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afbly"></source>
    <code id="afbly"><ol id="afbly"></ol></code>
  1. <output id="afbly"></output>
      <code id="afbly"><rt id="afbly"></rt></code>
    1. <acronym id="afbly"></acronym>
        <acronym id="afbly"><form id="afbly"></form></acronym>
            1.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張維屏

              清代詩人

              張維屏(1780-1859年),字子樹,號南山,又號松心子,晚號珠海老漁,廣東番禺(今廣東省廣州市)人。嘉慶九年(1804年)中舉人,道光二年(1822年)中進士,因厭倦官場黑暗,于道光十六年(1836年)辭官歸里,隱居“聽松園”,閉戶著述。

              主要成就
              [挑錯/完善]

              張維屏少時就有詩才,聞名鄉里。鴉片戰爭爆發后,張維屏目睹英國對中國的野蠻侵略,激發了愛國熱情,寫出了歌頌三元里人民抗英斗爭的《三元里》,贊揚陳連升、葛云飛、陳化成捐軀報國的《三將軍歌》等。這些詩篇在當時流傳很廣,影響很大,成為鼓舞愛國主義的有力武器,在中國文學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也是研究鴉片戰爭史的可貴資料。已故的著名文學家阿英(錢杏邨)曾稱贊張維屏的這些詩是鴉片戰爭中“最具有燦爛不朽光輝”的“英雄史詩”。

              張維屏在嘉慶、道光年間以詩著稱,與黃培芳、譚敬昭號稱“粵東三子”。鴉片戰爭前,他受到詩壇耆宿翁方綱、曾燠 的賞識,又與宣南詩社中成員交往唱酬,詩篇內容大多是山水、閑情、贈答,夾雜一些壯志蹉跎的感慨。只有少數反映現實的篇章。如“體近謠諺”的《縣言》組詩等,暴露了吏胥貪婪毒狠的面目;《黃梅大水行》、《催科》等,表現了對人民疾苦的關懷。鴉片戰爭期間,是他詩情最激昂的時期,寫下了《三將軍歌》、《江海》、《書憤》、《孤坐》、《海門》、《雨前》等一系列愛國詩篇,表彰抗戰,指斥投降。特別是《三元里》,是這一時期詩壇少見的歌詠人民自發反帝斗爭的佳篇。

              張維屏認為“詩固出于性情”(《陳清端公詩集序》),寫詩當如造物之自然。他的詩以明白曉暢的語言寫真情實景,于白描筆墨中又時見含蓄凝煉。故林昌彝說他“警煉異常”(《射鷹樓詩話》卷十三)。他引新事物入詩,如寫火輪船、世界地圖等,表現了近代詩突破傳統題材、展拓詩境的趨向。張維屏古文也有一定成就。惲敬稱譽他為“嶺外柳仲涂”(《送惲子居還常州》詩注)。他批評當時古文兩大病,即“陳言”與“贗古”,提出“不拘成見,不囿偏隅,隨感而通,因物以付,如行水,如水行地”(《復龔定庵舍人書》)。他的文章不拘體格,隨意揮灑,如《釋涉川片云行草序》就云生發,《十二石山齋記》依石立論,都表現出“意新格創”(許應騤評《情釋》語)的特色。

              張維屏著有《張南山全集》,匯集詩人各種著述刻本。其中《松心詩略》,亦稱《松心十錄》,共10集,是其門人選全詩十之二三而成,為今傳張詩最多之本。道光末年刻文有《松心文鈔》10卷、《松心駢體文鈔》。尚有《聽松廬詩話》、《藝談錄》、《國朝詩人征略》等有關談詩及文獻掌故著作。

              人物生平
              [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n6216.com]

              張維屏(1780~1859年10月13日) 清代官員、詩人。字子樹,號南山,因癖愛松,又號松心子,晚年也自署珠海老漁、唱霞漁者,廣東番禺人。嘉慶九年(1804)中舉,道光二年(1822)成進士。此后在湖北、江西任州縣地方官,一度署理南康知府。為官清廉,終因不耐官場的腐敗,于道光十六年(1836)辭官歸里。

              其父曾任四會縣學訓導,張維屏從小接受家庭教育,少年時即以能詩名,13歲時名列番禺縣童子試榜首,知縣吳政達贊賞其才華,取《毛詩序》“南山有臺,樂得賢也”之意賜名“南山”。張維屏于嘉慶九年(1804)中舉后,首次進京赴考,詩壇大家翁方綱閱其詩作,驚呼“詩壇大敵至矣!”再度赴試時,翁方綱為他和黃培芳、譚敬昭等三位嶺南詩人之詩集作《粵東三子詩序》,從此“粵東三子”的文名得到顯揚。張維屏曾與林伯桐、黃喬松、譚敬昭、梁佩蘭、黃培芳、孔繼勛筑云泉山館于白云山,人稱“七子詩壇。”

              道光二年(1822),43歲的張維屏四度會試終成進士,署湖北黃梅知縣。他勤政愛民,蒞任第二年夏天,江水決堤,他親自乘小舟勘察水情,散發干糧賑災,竟被洪水沖走,幸掛樹梢而不死。老百姓為之歌曰:“犯急湍,官救民,神救官。”道光四年(1824)調任廣濟知縣,他不愿向百姓征收漕糧,引疾求退未成,調署襄樊同知。過三年,返粵丁父憂,次年遷家回清水濠故里。道光九年(1829),他被聘為學海堂學長。居家數年,致力于教育事業。道光十年(1830),張維屏丁憂服闋,同林則徐、黃爵滋、龔自珍等在北京結“宣南詩社”。后又出任了幾年的地方官員,但他最終看透官場腐敗,產生“一官無補蒼生,不如歸去”的念頭,終在道光十六年(1836)五十七歲時告病辭歸廣州,賃居河南花地潘氏別業東園。他將所筑小園名為“聽松園”,于松濤間悉心著述講學、游園吟詩。道光十九年(1839)林則徐在廣東禁煙時專門拜訪,征求禁煙對策。鴉片戰爭爆發后,張維屏寫下反對外敵侵略、贊頌人民抗戰的不朽詩篇,其中《三元里》和《三將軍歌》最為著名。咸豐九年(1859)九月十八日(10月13日)病逝于清水濠,葬于廣州城東北銀坑嶺,臨終留下時人爭傳之絕筆:

              煙云過眼總成空,留得心精紙墨中。書未刻完人已逝,八旬回首惜匆匆。

              偶墮塵寰八十年,飄然歸去在羅天。松溪花棣常游處,或者詩魂系船。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薦

              張維屏簡介 - 張維屏的詩詞名句

              關于本站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n62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投稿:[email?protected]

              97资源站超碰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