常惠斬姑翼,罷兵。

              莎車之戰:漢武帝通西域后,莎車與西漢建立了友好關系,不斷遣子入漢為質。漢宣帝元康元年(公元前年),衛候馮奉世護送大宛等國使臣回國,途經鄯善國伊脩城,駐守于此的漢都尉宋將向他報告了莎車的不軌行為。此時,西域都護鄭吉在北道諸國間。馮奉世與副使嚴昌商議,認為如不立即攻莎車,待其勢力強大將難以制服,那樣必然危及漢在西域的統治。于是馮奉世下令調集諸國之兵,進擊莎車,破莎車城,呼屠征自殺。馮奉世另立莎車王其他昆弟為王。其余諸國叛亂也被平息,恢復了西漢在這里的統治。

              征服朝鮮

              公元前年,漢武帝派兵由水、陸兩路進攻,滅亡盤踞在朝鮮半島北部的衛氏朝鮮。公元前年,漢武帝統一其舊域后,在那里劃分地方行政區域,設置了樂浪郡(約在今朝鮮平安南道,治所朝鮮縣城是故衛氏朝鮮都城王險城,位于今平壤大同江南岸)、玄菟郡(約在今朝鮮咸鏡道)、真番郡(約在朝鮮黃海道、京畿道各一部)、臨屯郡(約在今朝鮮江原道),史稱“漢四郡”。四郡其下各轄若干縣,郡縣長官由漢朝中央派遣漢人擔任。很顯然,“漢四郡”的設置,說明漢武帝已經將朝鮮半島北部地區納入了漢帝國的統治范圍。

              開拓閩越

              漢武帝元鼎五年春,殺南越王、王太后及漢使,殲滅韓千秋軍。是年秋,武帝遣路博德、楊仆等兵分五路沿水道征討南越。元鼎六年冬,漢軍攻克南越國都番禺,生擒南越王相呂嘉。南越亡。漢在南越設立南海,儋耳、珠奎、蒼梧、玉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郡。元鼎六年秋,武帝下令分兵征討東越。至元封元年(前年),各路漢軍進至東越國境,原越建成侯敖與繇王居股合謀,殺余善降漢。武帝鑒于閩越地勢險惡,其人又多次圖謀反漢,詔命各路將領將當地民眾遷徙到江、淮地區。閩越遂亡。至此,長期處于半割據狀態的東越、南越地區,均歸屬漢朝,南邊的疆域到達今天越南的南部。

              開拓西南

              漢建元六年(公元前年),漢武帝武帝乃拜唐蒙為郎中將,從巴蜀笮關入夜郎,招降了夜郎侯多同,將其地劃入犍為郡。蜀郡西部的邛、笮(西夷)部的君長亦請求歸附,“如南夷(夜郎)例”“蜀人司馬相如亦言西夷邛、笮可置郡”。于是漢朝于元光五年(公元前年)命司馬相如使西夷,在西夷邛、笮地區設一都尉,余縣,均屬蜀郡管轄。 元狩三年(公元前年),漢朝積極準備重新開拓西南夷,元鼎六年(公元前年),漢朝軍隊平南越,接著“行誅隔滇道者且蘭,斬首數萬,遂平南夷為牂牁郡。夜郎侯始依南粵,南粵已破,還誅反者,夜郎遂入朝。上以為夜郎王”。漢朝全部控制了夜郎地區。接著又誅反抗漢朝的邛君、笮侯,冉駹等部皆震恐,請求置吏,漢朝便“以邛都為粵(越)嶲郡,笮都為沈黎郡,冉駹為文山郡,廣漢西白馬為武都郡”。將蜀西部的西夷地區完全納入漢朝的統治之下。漢朝曾以誅南夷兵威招降滇王,但遭到滇的聯盟諸部勞浸、靡莫的反對,漢朝便于元封二年(公元前年)出兵擊滅勞浸、靡莫,“以兵臨滇,滇王始首善,舉國降,請置吏入朝”。于是漢朝在滇國境內設益州郡,賜滇王印,令其復長其民。至此,漢朝基本上將西南夷地區納入其統治范圍。

