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afbly"></source>
    <code id="afbly"><ol id="afbly"></ol></code>
  1. <output id="afbly"></output>
      <code id="afbly"><rt id="afbly"></rt></code>
    1. <acronym id="afbly"></acronym>
        <acronym id="afbly"><form id="afbly"></form></acronym>
            1.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山濤

              魏晉詩人

              山濤(205年-283年3月3日),字巨源。河內郡懷縣(今河南武陟西)人。三國至西晉時期名士、政治家,“竹林七賢”之一。

              山濤早年孤貧,喜好老莊學說,與嵇康、阮籍等交游。四十歲時,才任郡主簿。大將軍司馬師執政時,山濤被舉為秀才,累遷尚書吏部郎。西晉建立后,升任大鴻臚。歷任侍中、吏部尚書、太子少傅、左仆射等職。他每選用官吏,皆先秉承晉武帝意旨,且親作評論,時人稱之為“山公啟事”。曾多次以老病辭官,皆不準。太康三年(282年),升為司徒,以老病歸家。次年去世,年七十九,謚號“康”。有集十卷,亡佚,今有輯本。袁宏在《名士傳》中稱山濤等七人為“竹林名士”。

              山濤前后選舉百官,都能選賢用能。在武帝下詔罷除天下兵役時,他認為不應該廢除州郡武備,后來天下混亂,州郡無力鎮壓,果如其所言。

              山濤詩詞作品
              山濤古籍名句
              人物生平
              [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n6216.com]

              早有識度

              山濤的父親山曜,官至宛句縣令。山濤早年喪親,家中貧困。少年時即有器量,卓爾不群。喜好《莊子》、《老子》,常隱居鄉里,掩蓋自己的志向才能。與嵇康、呂安為友,后又遇阮籍,常在一竹林中交游,志趣契合,為莫逆之交。嵇康后來因得罪司馬氏而被治罪,臨死前對兒子嵇紹說:“有巨源在,你就不會孤獨無靠了。”

              山濤四十歲時才入仕途,最初擔任郡里的主簿、功曹及上計掾。后被舉為孝廉,又被州里征辟為河南從事。

              一次,山濤與石鑒共宿,夜里起來用腳踢一下石鑒,對他說:“如今是什么時候,你還在睡!知道太傅(指司馬懿)稱病臥床是何用意嗎?”石鑒回答說:“宰相多次不上朝,給他個尺把長的詔書讓他回家就是了,你何必操心呢!”山濤說:“咄!石生不要在馬蹄間來往奔走啊!”于是丟棄官符而去。正始十年(249年),司馬懿果然發動高平陵之變,誅滅了曹爽集團,山濤于是歸隱不問世事。

              頗受重用

              山濤的從祖姑山氏是司馬懿夫人張春華的母親,因而可以見到掌權的司馬師,司馬師說:“當世的呂望是想做官吧!”于是命司隸校尉舉山濤為茂才,授任郎中,又轉任為驃騎將軍王昶的從事中郎。

              很久以后,被拜為趙國相,遷為尚書吏部郎。司馬昭寫給山濤的信說:“足下任職清明,高雅之操超群出世。顧念您家中貧乏,現今送去錢二十萬、谷二百斛。”

              魏主曾賜司馬師春服,司馬師轉賜給山濤,又因山濤母親年老,賜藜杖一根。山濤晚年與尚書和逌交好,又與鐘會、裴秀親近。因鐘、裴二人爭權奪利,山濤不偏不倚,處于中間,二人都從山濤那里得到好處而對他無恨。后遷為大將軍從事中郎。

              景元五年(264年),鐘會在蜀作亂,司馬昭準備親自西征。當時曹魏的宗室都在鄴,司馬昭對山濤說:“西邊的事我親自去處理,后方的事誠心委托于您。”讓山濤監視宗室的動靜,以本職行軍司馬,撥給親兵五百人鎮守鄴。

              同年,受封為新沓子。轉為相國左長史,統領別營兵。司馬昭認為山濤是鄉閭中素有德望的人,于是命長子司馬炎(晉武帝)拜見他。司馬昭將兒子司馬攸過繼給司馬師,平日又看重司馬攸,曾經問裴秀道:“大將軍(指司馬師)開國建業,未成而亡,我只是繼承他的事業,所以想要立司馬攸為世子,以歸功于兄長,如何?”裴秀認為不可。又以此事問山濤,山濤回答說:“廢長子立少子,違背禮制,是不祥的。國家的安危將由此事決定。”于是才定下以司馬炎為世子,司馬炎為此親自拜謝山濤。

