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afbly"></source>
    <code id="afbly"><ol id="afbly"></ol></code>
  1. <output id="afbly"></output>
      <code id="afbly"><rt id="afbly"></rt></code>
    1. <acronym id="afbly"></acronym>
        <acronym id="afbly"><form id="afbly"></form></acronym>
            1.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蔣士銓

              清代詩人

              蔣士銓(1725—1784)清代戲曲家,文學家。字心馀、苕生,號藏園,又號清容居士,晚號定甫。鉛山(今屬江西)人。乾隆二十二年進士,官翰林院編修。乾隆二十九年辭官后主持蕺山、崇文、安定三書院講席。精通戲曲,工詩古文,與袁枚、趙翼合稱江右三大家。士銓所著《忠雅堂詩集》存詩二千五百六十九首,存于稿本的未刊詩達數千首,其戲曲創作存《紅雪樓九種曲》等四十九種。

              蔣士銓詩詞作品
              主要成就
              [挑錯/完善]

              詩歌

              蔣士銓的詩歌作品,據清嘉慶三年揚州刻本《忠雅堂全集》,存詩二千五百六十九首。他還有數千首未刊詩,存于他的稿本中。詩作題材比較廣泛,其中一部分揭露社會矛盾,同情人民疾苦的詩,如《饑民嘆》、《禁砂錢》、《官戒二十四首》之四《察隸役》、《乞人行四首》、《米貴倒疊前韻》,或揭露官府的搜刮錢財,或批判役吏的橫行鄉里,或描寫社會底層人民生活的艱辛,都有一定社會意義。他還有一些反映城鄉下層社會世態俗的詩,如《京師樂府詞》等。不過蔣士銓的詩大部分為個人抒情,及吊古、紀游之作。

              他寫詩自稱15歲學李商隱,19歲改學杜甫韓愈,40歲兼學蘇軾黃庭堅,50歲以后“不依傍古人,而為我之詩矣”(《忠雅堂文集》卷二)。他論詩也重“性靈”,反對前后七子的復古模擬傾向,他說沈德潛、翁方綱詩論的流弊是:“后賢傍門戶,摹仿優孟容。……各聚無識徒,奉教相推崇。”(《文字四首》)他主張兼師唐宋:“唐宋皆偉人,各成一代詩”,“寄言善學者,唐宋皆吾師。”(《辯詩》)他戒蹈襲,重性情,“文章本性情,不在面目同”(《文字四首》)。他說詩要“性靈獨到刪常語,比興兼存見國風”(《懷袁叔論二首》)。但對“性靈”的理解與袁枚不同,而且他比較強調“忠孝節義之心,溫柔敦厚之旨”,表現出更多的傳統意識。他的詩總的來說寫得筆力堅勁。王昶《蒲褐山房詩話》評論說:“諸體皆工,然古詩勝于近體,七言尤勝于五言,蒼蒼莽莽,不主故常。”袁枚《忠雅堂詩集序》對他極為推重:‘搖筆措意,橫出銳入,凡境為之一空。“能夠代表他藝術風格的有五古《遠游》、《歲暮到家》,七古《開先瀑布》、《驅巫》、《萬年橋觴月》、《漂母祠》、七律《潤州小泊》、《梅花嶺吊史閣部》、《烏江項王廟》等。

              戲曲

              蔣士銓的戲曲創作,最早見于蔣氏家刻本《蔣氏四種》叢書中,署“紅雪樓板”,后曾抽印為單行本,題為《藏園九種曲》,另外,有書坊漁古堂別為翻刻,稱《藏園九種曲》。其內容包含《空谷香》、《香祖樓》、《冬青樹》、《臨川夢》、《一片石》、《桂林霜》、《第二碑》、《雪中人》、《四弦秋》九種。九種曲中,《一片石》、《第二碑》、《四弦秋》三種為雜劇,其余六種為傳奇。又除《空谷香》、《香祖樓》兩劇為現實題材外,其他八種均為歷史題材。