              經濟

              改革幣制

              漢武帝統治時期,由于對外征伐不斷,中央財政從此前“京師之錢累巨萬,貫朽而不可校。” 的豐盈一變而為入不敷出的困局。“而富商大賈或蹛財役貧,轉榖百數,廢居居邑,封君皆低首仰給。”富商大賈富可敵國,恰與窘困的中央財政形成了鮮明對比。中央政府除了靠鬻武功爵等方式快速增加財政收入外,“冶鑄煮鹽,財或累萬金,而不佐國家之急,黎民重困。于是天子與公卿議,更錢造幣以贍用,而摧浮淫并兼之徒。”增加中央財政收入,打擊大商人,此即漢武帝幣制改革的初衷。故漢武帝即位后,為了中央政府在經濟管理和政治統治上的需要,便十分重視解決幣制問題,先后進行了六次幣制改革,基本解決了漢初以來一直未能解決的幣制問題。一方面穩定了金融,另一方面將地方的鑄幣權重新統一于中央。六次改革后三官五銖的發行一舉解決了困擾西漢金融多年的私鑄、盜鑄問題,漢武帝的幣制改革至此取得了較大成功。

              鹽鐵官營

              鹽鐵官營自漢代延續至今,鹽鐵茶主要仍由政府及國企控制。這項制度實施,使國家獨占國計民生意義最重要的手工業和商業的利潤。

              文化

              思想

              思想上,采納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建議;經濟上采納桑弘羊的主張,由政府直接經營運輸和貿易;軍事上任用衛青、霍去病為大將,解除了匈奴的威脅,統一今兩廣一帶,推動了經濟文化的發展。他能詩善賦,重用四方文人賢士、重視文化建設。歷史上第一次由政府下令在全國范圍內征集圖書,廣開獻書之路。又建藏書之策,置寫書之官,各類圖書,皆在數十年間廣充秘府,史稱“書積如丘山”。當時政府藏書處所有“太常”、“太史”、“博士”之藏,皇宮有“延閣”、“廣內”、“秘室”之府,藏書達卷。皇室和政府藏書空前豐富。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明確記載的國家圖書館。

              獨尊儒術

              中華民族發展史上漢武帝創造了數個第一,聽取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表彰六經”就是把儒家學說作為封建正統思想,持法家,道家等各家學說的讀書人,均受排斥,武帝還大力推行儒學教育,在長安舉辦太學。太學是中國古代最高學府,以儒家五經為主要教材,不學習其他各家學說。“罷黜百家,表彰六經”在中華傳統文化舞臺上獨領風騷兩千余年,受到歷代統治者所推崇。但是漢武帝并非限制其他各家的發展,只是大力提倡儒家的發展儒法結合,即所謂的“儒表法里”。比如夏侯始昌既研習儒家又通曉陰陽五行家;宰相公孫弘兼治儒法兩家;主父偃以縱橫家起家;耿直的汲黯司馬談司馬遷以黃老學說起家。

              太初改歷

              太初元年(公元前年)改太初歷,以正月為歲首,色尚黃。《太初歷》的制訂是中國歷史上具有重要性的一次歷法大改革,是中國文明在世界天文學上的不朽貢獻。《太初歷》的科學成就,首先在于歷法計算上的精密準確。中國漢初以前,主要采用“古六歷”(黃帝、顓頊、夏、殷、周、魯)中的《顓頊歷》。

              創立太學

              漢武帝創建太學、鄉學,設立舉賢制度,形成了中國獨特的文官制度。

              樂府

              樂府一名本指管理音樂的官府。漢武帝在掌管雅樂的太樂官署之外,另創立樂府官署,掌管俗樂,收集民間的歌辭入樂。“采詩夜誦,有趙、代、秦、楚之謳”、“以李延年為協律都尉,多舉司馬相如等數十人造為詩賦,略論律呂,以合八音之調,作十九章之歌”。后人把樂府機關配樂演唱的詩歌,也稱樂府。-