              咸熙二年十二月丙寅(266年2月8日),司馬炎受禪即位,建立西晉,任命山濤為守(代理)大鴻臚,護送陳留王曹奐返回鄴城。

              治理有方

              泰始(266年—274年)初年,加職奉車都尉,晉爵為新沓伯。羊祜執政時,有人要陷害裴秀,山濤厲言正色保護裴秀,因此不合權臣之意,出任冀州刺史,加寧遠將軍。

              冀州風俗鄙薄,無推賢薦才之風。山濤鑒別選拔隱逸之士,查訪賢人,表彰或任命三十多人,都顯名于當世。山濤因此受到百姓士人的仰慕推崇,當地風俗也為之改變。

              侍母極孝

              后來,山濤又轉任北中郎將,督鄴城守備事。后入朝為侍中,遷尚書。因母親年老請求辭職,司馬炎下詔說:“您雖然想要奉養老母,然而職務有上下公私之分,家中早晚有人侍奉醫藥,您應當暫割情愛,以興一心在公之德。”山濤決心辭官,表疏上了幾十次,司馬炎很久才答應了他的要求,授議郎銜返回府第。司馬炎因山濤清貧儉約,無法供養家人,特別供給每日膳食,加賜床帳被褥。禮遇厚重,當時沒有人能與他相比。

              泰始十年(274年),山濤被任命為太常,因疾病沒有就職。適逢母親去世,于是返回鄉里。

              當時,山濤已年過七十,守喪超過常禮,親自背土堆墳,親手種植松柏。司馬炎下詔任命山濤為吏部尚書。山濤以母喪身病為由辭讓,表章情意懇切,此時司馬炎皇后楊艷去世,山濤于是勉強扶持還洛陽。為詔命所逼迫,勉強就職。前后薦拔的人遍及京師和州郡,都是有用的人才。 [17]

              屢求遜位

              咸寧(275年—280年)初年,轉任太子少傅,加散騎常侍。又被授為尚書仆射,加侍中,領吏部事務。山濤因自己年老多病,堅意辭讓,于是上表陳情。上章表數十次,很久沒有就職理事。

              尚書左丞白褒奏山濤違詔。司馬炎說:“山濤因病自求辭職,只是沒有聽從他的要求罷了。如山濤用人不當而坐罪是可以的,何必上下動手,顛倒輕重呢?不得再追究此事。”山濤內心不安,于是上表謝罪說:“自古以來行王道者守正而已。陛下不能因為一個老臣而改變國法,臣有何心向皇上陳辭。請照白褒所上之表處置,以顯示不枉刑法。”司馬炎又下手詔說:“白褒所奏是虛妄的,我所以未追究他的責任,是我不喜歡動輒發怒,您是明智而有度的人,哪能介意呢!應當就職理事,不讓他們再上章表就是了。”

              山濤決心引退,因為堂弟媳發喪,返回外舍。司馬炎下詔說:“山仆射近日暫時出居,因有所操勞而未還,這不是我坐側席而待賢的意思。現派遣丞掾奉旨告諭,若身體尚未康復,便坐輿車抬回府寺。”山濤辭讓不能獲準,無奈之下才就職理事。

              山公啟事

              山濤再次任選職十余年,每逢官位有缺,總選又幾位備用的人,看到詔旨傾向于某一人,然后才明言上奏,先將司馬炎所想用的人提出,所以司馬炎所想用的人,有時沒有先提出來,眾人不了解詳情,認為是山濤憑自己的意愿用人。有人在司馬炎面前說山濤的不是,所以司馬炎親手寫詔告誡山濤說:“用人的標準是有才,不遺漏疏遠孤賤而有才的人,教化才能遍行于天下。”而山濤還是照樣行事,一年以后,眾人的意見才平息。山濤所薦拔上奏的人物,列名成冊,當時稱為《山公啟事》。他前后選舉百官都選賢用能,只有用陸亮,是司馬炎詔命所任用的,與山濤意見不一,山濤爭辯而司馬炎不聽。陸亮不久也因為貪污受賄而被罷免。

