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afbly"></source>
    <code id="afbly"><ol id="afbly"></ol></code>
  1. <output id="afbly"></output>
      <code id="afbly"><rt id="afbly"></rt></code>
    1. <acronym id="afbly"></acronym>
        <acronym id="afbly"><form id="afbly"></form></acronym>
            1.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尤袤

              宋代詩人

              尤袤(mào)(1127年—1202年),字延之,小字季長,號遂初居士,晚年號樂溪、木石老逸民。南宋著名詩人、大臣、藏書家。祖父尤申,父尤時享,治史擅詩。紹興十八年(1148年),尤袤登進士第。初為泰興令。孝宗朝,為大宗正丞,累遷至太常少卿,權充禮部侍郎兼修國史,又曾權中書舍人兼直學士。光宗朝為煥章閣侍制、給事中,后授禮部尚書兼侍讀。卒后謚號“文簡”。尤袤與楊萬里范成大陸游并稱為“南宋四大詩人”。原有《梁溪集》五十卷,早佚。清人尤侗輯有《梁溪遺稿》兩卷,刊行于時。

              尤袤古籍名句
              主要成就
              [挑錯/完善]

              文學

              尤袤的成就在于他的詩歌創作。元朝的方回曾談到,南宋“中興以來,言詩者必曰尤、楊、范、陸”。尤袤、楊萬里范成大陸游并稱為南宋四大詩人。可惜,尤袤的大量詩稿和其他著作以及三萬多卷藏書,在一次火災中全被焚毀。見到的他的五十九首詩是由他的清朝后裔尤侗從一些方志、類書中搜集到的。從這些殘留詩篇的思想內容上看,尤袤與陸、楊、范三位詩人一樣,都對當時南宋小朝廷一意偏安、屈膝投降流露出不滿的情緒,對山河破碎、人民遭受異族壓迫是十分憂憤的。如從《落梅》一詩中就可以看出詩人對國事的憂慮,對南宋朝廷不思恢復、陶醉于歌舞升平之中的憤懣:“梁溪西畔小橋東,落葉紛紛水映紅。五夜客愁花片里,一年春事角聲中。歌殘《玉樹》人何在?舞破《山香》曲未終。卻憶孤山醉歸路,馬蹄香雪襯東”。

              尤袤的詩歌寫得平易自然,曉暢清新,沒有華麗的辭藻也沒有生辭的典故之句。《青山寺》可稱為他現存詩歌中的代表作:“崢嶸樓閣扦天開,門外湖山翠作堆,蕩漾煙波迷澤國,空蒙云氣認蓬萊。香銷龍象輝金碧,雨過麒麟駁翠苔。二十九年三到此,一生知有幾回來”。

              藏書

              尤袤一生嗜書,早有尤書櫥之稱。他對于圖書“嗜好既篤,網羅斯備。”凡是他沒有讀過的書,只要他得知書名,就要想盡辦法找來閱讀,讀后不僅要做筆記,借來的還要抄錄收藏。楊萬里曾經描述他樂于抄書的情景:“延之每退,則閉門謝容,日計手抄若干古書,其子弟亦抄書……其諾女亦抄書。”楊萬里還記述一則故事,說他曾將其所著《西歸集》、《朝天集》贈送給尤袤,尤袤高興地寫詩酬謝:“西歸累歲卻朝天,添得囊中六百篇。垂棘連城三倍價,夜光明月十分圓。”

              由于尤袤酷好收集、珍藏書籍,加上他曾擔任過國史館編修、侍讀等公職,有機會借閱朝廷三館秘閣書籍,能夠更多地抄錄到一些一般人所難以見到的書。因此,他的藏書十分豐富,其中善本、珍本也很多。他的好友陸游曾在詩中描寫他的藏書是“異書名刻堆滿屋,欠身欲起遺書圍。”

              取孫綽《遂初賦》,作藏書樓名為“遂初堂”于九龍山下,由宋光宗賜書匾額。于收無所不觀,觀書無所不記。著名文學家楊萬里記其:“延之每退,則閉門謝客,日計手抄若干古書,其子弟亦抄書,其諸女亦抄書”。一生抄錄圖書達3000余卷。他說:“吾所抄書今若干卷,將匯而目之。饑讀之以當肉;寒讀之以當裘;孤寂而讀之,以當友朋;幽憂而讀之,以當金石琴瑟。”所藏書不輕易借人,新若手未觸。另有藏書處“錫麓書堂”、“萬卷樓”等。藏書3萬余卷,多有善本、珍本。

              尤袤曾把家藏書籍“匯而目之”編成了《遂初堂書目》一卷。(亦稱《益齋書目》),這是中國最早的一部版本目錄,對研究中國古籍具有相當的參考價值。著錄有3 200余種書籍。分經、史、子集四部44類。僅記書名,不具解題,不詳記卷數和著述人姓氏,《四庫總目提要》疑為傳寫者所刪削,今本非其原書。但記版本較為詳細。從這本書目中可看出,尤袤的藏書包括經、史、子、集、稗官小說,釋典道教、雜藝、譜錄等等的內容。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尤袤十分重視收藏本朝書籍,約占他所收藏史籍總數的三分之一。他收藏的北宋《國史》,九朝具備,北宋《實錄》不僅齊全,而且有多種版本。可惜尤袤藏書在他逝世后因宅第失火,焚之一炬。僅留下《遂初堂書目》一部。

              人物生平
              [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n6216.com]

              少年英才

              公元1127年(北宋靖康二年)農歷二月十四日生于無錫一個書香門第中。尤袤自小受家學熏陶,5歲能為詩句,10歲有神童之稱,15 歲以詞賦聞名于毗陵郡(今常州,時無錫屬毗陵)。