              此后,蔣士銓陸續創作了《采石磯》、《采樵圖》、《廬山會》,匯編成《紅雪樓十二種填詞》。另據李調元《雨村曲話》謂蔣士晚年病痹,右手不能書,疾中尚有左手所撰十五種曲未刊,但不見藏本傳世。梁廷□《曲話》又謂乾隆十六年,恭祝皇太后萬壽,江西紳民遠祝純嘏雜劇四種,亦心馀手編,為《康衢樂》、《忉利天》、《長生箓》、《升平瑞》。

              《空谷香》一劇寫成于濟寧至鎮江舟次。正是詩人兩次落第返鄉途中,一股牢騷無由吐散之氣、有腔抱玉獻而不售之才,鼓蕩于胸中,無由發泄,恰好遇到了這個題目,于是情思涌出,遂成妙文。

              《冬青樹》一劇寫南宋滅亡的歷史故事。全劇以文天祥、謝疊山以身殉國的壯烈事跡為主線,穿插唐玨等忠義志士報國義舉,抨擊了留夢炎之流賣國求榮的可恥行徑。據史載,元軍攻陷南宋京城臨安后,元軍統帥僧人楊璉真伽率元軍發掘宋帝后陵寢,掠奪財物,棄骸骨于草莽,義士唐玨收諸陵骸骨以葬,并植冬青樹以為表識。元陶宗儀《南村輟耕錄》條錄其事。明卜世臣作《冬青記》傳奇演其事。蔣士銓在劇中穿插《發陵》、《收骨》、《私葬》、《夢報》四□敷演其事。其自序言:“經曰:歲寒然后知松柏。若兩公者,即以為冬青之樹,誰曰不宜”。可知作者之意。

              《臨川夢》寫戲曲家湯顯祖故事。焦循《劇說》載湯顯祖《牡丹亭》刻本傳世后,有婁江女子俞二娘,酷嗜其曲,用蠅頭小楷在上面細細批閱,不到二十歲竟怨恨而終。有人持其夾批給湯顯祖看,湯感慨萬端,作兩首五言絕句為悼。又載內江一女子,讀《還魂》而悅之,徑造西湖訪焉,愿為才子婦。湯以年老辭,女子投水而死。蔣士銓本此諸事,而作此劇。

              《一片石》和《第二碑》皆演婁妃故事。婁妃為理學家婁諒女,嫁寧王宸濠為妃,寧王謀逆,她屢次勸諫,不聽,又作《題樵人圖》詩云:“婦語夫兮夫轉聽,采樵須是擔頭輕。昨宵雨過蒼苔滑,莫向蒼苔險處行。”終不聽。后宸濠叛亂被擒,妃投江而死。邦人欽慕其賢且烈,厚葬之。

              《雪中人》演鐵丐吳六奇將軍事。吳六奇廣東潮州人,早失父兄,性好飲博,遂至落拓江湖,流浪街市,行乞為生。常手不曳杖,口若銜枚,敝衣枵腹,而無寒餓之色,人皆稱鐵丐。后寄身郵卒,于關河形勢,無不諳熟。因其時天下初定,清軍由浙江入廣東,地形多不熟,六奇請見主帥,備陳粵中形勢,且言有義結兄弟三十人,擁眾據土,粵中傳檄可定。帥依其言行之,粵地悉平。由是征閩討蜀,屢立奇功,位至通省水陸提督。蔣士銓本此作《雪中人》傳奇。

              《四弦秋》據白居易琵琶行》詩而作。白居易作此詩,不過自寫其淪落之意。元馬致遠據以作《青衫淚》,以為香水素狎此伎,于江州送別時再次相逢,踐成前約。后有顧道行作《青衫記》,情節一本馬劇。蔣士銓以為“命意敷詞,庸劣可鄙”,乃本《琵琶行》及香山本傳、憲宗時事,別填《四弦秋》院本,七日而成。時人交口稱贊,以為出前劇萬倍。