              山濤在朝處于各派之中,晚年時正值楊皇后親黨專政。山濤不愿用楊氏,多次諷諫司馬炎,司馬炎雖領悟其意而終究不能改正。后來,山濤因年邁病重,上疏告退說:“臣年近八十,茍延殘喘于旦夕,若對國家還有毫末之益,怎能留余力于盛世。迫于衰老,不能再負重任。當今四海無事,天下思從教化,從民心而行無為之政,百姓自能正己。只是應當崇尚風教以使民俗歸厚罷了,陛下又有何事可做。臣耳聾目昏,無力奮進。君臣父子之間無須掩飾,因而直陳愚情,希望答應臣的請求。”于是摘下帽子,赤腳徒步送還印綬。

              司馬炎下詔安慰山濤,山濤上表苦苦求退,司馬炎又下詔不許。尚書令衛瓘上奏說:“山濤因有小病,久不履職。頻繁下詔,還不服從詔命。朝中議論以為這樣不能成全他的高尚之節,也違背在職為公的要求。若山濤病情沉重,也不宜居官位。可免去山濤官職。”司馬炎下詔給衛瓘說:“山濤有德操,素為眾望所歸,而深心退讓,十分懇切。故連續下詔,必求改變他的主張,以匡扶朝廷,彌補缺漏。主事者不明詔書深意,反而加以曲解,這有損于崇賢之風,給我加上輕賢無德之名,怎能給遠近之人做出表率呢?”山濤不得已又就職理事。

              精論武備

              太康(280年—289年)初年,遷任尚書右仆射,加光祿大夫、侍中,掌選職如前。山濤因年老身病堅決要求辭職,司馬炎親手寫詔說:“您的道德為世人楷模,況先帝已識您的高遠之志。我將依靠您以使風俗淳厚,您為何要舍棄朝政以求高名呢!我的至誠之心還不足以使您明白嗎?為何上表的言論是那樣懇切。應當及時自勉,以慰我深切之望。您不改變引退之志,我將臥不安席。”山濤又上表堅意辭讓,司馬炎不許。

              吳國滅亡,天下一統之后,司馬炎下詔罷除天下兵役,表示海內平安無事,州郡都解散軍隊,大郡設置武吏一百人,小郡設五十人。司馬炎曾在宣武場講武,山濤當時有疾病。司馬炎下詔乘坐人拉的輦車跟從。山濤當時與盧欽討論用兵之本(盧欽已于平吳前去世,或許是記載錯誤,司馬炎于咸寧年間也曾在宣武場講武)。認為不應該廢除州郡武備,他的論點很精湛。

              時人都認為山濤雖然不學孫武、吳起的兵法,但其論兵暗與兵法合,司馬炎稱贊道:“真是天下之名言啊!”但不能采用。在惠帝永寧年間后,多次發生事變,盜賊蜂起,各郡國都因無軍備而不能制止,于是導致天下大亂,果如山濤所言。

              位列三司

              山濤又上表說:“臣侍奉天朝三十余年,對德政教化無毫厘功效。陛下私心愛臣不已,枉授三司之任。臣聽說德行薄陋而位高,力量少而責任重,這樣導致上有敗壞國事之禍,下有損傷家廟祖宗之咎。希望陛下念累世君臣之恩,乞求骸骨以歸故里。”司馬炎下詔說:“您輔助朝政,保護治理皇家,匡扶之功,為朕所依賴。司徒之職,實掌國家教化,因而敬授予您,以滿足群臣百姓之望,怎能只顧謙讓而貶低自己呢!”司馬炎下令不準山濤再上章表辭職,使者把印綬交給臥病在床的山濤。山濤說:“將死之人,怎能玷污官府呢!”于是臥病乘車歸家。

              清貧而終

              太康四年(283年),山濤去世,終年七十九歲。司馬炎下詔賜棺木朝服各一具、衣一套、錢五十萬、布百匹,以供喪事之用,策命追贈司徒的蠟印紫綬、侍中的貂蟬及新沓伯的蠟印青朱綬,以太牢禮儀祭祀,謚號康。

              山濤將要下葬時,司馬炎又賜錢四十萬、布百匹。司徒左長史范晷等上奏說:“山濤舊宅第僅有屋十間,但子孫眾多,容納不下。”司馬炎于是為山濤家建了住宅。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薦

              關于本站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n62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投稿:[email?protected]

              97资源站超碰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