              外交

              溝通西域

              中國傳出了冶鐵術、鑿井術、絲綢制造、漆器制造等技術,西方(域)傳入胡(黃)瓜、胡豆、胡麻、石榴、胡蘿卜、葡萄、汗血馬、核桃、天馬等。中原大量的絲織品和金屬工具向西輸送,鑄鐵技術,井渠法也傳到西域,歷史意義重大。

              開辟絲綢之路

              西域同內地的聯系開始于遙遠的歷史年代,到公元前 世紀左右,西域分為三十六國,互不統屬。在天山以北的準噶爾原有烏孫、且彌等國;在天山以南,昆侖山以北的塔里木盆地地區,又分為南道諸國和北道諸國。

              北道諸國有龜茲(新疆庫車)、疏勒、焉耆(新疆焉耆)、車師(新疆吐魯番)等較大的國家。南道諸國有莎車(新疆莎車)、于闐(新疆和田)、樓蘭(新疆羅布泊西)等國。

              漢武帝任命張騫為中郎將,率領三百多隨員,攜帶大批金幣絲帛以及牛羊向西域進發。張騫到達烏孫后,原定目的雖未達到,大宛、康居、月氏、大夏等國。 元鼎二年(公元前年)張騫回來,烏孫派使者幾十人隨同張騫一起到了長安。此后,漢武帝派出的使者還到過安息(波斯)、身毒(印度)、奄蔡(在咸海與里 海間)、條支(安息屬國)、犁軒(附屬羅馬的埃及亞歷山大城),中國使者還受到安息專門組織的二萬人的盛大歡迎。自此,絲綢之路正式開通。開辟了鏈接東到長安,西到羅馬帝國,最遠至埃及亞歷山大的貿易通道。

              元封三年(公元前年),漢武帝命趙破奴率軍進攻樓蘭、車師 ,并在酒泉(甘肅酒泉)至玉門關一帶設立亭障,作為供應糧草的驛站和防守的哨所。太初元年(公元前年)漢武帝派李廣利出征大宛,擊敗大宛后,西域的交通更加通順。西漢又在樓蘭、渠犁(新疆塔里木河北)、輪臺(新疆庫車縣東)等地設校尉管理屯田,這是漢在西域最早設置的軍事和行政機構,實際上西域已經正式納入中華版圖。

              人物生平
              [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n6216.com]

              早期經歷

              漢武帝生于漢景帝前元年(公元前156年);據《史記》、《漢書》的后妃傳記載,漢武帝生于漢文帝后七年(公元前157年)六月。母王氏,漢景帝中子。其母王氏在懷孕時,漢景帝尚為太子。王氏夢見太陽進入她的懷中,告訴景帝后,景帝說:“此貴征也。”劉徹還未出生,他的祖父漢文帝就逝世了。漢景帝即位后,劉徹出生,他亦是王氏唯一的兒子。

              前元四年(公元前153年),劉徹以皇子的身份被封為膠東王。同年,景帝的長子、他的異母長兄劉榮獲封為太子。前元六年(公元前151年)秋九月,無子無寵的薄皇后被廢。第二年(公元前150年)春正月,廢栗太子劉榮為臨江王;夏四月乙巳,其母王氏被立為皇后,丁巳,劉徹被立為太子。他成為太子與其母孝景王皇后和其姑母館陶公主劉嫖有很大關系。劉嫖許諾將她的女兒陳氏嫁給當時四歲(古代按虛歲計算)的膠東王劉徹。劉徹后娶陳氏為妃,兩人成婚的時間無考。

              后元三年(公元前141年)正月,景帝逝世。甲子,太子劉徹即皇帝位,尊皇太后竇氏曰太皇太后,皇后王氏曰皇太后。

              君臨天下

              登基之初,漢朝建立已經有六十多年了,天下安定,朝廷大臣們都希望天子舉行祭祀泰山和梁父山的封禪大典,改換確定各種制度。而皇上也崇尚儒家的學說,就通過賢良方正的科目招納賢士。趙綰(wǎn,晚)、王臧等人靠文章博學而做官,達到公卿的高位。他們想要建議天子按古制在城南建立宣明政教的明堂,作為朝會諸侯的地方。他們所擬的天子出巡、封禪和改換歷法服色制度的計劃尚未完成,正趕上竇太后還在推崇信奉黃帝、老子的道家學說,不喜歡儒術,于是派人私下里察訪趙綰等人所干的非法謀利之類的事情,傳訊審查趙綰、王臧,趙綰、王臧自殺,他們所建議興辦的那些事情也就廢止了。