              評論

              王昶論其詩,標為“當代之首”;李調元評其曲,論為“近時第一”。高麗使臣曾以重金求其樂府詩,以夸榮于東國。近代梁啟超說他是“中國詞曲界之最豪者”。日本青木正兒稱其為“中國戲曲史上的殿軍”。今人錢仲聯教授說:“蔣士銓以詩曲成就雙雙得到同時著名評論家的充分認識和最高評價,這在整個清文學史上恐怕不得不指為絕無僅有的一家。”

              人物生平
              [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n6216.com]

              早年苦學

              蔣士銓先世姓錢,居浙江湖州府長興縣(今湖州市長興縣)九里瀧庵溪頭。明末甲申(1644年),祖父錢承榮9歲,因避兵亂與家人失散,隨人輾轉流落鉛山縣永平鎮,為邑長蔣某收為子嗣,從此宗蔣氏。

              清雍正三年(1725年 )十月二十七日(12月1日)雨夜,蔣士銓降生于南昌垣東街小金臺前舊宅,適逢響雷,因得乳名“雷鳴”。他的父親蔣堅是位秀才,性好任俠,擅長刑名之學,有古烈士遺,曾長期佐幕于山西澤州,屢雪疑案,為當世所重,著有《求生錄》四卷,《晉昌紀獄》二卷,《鐵案》、《劍旁詩》、《書法指南輯說》各一卷。他的母親鐘令嘉也知書識禮,工詩善文,著有《柴車倦游集》。士銓出生時,家境清寒,但父母的知書識禮,卻使他從小就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蔣士銓四歲時,他的母親便斷竹篾為波磔點畫,攢簇成文,教之識字。稍稍長大后,即教以《四書》、《禮記》、《周易》、《毛詩》等經,使他能夠背誦。母親教子得法,且課督甚嚴,酷暑嚴寒,未嘗少倦。甚至在病中,仍書以唐詩貼四壁,母抱士銓行走其間,教之低吟以為戲。

              十歲時,父親擔心他讀書膝下,難免為平常兒,他日為文,亦不免書生態,便將他縛于馬背,隨他歷游燕、趙、秦、魏、齊、梁、吳、楚間,讓他目睹崤函、雁門的壯麗,歷覽太行、王屋之勝景,隨后安排他就讀于澤州鳳臺秋木山莊之王氏樓中。鳳臺王氏是富甲一方的大戶,樓接百棟,書連十楹,家藏圖書非常豐富,蔣士銓在這里可以盡閱所藏,打下深厚的文學根底。十五歲,始就外傅,受業 于王允升先生,修習完成了《詩》、《書》、《易》、《三禮》、《三傳》等九經,同時開始學習作詩。

              蔣士銓十五歲學詩,是從李商隱開始的。李商隱之詩格調濃艷,文字華美,帶有濃厚的浪漫主義色彩,迎合了少年蔣士銓的需求,他愛之讀之,數年中積下了不少的模仿之作。十九歲這年的秋天,蔣士銓于病中咳嗽不能臥,一天晚上獨坐繩床,見皎月穿窗,戚然而思,忽有所悟。于是強撐病體,起床點燃殘燭,檢出屜中所藏淫靡綺麗之書數十冊,并所作艷詩四百馀首,盡焚于庭中。又向天泥首悔過,發誓斷除妄念。第二天買回《朱子語類》,細加研讀,安排好日程自學。經過三個月的自我反思,他的病居然痊愈了。

