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afbly"></source>
    <code id="afbly"><ol id="afbly"></ol></code>
  1. <output id="afbly"></output>
      <code id="afbly"><rt id="afbly"></rt></code>
    1. <acronym id="afbly"></acronym>
        <acronym id="afbly"><form id="afbly"></form></acronym>
            1. 傳播國學經典

              養育華夏兒女

              盧藏用

              唐代詩人

              盧藏用(約664 - 約713),字子潛,唐代詩人,幽州范陽(今河北涿州市)人。刑部尚書盧承慶侄孫、魏州司馬盧璥之子。

              盧藏用少以文辭才學著稱,舉進士,不得調,與兄征明偕隱終南山。長安(701-704年)中召授左拾遺,神龍中,為禮部侍郎,兼昭文館學士。以托附太平公主,流放嶺南。與陳子昂友善,曾編輯《陳伯玉文集》贊子昂“卓立千古,橫制頹波,天下翕然,質文一變”。是陳子昂詩文變革的積極支持者。能屬文,工隸、大小篆、八分。書則幼尚孫(過庭)草,晚師逸少(王羲之),八分有規矩之法。有文集三十卷,《全唐詩》錄存其詩八首。《唐書本傳、書斷》

              與陳子昂、司馬承禎、宋之問、王適、畢構、李白孟浩然王維賀知章稱為仙宗十友。

              盧藏用古籍名句
              人物生平
              [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n6216.com]

              盧藏用(約664-約713),字子潛,河北涿州人。范陽盧氏,自南北朝以來便是北方赫赫有名的大族,不知道盧藏用跟另一個著名的范陽盧某人———盧照鄰之間有沒有親緣關系。

              盧藏用出身大族,他爺爺就曾官至財政部長,自己又是天下最有名的文學青年之一,精通琴、棋、書法,人稱“多能之士”,所以很容易就考上了進士。不過,考上進士后的盧藏用卻怎么也得不到人事部主管官員的賞識,好久都沒有安排他上崗工作。心情極度郁悶之下,他寫了一篇《芳賦》 發了一通牢騷,然后就跑到終南山當起隱士來了。在山中,他跟隨道士們學道術,據說頗練得一身辟谷的好本事,好些天不吃飯,照樣有力氣吹牛。 [1]

              不過,盧藏用胸懷大志,做隱士和道士可不是他的追求。窩在終南山中的日子里,他一直琢磨著如何下山覓個官兒做做。蛇有蛇道,鳥有鳥道,最后盧藏用選擇了隱居作為自己入官的路徑。列位看官也許覺得奇怪,怎么隱居也成了做官之道呢?在古代,一個人要是下定決心做隱士,別人便覺得他淡泊名利,是個道德高尚的人。孔夫子曾經“曰”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雖然大家都好色不好德,但不管怎樣,面子上的工程還是要做足的;所以好不容易逮著一個有“德”的隱士,人們都要想方設法把他弄出來做官(你想一個人高尚?沒門!)。假隱士就是瞅準了人們這種心態,才躲在山中沽名釣譽。看官們不妨想想,天下偌多名山大川,哪里不能隱居?要不是心里打著歪主意,哪里用得著非杵在終南山里頭呢?終南山離大唐帝國的偉大首都非常近,站在山上都能望到大明宮的屋脊。要是在終南山中隱居,一有了名聲立馬便能被皇帝老兒知道,然后便能順利地進入官場了。這與請公關公司炒作自己是一個道理,不但效果比單純的炒作好,還省了炒作經費。

              盧藏用苦心孤詣地在山中混了好些年。皇帝在長安辦公,他就住終南山;皇帝移駕洛陽,他就跟著跑到嵩山隱居。于是大家都知道這小子醉翁之意不在酒了,贈給他一個“隨駕隱士”的外號。還好,武則天知道了這個人的存在之后,終于把他請出山去了,賞了他一個左拾遺的職務。左拾遺雖然是八品,比縣令還低了一級,但卻是引人眼熱的清望之官;同時,因為是在天子身邊工作,容易升官。果然,盧藏用不出幾年就做到了吏部侍郎。

              如果說官場是一棵大樹,那官員們就是樹上的猴子。猴子爬得越高,下面就有越多的人能清楚地欣賞到它丑陋的紅屁股。盧藏用如愿以償做了官,卻把自己的人格缺陷暴露出來了。他在官場上是個爛忠厚沒用的人,做吏部侍郎時,面對各路權貴跑官要官,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好出賣自己的良心。史書中說他“趑趄詭佞,專事權貴,奢靡淫縱”,指責可不是一般的嚴厲啊。唉,在山中呆著好好的,干嘛要出山毀掉自己的名節呀?再后來,唐玄宗以他曾經拍過太平公主的馬屁為由,甚至把他流放到廣東。晚節不保,可惜可惜。

              要是盧藏用知道自己最后落得個如此下場,他會不會有悔吝之心呢?同樣是在終南山中當道士的隱士司馬承禎在長安混了幾年后,最后還是決定重返山中修行。臨行時,盧藏用指著云遮霧罩的終南山對司馬承禎說:“司馬先生,山里面風景真不錯,您老好好享受吧。”這老牛鼻子也不是省油的燈,語帶諷刺地回答說:“在貧道看來,山里風景倒可忽略,重要的山中是有一條通往官場的捷徑。”讀書至此,蛀書總要壞壞地想象盧藏用聽了這話后,臉漲成豬肝色的樣子。

              用戶評論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
              最新推薦

              關于本站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n62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學夢 版權所有

              皖ICP備16011003號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 投稿:[email?protected]

              97资源站超碰在线视频