              直至竇太后去世,漢武帝才得以掌握大權。他進一步削弱諸侯王的勢力,頒布大臣主父偃(yǎn)提出的推恩令,以法制來推動諸侯王分封諸子為侯,使諸侯王的封地不得不自我縮減。同時,他設立刺史,監察地方。加強中央集權,將冶鐵、煮鹽、釀酒等民間生意編成由中央管理,禁止諸侯國鑄錢,使得財政權集于中央。思想上,采用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建議,為儒學教育在中國古代的特殊地位鋪平了道路,在長安創立專門的儒學教育——太學,是當時的最高學府。漢武帝時期,漢朝亦不曾缺少法治思想。在宣揚儒學的同時,漢武帝亦采用法規和刑法來鞏固政府的權威和顯示皇權的地位。因此,漢學家認為這更應該是以儒為主以法為輔,內法外儒的一種體制,對廣大百姓宣揚儒道以示政府的懷柔,而對政府內部又施以嚴酷的刑法來約束大臣。

              經文景之治的休養生息等一系列的發展經濟與民生政策之后,西漢王朝的國力已蒸蒸日上。漢武帝在承襲這些政策同時,積極準備軍事力量的發展。

              在軍事上,漢武帝先平定南方閩越國的動亂。后開始著手以軍事手段代替帶有屈辱性質的和親政策來徹底解決北方的匈奴的威脅。派名將衛青、霍去病三次大規模出擊匈奴,收河套地區,奪取河西走廊,征服西域,封狼居胥,將當時漢朝的北部疆域從長城沿線推至漠北。

              在對匈奴的戰爭同時,采取和平手段和軍事手段使西域諸國臣服。喪失肥沃茂盛的漠南地區后,匈奴王庭遠遷漠北,這就基本解決自西漢初期以來匈奴對中原的威脅,為后來把西域并入中國版圖奠定基礎。張騫出使西域,絲綢之路由此而始。

              在天文歷法上一直是漢承秦制,漢初一直推行秦歷——顓頊歷,以10月為歲首。直至漢武帝太初改歷,施行新歷法。而春節正是始于太初改歷,漢武帝改正朔。

              巫蠱之禍

              征和二年的巫蠱之禍是漢武帝末年皇室內部發生的重大政治事件。當時人對神怪詛咒之說深信不疑,漢武帝也不例外。有一天中午,他正躺在床上睡覺,忽然夢見幾千個手持棍棒的木頭人朝他打來,把他給嚇醒了。他以為有人在詛咒他,立即派江充去追查。

              丞相公孫賀之子公孫敬聲擅自動用軍費1900萬錢,事敗后被捕下獄。時值漢武帝下詔通緝陽陵大俠朱安世,公孫賀為贖兒子之罪,將朱安世捕獲移送朝廷。孰料朱安世在獄中上書,聲稱公孫敬聲與陽石公主私通,在馳道上埋藏木人以詛咒皇帝。漢武帝大怒,公孫賀父子死獄中,滿門抄斬。陽石公主、諸邑公主,衛青之子長平侯衛伉相繼被牽連入內,被殺。

              江充率領胡人巫師到各處掘地尋找木頭人,并逮捕了那些用巫術害人。江充一直搜查到衛皇后和太子劉據的住室,把事先準備好的木頭人拿出來陷害太子。此時漢武帝在甘泉宮養病,不在長安。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七月壬午,太子派人假冒使者收捕江充等人,把江充殺了。蘇文逃到漢武帝處,向漢武帝控訴太子,漢武帝開始并不相信此說,派使者召太子,但使者不敢到太子那里,回報武帝說“太子反已成,欲斬臣,臣逃歸。”漢武帝大怒,下令丞相劉屈氂率兵平亂。太子帶人離去,將長安四市的市民約數萬人強行武裝起來,到長樂宮西門外,正遇到丞相劉屈髦率領的軍隊,與丞相軍激戰五日,死者數萬人。長安城有流言說太子謀反,所以人們不敢依附皇太子,而丞相一邊的兵力卻不斷加強,最終,太子勢孤力弱而兵敗,唯有逃離長安。