              乾隆九年(1744年)九月,蔣堅舉家南下,為士銓聘南昌張氏女,第二年冬天,他們結了婚。婚后,蔣士銓隨父歸鉛山老家,就讀于永平北門張氏塾中。這年,正值殿撰金德瑛督學江西,來鉛山,他讀到蔣士銓詩卷,深以為奇,拔補他為弟子員,對他的試卷給了這樣的評語:“喧啾百鳥群,見此孤鳳凰,將來未可量也。”此后,士銓便從學于金師,“船窗署齋,一燈侍側,凡修己待人之道,詩古文詞所以及于古,孜孜誨迪,未嘗少倦”,一年中他隨金師游歷了撫州、建昌、吉安、贛州、南安、瑞州等地,廣結江西名士,學識大長,詩名浙著。金德瑛曾作詩贊譽他:“蔣生下筆妙天下,萬馬瘖避驊騮前。……老夫搜羅士如鯽,得爾少雋喜成顛。”

              入仕求退

              蔣士銓22歲中舉,26歲元旦之夜,家中存米僅五斗,生計茫然。初二日,鄱陽縣知縣黃荻村遣人持南昌知縣顧錫書信到蔣士銓家,請他擔任《南昌縣志》的總纂,他應邀到了南昌。歷時二年,《南昌縣志》成書,28歲,在南昌東街水口巷買了一所住宅,名之為“藏園”,當年移家于此。

              蔣士銓從二十三歲開始北上求仕,卻并非一帆風順。他先后三次進京赴考,都未能遇,直到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他三十三歲才得中進士。但那時中了進士,是不能馬上授官的,還得入庶常館為庶吉士,三年散館,才能授官。他在庶常館熬過了三年“尚習雕蟲業”的痛苦生活,終于散館,欽取第一,授翰林院編修。這以后四年中,他曾擔任順天鄉試同考官和續文獻通考纂修官,一直供職于翰林院,久久未得升遷。他的“我生不愿作公卿,但為循吏死亦足”的愿望也得不到實現,于是,便于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毅然辭官南歸了。

              蔣士銓好不容易踏上仕途,為什么又匆匆忙忙辭官呢?其中原因,各書所載未詳。他自撰的《清容居士行年錄》中提到:“裘師穎薦予入景山為內伶填詞,或可受上知,予力拒之。八月遂乞假去,畫歸舟安穩圖。”裘師指裘曰修,是蔣的江西同鄉,時為工部侍郎,以治水有方深得乾隆器重,所薦之事當非虛妄。但裘既為同鄉友人,應當了解蔣士銓的志趣所在,恐不致為有可能“受上知”而薦他去“為內伶填詞”。即使所薦非所愿,蔣士銓恐怕也不致因“力拒”而辭官。裘曰修死后,家人請蔣士銓為作墓志,猶對他推崇備至,可見友情之深。因而此說恐為托詞,不足為據。

              而《鉛山縣志》有載,蔣士銓名震京師后,“有某顯宦欲羅致之,士銓意不屑,自以方枘入圓鑿,恐不合,且得禍。鐘太安人亦不樂俯仰黃塵中,遂奉以南旋。”某顯宦指誰?各書均無記載。惟徐珂《清稗類鈔》及《清朝野史大觀》直言蔣士銓“以剛介為和珅所抑”,然和珅用事在乾隆四十二、三年以后,此說或出于猜測。

              今查趙翼《送蔣心余編修南歸》詩,有“敏捷詩如馬脫銜,才高翻致謗難緘”之句,且自注曰:“有間之于掌院者,故云。”又王文治送蔣士銓離京詩曰:“亦有達官遭面斥”、“難免謠啄加蛾眉”。趙翼、王文治與蔣士銓同居翰林院,官編修,說他嘗面斥達官而遭謠啄于掌院之前,絕非無中生有。同詩,趙又言:“世謂灌夫能罵座,我援瀧吏勸書紳”,引《史記》灌夫使酒罵座而遭禍之事,勸蔣急流勇退并要他牢記此話。可見,讒間之事當必有。蔣士銓一生秉性剛直,磊落嵚崎,阮元說他“遇不可于意,雖權貴幾微不能容。”很可能就是以面斥達官一事為依據的。這種個性帶來的直接后果便是長期抑郁下僚,久不升遷。他曾在《賀新涼· 疊韻留別紀心齋戴匏齋》詞中說:“ 袞袞 諸公登臺省。看明時,無闕須人補。不才者,義當去。”分明是激憤之情見于言表。綜合以上看,蔣士銓的辭官,當為面斥達官而致謗遭讒于掌院,因而長期抑郁下僚,自覺官場污濁,憤而求去的。