              縣政改革

              公元1148年(紹興十八年)舉進士(原為狀元及第,因得罪秦檜,改了三甲37名)。最初任泰興縣令。當時宋室山河破碎,偏安江南。泰興處于南宋邊區,金兵時常入侵,“縣舊有外城,屢殘于寇”。尤袤上任后,一面為民請命革除苛捐弊政;一面率領軍民整修城廓。南宋朝紹興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十月,金兵大舉南侵,揚州、真州(今儀征)等城都被攻陷,只有“泰興以有城得全”。金兵蹂躪兩淮地區后,淮南人民死傷枕籍,流離失所。尤袤在詩作《淮民謠》中,描述了當時淮南人民的悲慘處境:“流離復流離,忍凍復忍饑;誰謂天地寬,一身無所依。淮南喪亂后,安巢亦未久,死者積如麻,生者能幾口?荒樹日西斜,撫摩力不給,將奈此憂何?”。

              外知臺州

              尤袤在泰興有政績,后奉調入京,任秘書丞兼國史院編修官和實錄院檢討官,質又升任著作郎兼太子侍讀。公元1172年(南宋朝乾道八年)農歷二月,尤袤因參與一些大臣反對孝宗任用安慶軍節度使張說執政,于次年冬被趕出京城,任臺州(今浙江臨海)知州。尤袤在臺州期間,曾減免了一萬多戶無地貧民的稅收,繼續加厚和加高了前任知州修筑的城墻。后來,臺州發生洪水時,城區由于城墻高、厚而未受淹。

              當尤袤在臺州作出政績時,一些奸詐之輩就散布流言蜚語對中傷于他,引起了宋孝宗的懷疑,特派人對尤袤進行秘密調查,。使者在臺州聽到的是民眾對尤袤的一片贊譽聲,回京如實作了回報,并抄錄了尤袤在臺州所作的《東湖》詩四首呈送孝宗。其中二首:“三日瑤霖己渺漫,未晴三日又言干。從來說道天難做,天到臺州分外難。百病瘡痍費撫摩,官供仍傀拙催科。自憐鞅掌成何事,贏得霜毛一倍多。”宋孝宗對尤袤勤于政事和憂國憂民的品德十分嘆賞。不久就提升他為淮東(今淮揚一帶)提舉常平,后又調任江東(今南京、廣德一帶)提舉常平。

              轉運江西

              尤袤在江東任內,適逢大旱,他率領人民抗災,并設法賑濟災民。后被題升為江西轉運使兼隆興(今江西南昌)知府。公元1182年(南宋朝淳熙九年),尤袤被召入朝,授吏部郎官、太子侍講,后又提升為樞密檢正兼左諭德。在朝時,他直言敢諫。公元1183年(南宋朝淳熙十年)夏大旱,尤袤便上書皇帝,對當時政治上的黑暗作了無情的揭露,書中說:“催科峻急而農民怨;關征苛察而商旅怨;差注留滯,士大夫有失職之怨;給浚削,而士卒又有不足之怨;奉讞不時報,而久系囚者怨;幽枉不獲伸,而負累者怨;強暴殺人,多特貸命,使已死者怨;有司買納,不即酬價,負販者怨。”他要求宋孝宗革除弊政,以弭民怨。

              公元1187年(南宋朝淳熙十四年)農歷十月,尤袤被任命為太常少卿,他對朝廷禮制和人才使用提出了很多正確的意見,深受宋孝宗的贊許,進官權禮部侍郎兼同修國吏侍講,后又被任命兼權中書舍人和直學士院之職,尤袤力辭并推薦陸游替代,但宋孝宗不同意。

              苦諫無果

              宋光宗于公元1189年(南朝宋淳熙十六年)農歷二月即位,即位后,尤袤再三勸諫勸,要他“謹初戒始,孜孜興念”,告誡他“天下萬事失之于初,則后不可救”。并對宋光宗即位后即任用親信和濫施爵賞的做法十分憂慮。他引用唐太宗登基后不私秦王府舊人的故事,想引起宋光宗的重視,但尤袤的這番忠言不僅沒有打動光宗,反而被一些奸臣從旁誹謗,說他是已經下野的周必大的黨羽。公元1190年(南宋朝紹熙元年),尤袤再次被逐出京城,出任婺州(今浙江金華)、太平州(今安徽當涂)的知府。后又被召入朝任繪事中兼待講。此時他又要求光宗“澄神寡欲”、“虛己任賢”,并對宋光宗帝繼續濫施爵賞的做法一再進行勸阻。宋光宗有時也能采納尤袤的意見,如撤銷了一些升遷近臣的決定等等。但有時仍固執己見,甚至對尤袤的上諫大發脾氣。有一次宋光宗帝又對不應提升的官員委以重任。尤袤上奏諫阻,宋光宗大怒,當即把尤袤的奏章撕得粉碎。

              告老歸田

              尤袤對于宋光宗朝令夕改、反覆無常的做法非常不滿,曾數次要求致仕歸田,并以不愿為官、隱居山林的晉代名士孫綽撰寫的《遂初賦》的“遂初”二宇以自號,宋光宗帝一面書寫“遂初”二字賜給尤袤;一面又不同意他致仕,還遷升尤袤為禮部尚書。尤袤到了七十歲方致仕歸家。在無錫束帶河旁的梁溪河畔造了園圃,題名樂溪。園內有萬卷樓、暢閣、來朱亭、二友齋等。公元1202年(南宋朝嘉泰二中),尤袤病逝,終年七十六歲。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薦

              尤袤簡介 - 尤袤的詩詞名句

              關于本站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n62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投稿:[email?protected]

              97资源站超碰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