              漢武帝憤怒異常,唯有壺關三老令孤茂敢上書漢武帝為太子申冤。

              太子向東逃到湖縣(今河南靈寶西),隱藏在泉鳩里。主人家境貧寒,經常織賣草鞋來奉養太子。太子有一位以前相識的人住在湖縣,聽說很富有,太子派人去叫他,于是消息泄露;八月辛亥(初八),地方官圍捕太子;太子知道自己難以逃脫,便回到屋中自縊而死;主人與搜捕太子的人格斗而死,二位皇孫也一同遇害。

              太子有三子一女,全部因巫蠱之亂而遇害,太子之子、史皇孫劉進有一子劉病已幸存,尚在襁褓中,后改名劉詢,為漢宣帝。

              久之,巫蠱事多不信。官吏和百姓以巫蠱害人罪相互告發的,經過調查發現多為有不實。上頗知太子惶恐無他意,高寢郎田千秋訟太子冤曰:“子弄父兵,罪當笞;天子之子過誤殺人,當何罷哉!臣嘗夢見一白頭翁教臣言。”于是漢武帝霍然醒悟,立即就任命田千秋為大鴻臚,并下令將江充滿門抄斬,將蘇文燒死在橫橋之上。曾對太子兵刃相加的人也陸續被殺。漢武帝憐太子無辜,就派人在湖縣修建了一座宮殿,叫作“思子宮”,又造了一座高臺,叫作“歸來望思之臺”,借以寄托他對太子劉據和那兩個孫子的思念,天下聞而悲之。

              輪臺罪己

              漢武帝晚年求神仙又不成,又因巫蠱之禍造成父子相殘、太子劉據自殺,種種打擊使武帝心灰意冷,對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頗有悔意。在登泰山、祀明堂之后,武帝下《輪臺罪己詔》說“朕即位以來,所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傷害百姓,糜費天下者,悉罷之!”以表示承認自己的錯誤。天下也因此又逐漸歸于和諧,為昭宣中興的盛世奠定了基礎。

              托孤霍光

              公元前88年,漢武帝叫工畫了一張“周公背成王朝諸侯圖”送給霍光,意思是讓霍光輔佐他的小兒子劉弗陵作皇帝。在這段時間里(具體時間不詳),劉弗陵的母親鉤弋夫人“因過”受到斥責,憂死于云陽宮。一般認為是子幼母壯,為了防止鉤弋夫人重演呂后稱制的局面,漢武帝找借口處死了她。

              公元前87年二月,漢武帝于彌留之際立劉弗陵為太子,四天后的丁卯日,漢武帝駕崩于五柞宮,享年七十歲。三月甲申葬于茂陵。霍光正式接受漢武帝遺詔,成為漢昭帝劉弗陵的輔命大臣,與車騎將軍金日磾、左將軍上官桀、御史大夫桑弘羊等人共同輔佐朝政。其后繼者昭帝(實為霍光掌政)和宣帝堅持執行武帝晚年制定的與民休息的政策,因而在西漢中期出現了被后世稱頌的昭宣中興局面。

              劉徹去世后,謚號孝武皇帝,廟號世宗,葬于茂陵。

              魏晉南北朝之前,去世的皇帝能否追尊廟號有非常嚴格的規定,按照“祖有功而宗有德”的標準,開國君主一般是祖、繼嗣君主有治國才能者為宗。西漢十四帝,歷經211年,僅有四位皇帝擁有廟號,即太祖高皇帝劉邦、太宗孝文帝劉恒、世宗孝武帝劉徹、中宗孝宣帝劉詢。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薦

              關于本站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n62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投稿:[email?protected]

              97资源站超碰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