              南歸講學

              蔣士銓辭歸后,沒有返回江西老家,而選擇了虎踞龍蟠的金陵作為自己的第二故鄉。這原因一是鉛山“本無田里可躬耕”,二是他所敬仰的詩人袁枚住在金陵。蔣士銓與袁枚的訂交頗有戲劇性,二十年前,蔣士銓過南京燕子磯,曾題兩詩于宏濟寺壁,末署“苕生”二字。袁枚往揚州,經過其寺,看見僧壁題詩,以為絕佳。歸訪年余,后聽熊滌齋先生告以“苕生” 姓蔣,名士銓,江西才子也,且為通其意。然而他們卻一直沒有機會見面,直到蔣士銓辭官歸寓金陵,他們才見面訂交。后來,袁枚把這段經過錄入了《隨園詩話》。三是“鐘山本姓蔣”,他愿意仿效前人,留下“六代江山兩寓公”的佳話。

              但是,蔣士銓在南京與袁枚相聚的日子并沒有持續多久,乾隆三十一年,他應浙江巡撫熊廉村之聘,主紹興蕺山書院講習。在這里,他有機會結交任處泉、劉文蔚等越中詩人,與“越中七子”尋幽探勝,詩酒周旋,他在這里度過了六個春秋。乾隆三十七年,他又應揚州運使鄭大進之聘,主持揚州安定書院。在這里結識了“揚州八怪”中之羅聘和畫圣王石谷,他們談詩論畫,吟詠山河,交流藝術思想,批判社會現實,創作了大量作品。十年的教育生涯,是詩人創作的豐收季節,也是詩人創作風格的成熟階段,他的詩從“以少陵昌黎為宗”,到“兼取蘇黃”,至此則進入“脫去依傍而為我之詩”的新階段。他的戲曲創作也在這期間完成了《桂林霜》、《四弦秋》、《雪中人》、《香祖樓》、《臨川夢》等重要劇目。

              由于慈母的逝世,蔣士銓離開了揚州,奉母歸葬于鉛山之鵝湖山下。家居服衰期間,他積極向鉛山縣邑宰建議,修文峰塔,開焦溪壩,興修紫溪黃柏坂水利,潤田六千畝,建試院,開縣東兩耳門以利群眾來往,皆被采納實施。

              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乾隆皇帝南巡,賜詩彭元瑞。稱彭與蔣為“江右兩名士”,并屢問及之。消息傳來,詩人感激涕零,于是,57歲力疾起官,充國史館纂修官,記名以御史補用,修《開國方略》,計十四卷。59歲得風痹之疾,半體偏廢,“二豎忽相厄,末疾醫莫瘳。右體從此廢,語言為伊嗄”,留滯京中六年,最后以病辭歸。三月,袁枚來訪。臨別時,蔣士銓囑袁枚為他作墓志銘,并要袁為他的詩集作序。乾隆五十年(1785年)二月二十四日(4月3日)病逝于南昌藏園,終年61歲,后歸葬于江西省鉛山縣永平鎮文家橋。 蔣士銓著有《忠雅堂集》43卷,包括文集12卷、詩集27卷及補遺2卷,詞集2卷、還附有南北曲。蔣士銓也寫詞和散文。此外他還是位重要的戲曲作家,他寫成雜劇、傳奇戲曲16種,均存。其中《臨川夢》、《冬青樹》等9種,合稱《藏園九種曲》。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薦

              蔣士銓簡介 - 蔣士銓的詩詞名句

              關于本站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n62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投稿:[email?protected]

              97资源站超碰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